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帝君歸來
小說推薦重生之帝君歸來
眼前的情形,很显然,黑猿这是把一座古坟给炸开了啊。
那棺木,显然就是人家某位上古大佬的遗体啊。
这事搞得…
黑猿尴尬的摸了摸头,一脸无辜的看着众人,旋即低声道:“我就是突破了,一下没忍住…所以…”
经过长时间的龙血丹的炼化,他刚刚突破到了古虚境巅峰,激动之下,所以一拳轰向了对面的山峰。
谁知道会轰出一个棺木来。
此时的黑猿表示,我也不想啊…
古飞眉头皱了皱,也没有责怪黑猿,而是回头目光怔怔的盯着眼前的黄金棺木,
旋即缓缓道:“既然被我们遇上了,也算是缘分,也许这位前辈冥冥中有什么遗愿未完成,希望咱们代他完成呢?”
“打开看看吧!”
从那棺木上雕刻的星辰
来看,很有可能是某种阵法。
風雨情緣 糾結小鳥
但是古飞却根本无法辨别是什么阵法。
那么这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阵法来自上古,而棺木中的人,也有可能是来自上古。
他们踏入这上古战场,对于这里的情况都不太了解,或许能从这棺木中得到一些什么消息。
中國未知檔案
三人闻言,微微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上前将棺木扛到了古飞旁边。
旋即三人便开始推动棺盖,只是任凭三人如何努力,也无法撼动分毫。
棺盖始终纹丝未动。
“主人…打不开啊!”
夔牛抬头,一脸愕然的看着古飞,神色有些茫然。
要知道,他们三个可都是古虚境的高手,不用说一个棺盖了,就是真正的黄金,他们都能直接轰成渣。
古飞眉头微微蹙起,旋即看了一眼其他两人,但是九烈和黑猿明显跟夔牛一样,他们用尽了力气,都根本无法撼动棺盖分毫。
不用说棺盖了,就是整个棺木都没有一丝的破损。
“都让开,我来试试!”
古飞眉头微微皱起,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
眼前的棺木很是诡异,上面的星辰分布他也从未见过。
夔牛等人更是古虚境的高手,竟然无法对这棺木造成一点损伤。
这让古飞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的这棺木。
一步踏出,古飞走到黄金棺木前,浑身灵力运转到了极致,抬手抓在了棺盖之上,旋即猛的用力!
“咔…!”
古飞手上的骨骼响起声音,但是眼前的黄金棺木却跟之前一样,纹丝未动。
古飞皱了皱眉,旋即浑身的力量再一次凝聚,这一次,他蓄力了半天,然后再一次纹丝未动。
“主人…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要不咱们把它埋了算了?”夔牛看到古飞也没有办法,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我再试试!”
古飞的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的修为如今虽然只是幻虚境中期,但是一身实力可是堪比幻意境后期甚至巅峰了。
这相当于一个域主级别的高手了。
竟然打不开一个棺木?
众人闻言,也不在说话,纷纷目光灼灼的看着古飞。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随即只见古飞一身气息开始鼓荡不休,浑身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
下一刻!
“嗷…!”
一声龙吟之声响彻云霄。
随着这声龙吟,整座山谷之内开始颤抖起来,随之便是一条巨龙虚影冲天而起。
一时间,天地变色,狂风呼啸,四周的夔牛等人更是在这一声龙吟之下,心神巨颤,身躯不由自主的颤动不已。
獨寵鬼顏太子妃 冰悠兒
“呵!!”
古飞一声厉喝,双臂猛的探出,抓着棺木猛的一抬。
随之,整个黄金棺木被他凌空抓起,但是棺盖依旧完好无损的在棺木上盖着。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愣了。
就连古飞都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议。
至尊豪門之極品狂妻 葉苒
他刚才释放的可是真龙之力,力量何其强横。
就算是一座大山,都能被他轻轻松松单手举起。
然而,这棺木竟然丝毫无损?
整个场上,顿时变得静谧无声。
古飞眉头紧锁,随之将黄金棺木缓缓放下,旋即皱眉道:“既然打不开…就找个地方埋起来吧!”
人魚帝妃
本来还指望看看能不能在棺木中找到关于这片战场的消息呢。
既然找不到,那就索性算了。
何引忘川
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何人,但总归算是前辈,总不能让暴尸荒野吧?
其他人闻言,也没有反对,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夔牛走上前去。
古飞也回头准备回山洞继续恢复了。
毕竟他还没有完全恢复。
只是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忽然,脑海中响起了一道缥缈悦听的声音。
“你…是…龙族?”
声音虽然断断续续,但是却悦耳动听。
古飞迈动的脚步猛然间顿住,有些狐疑的回头看去。
但是却发现其他人的脸色如常,根本没有什么异常。
縱橫隋末的王牌特種兵 亂石蘭竹
难道是我出现幻听了?
古飞皱了皱眉,看着三人努力搬动棺木,但是那道声音却再也没有再响起。
“看来真是出现幻听了?”
古飞不由的嘀咕一声,旋即刚想转身离开。
那道声音却再一次响了起来。
“你是…龙族吗?”
这一次,对方说话的声音更加清楚了,但是语气却是听的出来,很是虚弱。
古飞眉头一皱,回头愣愣的看着黄金棺木,缓缓开口道:“是你在说话?”
如果说一次还有可能是幻听,那么两次就肯定不是了。
但是在场的,除了司音,就再没有第二个女人。
司音的声音他还是能够辨别的,不是司音的话,那就只有眼前的这棺木了。
死人开口,看似匪夷所思,但是古飞却知道,有一些人,如果在活着的时候,以阵法封印自己的六识,完全是可以跨越时间长河,一直存活的。
但是如此做的话,一旦苏醒过来,生命将会以一个极其恐怖的速度流逝。
这些,古飞也仅仅只是在记载中看到过,现实中却根本没有见过。
毕竟,没有一个人会愿意这么干。
谁能忍受半死不活,长期沉睡的状态。
古飞不确定棺木中的人是不是这样,但是他翻遍脑海中的记忆,似乎也只有这么一种可能。
ps.最近评论这么少,是开车开少了,还是你们都走了?嗯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