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
我爸是个守旧的人,而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孩子生出来要姓女方姓,之前我和若云早就想过孩子的名字,而且都是以陈姓去取名的,现在突然周耀森说必须姓他周家姓,我一时间,是肯定无法接受的,我的立场也必须要分明。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和我争孩子姓的问题,我说陈楠,孩子生出来姓女方的姓就这么难吗?你是不是吃定我了,觉得若云跟了你,你们有了孩子,我就必须要依着你是不是?”周耀森哈哈一笑,看向我。
“爸,这件事我爸妈都不知道,若云也不知道,你突然说孩子姓,我是无法接受的。”我坦言道。
“孩子不姓我的周姓,生意场上的朋友怎么看我,你难道不能为我想想?”周耀森沉声道。
劍陣 齊西野人
听到周耀森这话,我尴尬一笑,如果是换位思考,也的确如此,我知道周耀森是爱面子的人,甚至是比较自私的,话说回来,不自私,又怎么能做大生意,肯定要为自己着想。
“爸,我再想想吧,我现在肯定是不能答应你的,起码我也要和我爸妈沟通,和若云说吧。”我深呼口气,随后道。
“陈楠,你和若云结婚到现在,我们一直没有为什么事情有过争执,而孩子的姓氏上,我真的希望你能为我考虑下,也许我是有些强势,但我的心愿,就是我周家的姓可以延续下去。”周耀森继续道。
“我明白。”我点了点头。
一孕成婚
“那其他没什么事情了,韩总监后续会找你,他会给你安排人手,我相信韩总监认可,安排你那边,肯定有些本事。”周耀森最后道。
“嗯!”我点了点头。
离开周耀森的办公室,我想了很多,除了去滨江那边工作,就是孩子姓氏的问题,其实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大问题,我还必须要和我爸妈商量,而我爸现在在老家,这件事我还要打电话告诉他。
而另一方面,晚上下班回家,我还还要和周若云说,看她的意思,其实周若云在孩子姓氏方面,都是听我的,主要还是周耀森这边。
说实话,今天周耀森不和我提这件事,我还觉得一切都没什么,但是他一说,我才明白事情的严峻性,这真的是关乎周耀森的面子,但是我呢,我难道就不注重面子吗?
“陈哥,你孩子叫什么?”
“什么,孩子姓你老婆家的姓呀?”
“不会吧陈哥,你真的是上门女婿呀?”
我甩了甩脑袋,将这些设想抛之脑后,如果我不在乎这些,孩子姓周就姓周呗,我干嘛刚刚要那么激动呢?因为我知道我爸就我一个儿子,估计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孙子孙女要姓除了陈之外的其他姓。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我一看来电,忙接起电话。
“雷子,怎么啦?”我笑道。
“慧慧马上要生了!”张雷忙说道。
“啊?这么快的吗?”我惊讶道。
“快啥呀,去年七月就有了,现在都四月了。”张雷笑道。
“预产期到了吗?”我问道。
“嗯嗯,现在在待产房,估计今天就能生了。”张雷回应道。
“好、好,过两天我来!”我也是有些激动。
年妃進化錄
“嘿嘿,我都想过了,男孩叫张浩轩,如果是女孩,就叫张嘉凝。”张雷嘿嘿一笑,听得出来他非常开心。
“恭喜你了。”我送上祝福。
神道一途 王宇樊
九棺
我是看着张雷和慧慧在一起的,他们成家到有孩子,我都看在眼里,现在孩子马上出生,我打心底里替张雷高兴,当然了,张雷和慧慧的孩子,当然姓张雷的姓。
这么一想,我不免有些无奈,我这边孩子的姓,还是个问题。
“陈哥,嫂子也快了吧,我记得是七月份。”张雷笑道。
“对,差不多这个时候。”我说道。
“名字提前想好了吗?”张雷继续道。
“还没呢,反正以后你肯定知道。”我忙说道。
“男孩干脆叫陈浩南,女孩就叫陈晓春,哈哈哈哈!”张雷说到最后,哈哈大笑起来。
我无语地摇了摇头,我知道张雷是在开玩笑,但是姓氏方面,张雷并没有去想过周姓,当然了,我现在也没有必要去说。
天下第一菜 喜善大人
和张雷又聊了几句,我告诉他我过两天会到滨江,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陈哥,你朋友的孩子快生了吗?”苗思思笑道。
“嗯,今天估计会生。”我点了点头。
“真好,陈哥,嫂子也快了吧?”苗思思继续道。
“对,七月份。”我说道。
“那也要恭喜陈哥了,不像我,回家还要被我妈骂,说我找不到对象还要求高。”苗思思嘟了嘟嘴。
“相亲失败了呀?”我笑道。
苗思思上次说回去相亲,这件事我是知道的,只是我并没有过多的去提及,她也从来没和我说过,但是今天,她倒是开口了。
指婚後愛,老公大人有點彪 熊貓果果
“嗯,我不喜欢的。”苗思思点了点头,回答道。
“怎么就不喜欢了,你说说呗。”我好奇道。
“反正就是不喜欢呀,长得也不好看,而且还是土老板一样的,家里开什么厂的,开的一辆宝马三系,岁数二十七八,有点啤酒肚,讲话时候有点傲,就好像他非常有钱,我一定会看上他一样。”苗思思解释道。
“好吧,那你想找什么样的?”我问道。
“我当然希望找一个我喜欢的了,但是暂时找不到,我爸妈却说那人蛮好的,这好什么样,除了有钱,哪里好了。”苗思思继续道。
“慢慢来,感情的事情不急,你也不大。”我安慰一句。
“陈哥,我是不急,但是我家里急,还说五一还要给我安排相亲对象,真的烦死了。”苗思思继续道。
和苗思思聊着天,大致上也没有什么事情,中午吃过饭,我告诉苗思思我会去滨江工作的事情。
“啊?那、那我是跟着陈哥你去滨江,还是继续在市场开发部呀,如果我留在市场开发部,那我就不是秘书了,我是不是要降薪,再做回文员呀?”苗思思惆怅地说道。
“你打算去滨江还是留下,看你的了。”我笑道。
“那、那我肯定去呀,跟着陈哥你,这外派出去还可以加点工资,而且以后你就是那边的大领导了,做你的秘书,不是很光荣嘛。”苗思思忙肯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