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冰魄歪着头看着左小念,看着这个温暖亲切的笑容,它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少女,真的是在全心全意的对自己好。
或许,有这么一个主人,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呢!
知道冰魄虽然有灵,但没有完成认主过程便听不懂自己说的话,左小念仍旧满心欢喜,将冰魄捧在手心里,欢喜无限的微笑道:“真好,想不到进来第一个,就给你找到了好吃的……呵呵呵,我这次进来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要给你找寻机缘,让你恢复状态……”
“你的身体状况实在太柔弱了……”
左小念怜惜的捧着冰魄,贴在自己娇嫩的脸上,嘻嘻笑道:“我一定要让你尽快的健康起来,壮实起来的。”
冰魄感受着这至真至纯的关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左小念,疑问的神色丝毫也不掩饰。
左小念快乐的说道:“没事啊,我知道这些东西我服用了也有好处,但你现在这么虚弱,还是你先吃啊,等你大好了,才能伴我一道长生久视……”
冰魄眨着眼睛,莫名的感觉到自己心被拨动了一下。
看了看左小念的眼睛,又看了看左小念手中的剑。
紅樓之山海誌
忍不住露出鄙夷的神色,这口没有灵性的剑,真的好难看啊……
沈魚淚
但形状还是挺好看的……
如果……
它歪着头想了想,跳进夺灵剑中,旋即又钻出来,歪着头继续看着左小念一会,似乎就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突然,冰魄绽放出一个明媚的笑脸,一如左小念一般的倾城笑颜。
两个小手凑在一起,比出了一个心形,随即,一股至极的冰寒力量陡然爆发ꓹ 在那心形之中,浮现了一点璀璨至极的光芒ꓹ 越来越亮。
左小念吃了一惊,惊喜的说道:“冰魄,你这是要认我为主吗?”
这是左长路夫妇指点时ꓹ 重点提及灵物认主才能出现的特殊现象。
而灵物一旦认主,便是全身心的付出ꓹ 非止休戚相关,而是生死相随。
将自己的心ꓹ 将自己的灵ꓹ 将自己魂,将自己的所有一切,尽都在认主一刻,全都交出去。
禦昆侖 清誠
所以自古至今,从没有任何人能够强迫灵物认主,用强,顶多也就是强压灵性那种驱策ꓹ 难以与灵物生死与共!
而冰魄更是上上之乘的高阶灵物,想要让其认主ꓹ 必须得冰魄心甘情愿的主动认可ꓹ 才能完成认主!
稍有不情愿ꓹ 这样的心形ꓹ 就不会画出来!
稍有逼迫,冰魄宁可灰飞烟灭ꓹ 也不会勉强自己哪怕一丝丝!
左小念看着那颗心形ꓹ 更感受到了冰魄的此刻心意ꓹ 顿时心中高兴地要爆炸了。
但她并没有着急;而是坐直了身子,一脸认真的道:“冰魄ꓹ 谢谢你认可了我。我左小念发誓,你就是我这一生,最最亲密的伙伴。今后,我一定会对你好好的,自我如一,生死不弃!”
冰魄亮晶晶的美丽眼睛看着左小念,露出执着的神采。
牛郎偵探龍之介 六月晨夕
小小的身子,青丝随着寒风飘舞,心形中的光点,越来越是光芒四射起来。
左小念庄严的伸出右手,用灵猫剑在自己右手中指刺了一下,一滴滚圆的血珠浮现在指头肚上。
“谢谢你,冰魄,谢谢你的认可。”左小念充满了感谢的说道。
手指头的圆润血迹,轻轻地滴入那圆圆的心形,鲜血随之扩散,然后,消失不见,整颗心形,仿佛被那滴热血染成了淡红色。
嗖的一声,里面的光点飞进了左小念的眉心,而那个光圈,一边旋转一边收缩,直入冰魄眉心。
冰魄欢快的蹦跳了两下,娇小的身子在左小念手掌上转着圆圈,就像是一个小姑娘,做完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开始舒心玩耍。
左小念只感觉一股冰凉进入了自己神念之中,头脑陡生一股清明之感,旋即就感到,自己脑海中建立起来了一道牢不可破的清晰联系。
那边,是一个娇娇糯糯的小女孩声音,在说:“你好呀,你好呀,你好呀……”
左小念快乐的笑起来:“你好啊,你也好啊……哈哈。”
冰魄得到了回应,顿时静止不动,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看着左小念,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居然还有个小小的酒窝。
左小念看得愈发喜欢起来,捧在面前,吧的亲了一口,道:“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名字?名字是什么?”冰魄很迷惑。
“就是……你叫什么?”
“我不叫什么呀。”
“那……我给你取个名字,你就有名字啊。”
“啊,那好叭。”冰魄快乐的翻个跟头,坐在左小念手掌心,两手托腮,等着被取名字。
“你叫……”左小念皱起秀眉沉思。
小多?小多多?狗哒多?多多狗?似乎都不行……
但左小念取名字,却只想要往这上面去取,至于别的方面,她根本就没考虑过。
小贱?不行不行……
“叫……小小多,怎样?”左小念小心翼翼的问道。
冰魄眨着眼睛,在心里念叨着:“小小多……小小多,小小多……”
左小念神念中,冰魄在一遍遍的念叨:“小小多,小小多……”
终于,冰魄很是兴奋的决定下来:“我就叫小小多了……”
左小念笑眯了眼睛,快乐的道:“好,小小多。”
心道,从此后我就有了小多多,小小多,多多狗,小小多……哈哈哈……
这一刻心中的欢喜,真真是笔墨都难以形容。
冰魄小小多这会也很欢喜,她看来娇小稚嫩,实则住世已经不知多少岁月,只怕比所有现存的人族修者更年长,彼时因为冰冥大巫选择冰魄相随时,选取了另一道冰魄,致令其沉沦无数岁月,孤独偌久,如今终于有个伴,还有了名字,心中的欢喜,也是同样的难以形容描述。
欢喜的在左小念手掌中翻来翻去,良久,才安静下来。
在和冰魄的了解过程中,左小念这才知道;自己砸死的那只冰鸟,其实并不能算是活物,而是与冰魄相类的灵物之属,更是冰灵属性,只是还没有机缘形成完整的神智,还并未能跻身灵物之列。
而它所在的那棵树更是一棵冰髓树,至于它所孵的蛋,其实也不是蛋,更不是它所孕育,而是同样的冰灵精华;同样没有达到诞生灵智的那种,它们彼此抱团,互相促进,大抵就是一种共生的关系……
若是它们最终可以成型,生成灵智,或许是十万年,也或许是百万年之后,它们便会如小小多无数岁月之前一般的蜕变冰魄!
这是后天冰雪精华,进化为冰魄的唯一途径。
九陰傳人在都市 火中物
而左小念的冰魄,乃属先天冰魄,位阶比之这种后天的精魄,强了太多太多,虽然较为孱弱,却拥有先天的优势……
是故它才能第一时间吞噬那些零散光点,而那些冰灵精华全程没有任何的反抗。
而吃过这些冰灵精华之后,冰魄虽然不至于恢复到全盛时期,却也已经恢复了一半,比之之前自是好过太多太多了。
“这是冰髓树?”左小念惊喜的看着身下坐着的,完全冰雪透明的,足足有数十丈高的大树。“当然,只有冰髓树上,才有可能诞生这种冰灵精华,冰灵精华也必须得到冰髓树的温养,才能逐步进阶,有望生出灵智。”
左小念立即飞身跃起,仔细查看这株冰髓树。
这棵冰髓树目测足足有三人合抱那么粗,枝枝叉叉,都如同完全透明的美玉,发散着至极的寒气。
“真是好东西!”
左小念直接一跃而下,下到冰髓树的根部,亮出夺灵剑,运足了修为,挖掘了起来,遇到这种好东西,左小念是肯定要带走的。
“你在干什么?”小小多大表不满的从夺灵剑上钻了出来。
“挖走啊。”左小念一脸满足笑容;“这可是好东西,无论对你对我,都大有裨益,怎能不将之收入囊中?”
“好东西?”
小小多很不屑的看了看冰髓树:“短期来说,确实是如此的。”
随即让左小念将空间戒指打开,小手一挥,整株冰髓树,就嗖的一下子消失不见。
进入了空间戒指的,除了冰髓树本体,还有连带根部的一大坨玄冰风雪,也都一并进去了。
“!!!”
左小念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小小多,你真厉害!”左小念抱住小小多就亲一口。
小小多嫌弃的抹了一把口水。
“在冰的世界,我便是王;只要是冰属物事,就必须要听我号令!挪动他们,不过是举手之劳。”
小小多很是臭屁的仰着与左小念一样美丽的脸庞。
这是它唯一对自己不满意的地方,身为先天之灵,本来形象居然不如这张脸庞来的漂亮,实在是太挫败了,太丢冰了。
不过幸亏现在这是自己得主人,那也等于是我的脸了……嘻嘻,我这算盘打的真好!
赚了!
身心的双重有赚!
“原来如此,那咱们继续找机缘吧。”左小念闻言惊喜异常,登高一看,这一片冰雪山谷,居然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广阔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