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王”字大旗下的鬼帅眼窝中漆黑深邃,瞪视过来时,目光森严,锐寒煞气,如同两道利剑。
受此煞气侵蚀,杨三法和薛定图如坠冰窟,冷得直哆嗦,险些站立不稳。
孔安国头顶放出一道明光,明光的中心,是一本帛书,名《尚书》,顾佐和他相交一年,也知他治《尚书》,却未曾想其法宝便是此物。
《尚书》一出,立刻将鬼帅目光放出来的寒气抵消,恢复暖意的杨三法和薛定图看向孔安国,完全收起了前些天对他的轻视之意。这童子般的老头原来也不是个省油灯,别看他一天到晚沉醉于酒水之间,张口闭口各种隐晦的黄段子,真遇到事儿了,丝毫不含糊。
修真邪少
合道就是合道,哪里容人轻视?
在《尚书》宝光的遮护下,四人退到远处,立于一处山头上观望。
“他们是向东越进发?”顾佐看了片刻,见阴兵大军向东南而行,于是向薛定图道:“速去报知范国君,让他早做预备,然后去趟樵国,请王子芝带领国中所有能够出战的人手,赶到潜山汇合,告诉他,这个时候绝不能袖手旁观,若是不能在东越挡住阴兵,大家都玩完,唇亡齿寒的道理,他应该懂。”
薛定图去了,顾佐又向杨三法交代:“回南吴州,让大军立刻登陆泉州,等候军令。所有筑基以上修士动员起来ꓹ 准备好第二批支援。”
樵国也好、东越也罢,国中也就是个守卫宫室的卫队ꓹ 一、二百人。除此之外,各自国中也有十几、几十万人,但和以前的通道玄都世界一样ꓹ 大部分都是普通人。
其实就顾佐看来,混沌世界四大部洲ꓹ 修士的比例似乎还不及通道玄都世界。从另一个方面印证了当时田骈转述文昌帝君的话:通道玄都世界从某种角度而言,也是混沌世界之一。
至于南吴州ꓹ 那不是东越和樵国能比的ꓹ 修士的比例极高,战力也强,属于整个通道玄都世界第二次筛选的菁华。
故此,两国就算有个几百、几千修行者,战力也甚为可疑,在眼前如此庞大的阴兵军容面前,不堪一击ꓹ 何况这些阴兵一看就是组织有序、常年厮杀的战兵。
真正能起到作用的,是顾佐手中的那支唐军。九名炼虚、近百元婴、上千金丹。如果需要ꓹ 南吴州还可以调动筑基修士ꓹ 那是一支总数将近四千的力量。
山坡上只剩下顾佐和孔安国在继续临高远眺ꓹ 监视着阴兵大军的动向。
阴兵大军一直在向东南方向进军ꓹ 行军之间颇有章法,各种军列的交替前行ꓹ 行进和掩护的配合ꓹ 阵容和队形的保持ꓹ 都体现了极高的水准,令人震怖之余ꓹ 也不由惊叹。
大军无边无际、漫山遍野,再看多时,依旧没有尽头。
孔安国看不下去了,道:“老夫要上天。”
魔盜封神
八歲寶寶是惡魔 雲朵依依
顾佐也催促:“快去快回,不要效仿宋玄白,那人没谱。”
孔安国起身就飞:“放心,老夫是潜山山神,想跑也难。”
孔安国上天之后,阴兵大军依旧在不断涌现,顾佐一开始还在心中估算:两千、四千、八千、一万……
一万两千、一万六千、两万……
两万五千、三万、三万五千、四万、四万五千、五万……
算到后来,已经有点乱了,这已经不是上万、数万的问题了,这是奔着十万去的。这么大的规模,只有当年通道玄都世界没有湮灭之时,长安城外的安禄山叛军可以比拟。
好在如此行军,速度不快,甚至可以说很慢,给顾佐调兵留出了时间,为了进一步延缓阴兵的行军速度,顾佐用起了道兵游击战法。
几十名道兵突然降临在军阵中央,围杀正在指挥的阴兵将领或者校尉,引起一阵惊扰,在杀伤数十、数百阴兵之后,全部星散。
盈袖 斯陶
惡魔煉金師 夜半銷魂
一次次的袭扰,对阴兵的杀伤相当不俗,成功斩杀了好几名金丹级别的鬼将,确实引起了阴兵大阵的混乱,甚至一度造成阴兵停止前行。但这种混乱就像投入水中的石子,激起了一圈圈涟漪,却没有引起期望中更高的反弹,阴兵大阵的军纪一直维持得相当好。
皇家學院:十億新娘 石蒜
损失了五百余名道兵、斩获上千阴兵之后,顾佐琢磨出来更好的使用方法,决定不在这里浪费道兵了。阴兵太多,道兵太少,别说一比二、一比三的交换比不能接受,一比五、一比十都不行!关键时刻投入关键位置,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又看了不大会儿工夫,顾佐在原地的山岭上就待不住了,不时有一队队阴兵斥候冲到他附近,向他发动袭击。
面对这种十几个一队、为首者撑死有筑基实力的鬼卒,顾佐当然不会惧怕,几个起落间尽数打成飞灰。以这些鬼卒的实力,想要威胁到他,除了以厚阵相敌,还须有大将作为主心骨,否则就是送菜。
他也杀得兴起,鱼线不停收割,杀了十七、八队鬼卒,加起来也有两、三百之后,猛然间飞到树冠顶上,遥望远处将军岭的主峰,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一位白衣白甲的大将,身后大纛上绣着个“白”。
虽然隔得太远,出了顾佐的灵域感知范围,但那股煞气直冲云霄,连夜空中的乌云都被染成了惨白的磷火之色。离着顾佐差不多得有二里多地,这股煞气依旧扩散到了他的身边,如同地底下吹来的寒风,阴阴作冷。
这是不亚于刚才“王”字大旗下那位鬼帅的又一个合道,从实力上来说,似乎更甚一筹。
安妮之戀
季羨林人生智慧書
“白”字鬼帅出现在山头的时候,万军仰望,军刃击打盾牌之声大作,阴兵们呼喊不出猛烈的欢呼,但“赫赫”之声连成一片,同样震彻山岭。
顾佐再退数里,身后的尹书带着四朵金花接应上来,顾佐问:“咱们的大军呢?”
戰神養殖場 蝕星
尹书道:“已经陆续登岸了。”
顾佐吩咐陈眠花:“眠花回去,让大军整队之后立刻开拔,至潜山待命。”
火爆狂醫 我是大酒神
陈眠花去了,顾佐向尹书道:“你指挥他们盯紧了阴兵,切莫靠近,这不是你们能应对的,我现在去东越,半个时辰派人报一次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