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地府重臨人間
小說推薦我讓地府重臨人間
唐尘说完看着那地图笑了笑说道:“不过还好你能拿出来这个地图,昨天我对照卫星图研究了半天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原来是这山被那高的挡住了,这种设计还真的不错。”
“那是自然!”清风笑了笑说道:“我做什么事情肯定都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会让你们跟着我麻烦的。”
“嗯,你还有点用,如果没有你,神仙也找不到那地方。”
水墨田居小日子
無上魔將 有夢的想家
周勋看着唐尘,脸上带着一些惊讶说道:“你什么时候还学会分金定穴了?我看了很多书学了好久都还没有找到太多的门道只是会看一些风水。”
唐尘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想学,但是有人非要我学!”
隨機造化系統
亡夫,別這樣 皖南牛二
“谁啊!”
唐尘这一下就不说话了走在了前边,周勋追了上去,想要跟唐尘聊会天,毕竟真的要到那古墓的里边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然而唐尘好像完全没有这个心思只是随便的回应着。
他们翻过了一座山清风和周勋都已经累得不行了,就只能停下来先休息一下,这地方的小山沟像是被山洪给冲成这个样子的,这里边的阴气也很多,更是有些潮湿,旁边的那些树木之类的长得更是随心所欲看样子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君狼
唐尘站在一块石头上看着两边的山势都非常的陡峭,而且湿气很重没有办法走人,原本想要抄近路上去现在看来已经是不大可能了。
而且前边的路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走,虽然这地方已经被那些山洪给冲的有些平缓,但是那些可恶的大石头却一个比一个大,挡在了中间。
“当时你要是真的带些官方的人过来说不定咱们还简单一些,现在看看要怎么过去吧。”
清风大口的喘气实在是累的不行了便说道:“过不去今天晚上就先找个地方睡觉吧,明天想办法!”
周勋叹了口气看着这破地方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丫的告诉我这里这么潮在哪睡觉!”
清风无奈摸了一把旁边的那些树枝微微皱眉说道:“这些天这里应该都没有雨水才对,为什么这里的植物都是湿的,想要点个火都没有多大可能啊。”
“你们官方穷的不行啊,来之前一个无人机也没有放?”
看着周勋,清风微微叹气说道:“官方不穷,我穷的很,我现在出来官方都是不知道的。”
“我的天啊,那你就不怕我俩是坏人把你给杀了啊!”
“这个我倒是没有太多的担心。”
“如果说现在那狐狸在这就好了,别说这里了就算是再高一点都能轻松过去!”
“狐狸?”清风瞪大了眼睛说道:“狐狸是什么东西?”
周勋咳嗽了两声,脑子飞速的转动说道:“狐狸……我一个朋友的外号叫狐狸,研究飞行器的。”
清风笑了笑说道:“别是一只妖精就行了!”
他们两个在那里斗嘴的功夫唐尘的手一直放在那石头的上边摸着那石头,眉头皱着,这石头里边藏着阴气,这种阴气和刚才进山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这石头可能就是从那墓穴中出来的。”
清风站起来,走过去看了一眼说道:“你说这石头是从墓穴中出来的,应该不可能啊!”
唐尘一拳把那石头打碎,后边的清风看到那巨石碎成三半的时候顿时愣在了原地说道:“你到底是有多大的力量啊!”
“一般般吧。”
他跨过石头继续往前边走去,天色现在已经开始暗了下来,清风拿出来三把手电说道:“来吧用这个,晚上至少会安全一点。”
“你们两个用吧,我不是很需要。”
周勋接过来一把,看着清风那有些怀疑的眼神说道:“他眼睛跟我们的不一样,晚上也能看的清楚你救不用担心他了。”
继续往前走唐尘突然蹲下来从地上捡起来一个指南针,清风追上来看到唐尘手中的指南针更加的疑惑说道:“难道说这里之前就有人来过?”
唐尘看着那指南针后边已经干了的血迹,被水冲下去一部分但是还有很大的一部分留在上边苦笑道:“盗墓贼有时候比那些专家更厉害。”
清风接过那东西说道:“这东西是米国制造的现在早就已经没了,大概得有个十多年了……这上边的血迹……”
那血迹尚且新鲜应该没超过一个月,这就让他更是有些好奇了说道:“这种指南针的构造非常的不稳定,受到弱磁场都可能会直接失去作用,现在这个时代的人应该是不会使用的。”
唐尘显然是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在这个指南针的上边继续往前边走,越往前走发现的东西也就开始变得多了起来,甚至开始出现了一些工具铲子、用矿泉水瓶子装着的汽油之类的东西。
“这地方没有发现任何脚印,难道说他们是在这地方还是干的时候进来的,之后才下雨的?”
“为什么不能说成是那墓穴里全是水,他们开启了某种机关之类的东西,把他们全都冲了出来。”
蠻尊 斯文貓叔
显然唐尘的说法更具有说服力,但是他还是皱了皱眉头说道:“不是很像,你想想啊,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样,那咱们现在至少应该看到一些尸体吧。”
“尸体的重量可能还没有被冲到这里。”
“墓穴里放这么多水做什么?而且这样大量的水,在墓穴中也不容易被储存吧。”
“嗯。”唐尘只是嗯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这也就成为了他们继续往前边探索的一个谜团!
晚上唐尘找到一个相对来说干燥的地方让他们两个先休息,周勋走到唐尘边上看着唐尘说道:“你说那鬼丞的老巢真的会在这里吗?我为什么总感觉有些玄乎。”
“不清楚。”唐尘回答完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我只知道前边可能会比较危险。”
“危险的事情多了去了,咱们哪次不都有危险。”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咱们现在是一个团队你们至少应该有什么事情也跟我知会一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