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秦北越简直气晕了,当初那个信誓旦旦的说不能让南意棠知道的人是谁?那个一脸苦恼的说要找人演戏骗过南意棠的人又是谁?
转眼间秦北穆就跟人睡了!
“棠棠太聪明了,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她都能看出来,而且,如果她什么都不知道,很有可能会贸然行动,到时候她反而会更加容易做一些冒险的事情。我不想再瞒着她了。”
“说的好听!到底是你自己把持不住了吧。”
秦北越忍不住吐槽。
“海域的事情你代为处理,我今天过不去了,有需要的话我远程。”
秦北穆看了一眼南意棠,怕把她吵醒了。
陰債 戒色方丈
“你这个见色忘义的昏君!哼!”
網遊之零級神話
秦北越气冲冲的挂了电话。
秦北穆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他相信秦北越是可以处理好这样的事情,对于他,秦北穆是充分的信任的。
南意棠懒懒的醒过来的时候,天都要黑了,秦北穆为了不影响她休息没有开灯,整个房间里只有他面前的电脑荧幕是亮着的。
“你怎么不开灯啊?”
“醒了?”
武當傳人在都市
“嗯。”南意棠懒洋洋的哼了一声,爬过去靠在秦北穆的腿上,“你今天没有其他的事情吗?”
“怕你醒来看不到我会不高兴就没有走,我晚一点再回去。”
“还要回去?”南意棠撇了撇嘴,“不能不回去吗?这里不是我们的家吗?”
“我很多东西在那边。”
“可以搬过来啊,你跟唐小姐、阿荣人家一对住在一起,不觉得奇怪吗?电灯泡?”
重生之撲倒未來總裁 安小魚103
南意棠故意的开玩笑的说道。
抽個美女打江山
“你介意我跟他们住一块儿吗,他们在顶楼,我在二楼,其实不怎么见面。”
“可我想天天跟你住一块儿,我不想再跟你分开了。”
“好,下个星期,我搬过来。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你得等等我。”
“好。”南意棠点了点头,“你可不许骗我。”
秦北穆今天还是得回去,陪南意棠吃了晚饭,不能再耽搁了,他才回去。
“你可得早点来找我。”南意棠搂着秦北穆的脖颈,甜甜蜜蜜的,“我在家里等你。”
無忌傳人 殘劍
“有事打电话给我。”秦北穆亲了一下南意棠的额头,“乖乖的。”
南意棠拉着秦北穆的手不放,等他上了车,秦北穆有些无奈,“我得走了。”
南意棠快速的凑过去,和他亲了一下,这才关上了门,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南意棠依赖他,而秦北穆又何尝舍得南意棠呢,发动了车子,目光却还是胶着的,久久无法移开,南意棠跟着走了一段,朝他摆手。
秦北穆在的时候,这个屋子仿佛都是温暖的,现在南意棠一个人,她抱着秦北穆枕过的枕头,嗅着他留下的味道,都是安心的。
南意棠第二天一早的时候,跟秦北穆甜甜的打了个电话,就去工作了,这大概是这段时间以来她最高兴的一件事情了,所以去公司的时候都是满面春风的。
越澤的灌籃世界
“老板今天心情很好呀。”秘书送了文件过来,南意棠带着笑容签了字。
“是啊。”
南意棠头一次这么平和的面带笑容,看的秘书都有些愣了一下。
“老板,今天有位凌先生过来,说要见你。但是因为没有预约,所以我们没有让他进来,他说是你的朋友。”
“凌先生?”南意棠蹙了蹙眉头,她的印象里,姓凌的有过来往的似乎……
凌慕白?这是个并不怎么让人愉悦的名字。
南意棠跟凌慕白之间的所有的交往都算不上好,甚至可以说是孽缘,秦北穆出事了之后,南意棠也没有放过凌家,日渐逼下去,凌家直接混不下去了,产业开始向国外转移,凌慕白也出国了。
一年前,凌慕白在离开之前想要见南意棠一面,但是南意棠拒绝了,他们并没有相见的必要,她留下凌慕白一条性命,已经是她最大的仁慈了,虽然当初孩子不是直接死在凌慕白的手上,可凌慕白也是杀人帮凶。
“既然不是工作上的往来,那就不必见面了。”南意棠冷声说道。
“好的。”看到南意棠的脸色又重新变了,立即应了下来,去赶人了。
南意棠将凌慕白这个人的名字从自己的脑海里赶出去,继续工作。
“我要下班了,今天可以和我一起吃饭吗?”
南意棠给秦北穆发了信息过去,他们两个就像是两个热恋中的情侣一样,从早上醒来就期待着见面。
“今天可能得晚一点,你先吃饭,晚上我去陪你。”
“那你在哪里吃饭?”南意棠问道,“唐小姐给你做饭吗?”
“……”秦北穆回复道,“不是,在外面吃的。”
“那我等你。”南意棠能够想象到秦北穆在那边吃瘪的脸色,有些忍不住想笑,她对秦北穆和唐映月倒是没有什么介意的,不过,喜欢拿来调侃一下,看看秦北穆木着的脸。
“乖。”
南意棠兴冲冲的下班,她想到之前曾经看到的一句话,因为要去见你,所以从出门前的几个小时就开始感到幸福。
真·三國群英傳
开着车从停车场出来,南意棠哼着歌,想着晚饭做点什么,那个人冲出来的时候,她一下子愣住了,立即踩了刹车。
那个人并没有被撞到,堪堪从车边擦过,跌坐在了车子前。
南意棠吓了一跳,怕撞到了人,连忙下车去查看,看到那个坐在地上的年轻男人抓着自己的手臂,手臂上的伤口在流血。
“你没事吧?”南意棠蹲下身子,男人抬起头来,她才终于看清楚了那个人的脸。
英俊而又斯文的脸,白皙的皮肤,下巴是瘦削的,那双黑眸看着她,轻声的开口。“南,南意棠。”
南意棠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蹙起了没有,推开了那人的手,冷冷的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找你。”
“凌慕白,你忘了凌家当初是怎么黯然退场的了吗?我放你一条生路,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竟然还敢找上门来?你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