攤牌了!其實我是千億首富
小說推薦攤牌了!其實我是千億首富
不到一刻钟功夫,菜基本上已经上齐了,满满一桌,甚至有些摆不下了。
神戰
“谢谢汪总的款待,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抄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
这简直就是吃在他的肚里,痛在汪文斌的心里啊!
见叶玄风吃的差不多了,汪文斌再次提出合作的事儿。
“哦,这个啊…”
叶玄风一边剔牙,一边故作思索,卖着关子。
直接将汪文斌的小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不好意思,我是小人,做不到大量。”
这一句话很明显就是拒绝了汪文斌的合作,好家伙,胡吃海喝了一顿,现在竟然又拒绝了,这个家伙怎么不按照常理出牌的?
“另外,我还想和你说….”
没想到竟然还有后半句,汪文斌内心又有了一丝小小的希望,瞪着真挚的眼神望着。
“不光此次项目,任何关于你提出的项目,我们公司都不会合作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别说你了,就连姓汪的我也都不会有合作意向。”
说到最后叶玄风还不忘,再加上一句,“毕竟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这番话对于汪文斌的伤害不止一点点大,这简直就是暴击啊!
“今天这顿饭不错,剩下的,就让你打包回去好了,毕竟要光盘行动嘛。”
皇宮開個小超市
叶玄风又重新将这句话送给了他,盯着圆滚滚的肚子,准备离开。
靠,点了这么多菜也就算了,竟然最后还是没能同意合作,这让汪文斌气愤不已。
“叶玄风你玩儿我呢?”
江湖一刀
“对啊,就是玩儿你啊。”
…..
第一次见人将小人演绎的如此淋漓尽致,汪文斌恨不得直接上去给他一拳,可不等他赶去,服务员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长条的账单。
廢後重生:病嬌王爺太纏人
“先生您好,您一共消费了十五万零八千八百五十三块,请问您是要怎么支付呢?”
真是天价饭啊,一顿竟然消费了十几万,要不是因为这家店是汪文斌自己找来的,他都快怀疑这该死的服务员是叶玄风的拖了。
“操…信用卡…”
汪文斌忍不住飚出脏话,掏出了信用卡。
“滴滴!”
手中的pos机发出了报警声,服务员一脸尴尬地将卡还给了汪文斌。
“先生,您这卡的额度不够啊。”
“能刷多少?”
“只能刷五万块。”
“先把那五万块刷完,我再给你其他的卡吧。”
超品戰兵
服务员忍不住鄙视地看了一眼,没想到有人竟然吃顿饭,还要分好几张卡来刷。
汪文斌一下刷了六张卡,这才将饭钱结清。
直到走出饭店,脑袋瓜子都还是嗡嗡的。
心中忍不住暗骂到。
“叶玄风你大爷的!”
….
“阿嚏!”
叶玄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暗自想到。
“是谁在背后骂了自己?”
擤了擤鼻涕,准备走回公司。
“砰!”
重生毒妃:君上請接招 白鷺成雙
貴圈真亂 掩面娘
过马路之际,听到一声剧烈地撞击声,吓得他忍不住停顿了一下脚步。
朝着声音的发源地看去,不远处围满了人。
什么情况?难道是出车祸了?
作为一个中国人,怎么能不看热闹呢?
叶玄风挤进了人群之中,也跟着凑上前去看看。
只见一个老人躺在血泊当中,而肇事司机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场的人也只是唯冠在一旁,毕竟现在这个社会碰瓷的人如此之多,家里没有一幢房,几辆豪车的,谁干擅自上去扶,再说了,这个老人一看就伤的很重,若是擅自动了他,出了生命安全,这点谁来负责。
“哎哟这老人家看上去也真是怪可怜的,也没有一个人上去扶,希望等我老了以后不会有这种情况。”
“说的倒好听,有本事你上去扶啊,就这种情况,谁赶上去扶?”
“有没有人打过110和120啊,那老人家看上去不太行了的样子。”
“….”
皓月劍仙 紫虛子
议论的人多,可真正上去帮忙的确没有一个。
一群怂货!
叶玄风着实有些看不下去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他一贯的传统美德,“让开让开!”
拨开人群,直接冲了上去。
“谁啊,挤什么啊!”
“这小伙子也太勇猛了吧,竟然敢上去,这老头儿一看就知道要不行了。”
“牛逼牛逼,这年头还有人敢上去。”
“家里几座矿啊,这么豪?”
看蒼井得重生
家里矿倒是没有,轩诗尼毒蛇倒是有一辆。
“老人家!老人家!”
叶玄风拍了拍昏迷不醒的老人,试图想要叫醒他,却发现没有丝毫的反应。
往脉搏上一搭,却发现心跳已经非常薄弱了,呼吸也有些不规律,看样子应该是不太行了。
大致检查了一下伤口,主要是颈动脉那儿被玻璃划开,流出了大量的血。
叶玄风直接将一角衣服撕开,按住了出血的地方。
从丹田运上一股气流,幸好先前得到神医宝典,要不然现在还真没有办法急救。
真气运输了一会儿,老人家的脸色很明显的有所好转,出血量也大大减少了。
“诶,我怎么觉得这个老人家的情况有所好转呢?”
“这个小哥该不会是医生什么的吧,看样子好专业。”
“我要拍下来将他发到网上去,毕竟现在好人好事不多,我们必须弘扬这些良好的社会风气。”
“仔细看看,这小哥还挺帅的嘛。”
….
救护车的警报声从远处响起,众人纷纷让出了一条道来,给医护人员提供生命通道。
“来人把担架拿过来!”
医护人员训练有素,很快就将病人抬上担架,大致地检查了一下,发现老人家只是看上伤势比较重,实则并没有什么大碍。
“好奇怪,按理说经过这么严重的撞伤,应该伤的很重,怎么看起来好像已经好转了差不多的样子…”
主治医生忍不住有些发懵,这太违背规律了。
“还是先送到医院去吧。”
护士在一旁提醒到。
叶玄风见没啥自己的事儿了,刚准备离开,却被护士叫了回来。
“那个小子,对对,叫的就是你,现在老人家没有家属在,你得和我们一起回趟医院。”
“什么?我也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