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苏慕林越想越开心,走起路来,胳膊也甩了起来,那节奏,一看就是春风得意正欢喜。
苏慕许和顾谨遇都看待了,他们还没见过他这么开心的样子。
记忆里,苏慕林一直是个沉闷木讷不苟言笑寡言少语端端正正的少年。
都市之民工的崛起 煙雨飄香
不论是七八岁,还是十七八岁,以及现在二十六岁,他行走坐卧都非常端正,这种轻快的步伐,太罕见了。
苏慕许急忙掏出手机拍下来,虽然只拍到了六秒,也足够她重复看很多遍。
“爱情的力量。”顾谨遇凑在苏慕许旁边跟着一起重复,内心唏嘘不已,这才深刻体会到了有一句话说的多么有道理。
其实每个男人都是孩子。
一个男人越爱你,越容易表现的孩子气。
难怪妈妈最近总是一脸嫌弃的说他幼稚,又笑的那么开心。
他儿时未曾有过的灿烂笑容,在遇到苏慕许之后,压都压不住。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一转眼,到了四月下旬,离五月一号仅剩两天,正好是五一劳动节,三天假。
苏慕林和陆鹿鹿的订婚礼已经确定好,碍于陆鹿鹿特殊的身份,以及苏慕林不喜欢热闹,便计划一切从简,只请双方至亲好友到顾家一聚,简单的举行个仪式。
对于苏慕许来说,她的整个四月,月初兵荒马乱差点魂飞魄散,月中好好学习加强锻炼,月末就有点纠结了。
迟早要见陆鹿鹿,如果她跟她呛声,她是逆来顺受,还是硬刚?
以她自己的脾气,是肯定要硬刚的,因为陆鹿鹿最瞧不起怂蛋,当然也看不惯她这样任性胡闹的小魔女。
可是硬刚的话,二哥会很为难。
她相信二哥很喜欢陆鹿鹿,可她也毫不怀疑二哥对她的宠爱始终未变。
这天晚饭后,奶奶织毛衣,爷爷看新闻频道,三个哥哥也在客厅里陪着爷爷一起看。
苏慕许坐在爷爷身边,一声叹息,轻轻的趴伏到爷爷的腿上,十分发愁:“爷爷,要是二嫂欺负我怎么办?”
苏老爷子无语望天,差点笑出来,强行忍住,轻抚苏慕许的背:“我的小乖乖,你不欺负她,我都谢天谢地了。”
八千男兒血 張曉然
重生之都市梟雄(魚龍) 魚龍
“我已经学乖了呀!”苏慕许决定先给全家人打个预防针,“我先把话说到前面,只要二嫂不欺负我,我绝对会既往不咎的尊敬她爱戴她!但是,如果她欺负我,别怪我刚到底。”
苏慕白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妹,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吗?”
苏慕许的心猛地痛了一下。
她哪里有被迫害妄想症,就是因为没有,才会被安诺和乔珺雅害的那么惨。
苏许两家给她的安全感太多了,她只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和她可以呼风唤雨,受尽宠爱,哪里懂得人心的阴暗和险恶。
苏慕乔相当讲义气,拍着胸膛说道:“小妹,你放心,我来保护你!”
“保护我方后羿。”安诺端来果盘,含笑调侃了一句。因为苏慕许打王者荣耀的时候最喜欢玩后羿,还心心念念的盼望着什么时候出个嫦娥。
他知道许许是想要跟顾谨遇玩情侣英雄,可她不知道后羿跟嫦娥并没有圆满的结局吗?
中国历史神话的情侣们,没有几个幸福的,所以他并不在意。
苏慕许被安诺的一句话给整的无语。
时过境迁,安诺再幽默,也只会起反作用。
看着安诺像从前那样安静恬淡,笑容也像以前那样温柔和煦,自从他身上的伤全部痊愈,回来两天了,仿佛从未发生过那些糟心的事一样。
挺能忍,挺能装,真正把“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这句话给实施彻底。
帝尊 宅豬
这一个月来,苏慕许没有见到乔珺雅,也从未问过,只听三哥提过几次。
说乔珺雅在某个直播平台火了,粉丝超多,不少请她原地出道的呼声,顾满披了个马甲,稳坐榜一大哥的位置。
对于此,苏慕许不感兴趣,暂时也没什么强烈的报复念头。
甜妻馴愛:老公別亂來 珠圓玉潤
有顾满那样的人渣缠着她,她又瞧不上顾满,好过不了。
顾满摔了个大跟头,公司虽保住了,往后的路却很难走。
许铎说可惜顾满只损失了三千多万,好在足够给他长个记性,够他老实很久的。
想想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小日子过的充实又舒心,苏慕许又觉得世界充满爱,对未来满是美好的期待。
可谓是元气十足,幸福满满。
什么恨啊怨啊,在爱面前,不值一提!
当然了,她过的再好,也不是她当圣母放下仇恨的理由。
对仇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她绝不会再犯心软的错。
乔珺雅看似老实了,但三哥说了,她发在直播平台上的短视频,一大部分都是以前在她家拍的,很心机的表露出自己出身豪门世家,默默点赞那些猜测,只字不提真相。
乔珺雅一直都很爱拍照的,跟苏慕许也拍过不少,但从来不会公开发布,因为她知道要保护好苏慕许的隐私。
现在她也挺聪明的,从来没有露过她的脸。
三哥说,有一个短视频有他们家的全家福,乔珺雅还给打了马赛克。
被粉丝问起是不是和男朋友的照片,她解释说是全家福。
瞅了安诺一眼,苏慕许笑了笑:“我不玩后羿了,女孩子还是玩玩法师比较好。”
苏老爷子好奇的问:“什么后羿法师?”
“游戏!可火爆了!我们班同学都有玩!”苏慕许兴致勃勃的说道,“我的段位在我们班里是最高的,哈哈哈,他们都求我带他们上分。”
她才不说是哥哥们带她躺赢的。
此情時過境遷
苏老爷子皱起眉头:“离高考就剩40天了,你还有空玩游戏?”
末世異形主宰 龍青衫
“一天就玩两把啊!”苏慕许哀嚎起来,“总不能一直刷题吧?累傻了怎么办?”
“爷爷,是要劳逸结合的,”苏慕白赶紧替小妹说好话,“小妹这月月考考的非常好,只要稳得住,宁大不成问题。”
“真的?”苏老爷子大惊,他看宝贝孙女每天都那么辛苦,根本不敢多关心一句她的学习,生怕给她太大压力。
也没问她的老师,怕她老师有压力。
苏慕许谦虚道:“哎呀,不值一提,跟哥哥们相比差远了。”
“比我强比我强。”苏慕乔笑弯了眼睛,面上羞愧,心里却很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