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
苏洛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冲飞白说道:
“天堂岛失守的消息可以传出去,让陆姜两家先斗着,回头再收拾姜家主。”
飞白点头应下,确实主上现在很忙滴,人死为大,入土为安,当务之急是先把司南圣下葬。
苏洛与飞白玉儿三人边吃边聊,一顿的功夫又把接下来的工作安排的七七八八。
等到纳兰杰与五乔从结界内走出来,三人已经吃饱。
苏洛的眼神最先落在五乔身上,五乔脸上干净如初,看不出一点受伤的痕迹 ,只是走路时脚步有点虚浮。
这让苏洛看的皱眉,这个纳兰杰隐藏很深啊,之前打败了同是灵王的杜子腾,当时苏洛没在在意。
只当杜子腾这个公子哥战斗经验少,现在看来不是那样的,五乔的战斗经验可是足足的,而且五乔还会阵法。
在战斗时借着法阵攻防,威力可比普通的灵王强大太多。
随后苏洛把眼神移到纳兰杰的脸上,这一看苏洛愣了一瞬。
纳兰杰的脸上出现浅浅的青紫,还不止一道,一看就知道这张脸被打的很惨,哪怕是服了丹药,还有伤痕落下。
纳兰杰捂着眼睛吸着气一屁、股坐到了苏洛身上,看着桌上的狼藉,嘴角一阵狂、抽。
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他为了她辛苦战斗,这个女人却吃的很嗨皮,唉,这女人什么时候能把他放在心尖上?
这一坐苏洛眉头上挑,从这个动作可以看出来五乔败了,心甘情愿让出了自己的位置。
迎着苏洛寻问的目光,五乔默默低下头,坐到了飞白下首,他不想败北,也不想输了座位,实在是眼前的男人太变、态了。
那个男人的战斗经验很丰富,总能抢先一步打断他的攻击,最重要的是那个男人很无耻。
有些攻击明明可以躲开,那个男人却用脸迎接,之前五乔没想通,这会看着那个男人可怜兮兮的样子,明白了!
卖惨呢!
还好主上的心思目前未在这个无耻男人身上,不会对他怎么样,这男人要是主上的心尖尖,那自己的下场?
想到可能 出现的下场,五乔打了一个哆嗦,别看主上平时没心没肺,对什么都不在意。
其实主上最是护短,谁要是伤了主上的心尖尖,报复起来绝对不会手软,肯定会报复到你怀疑人生。
苏洛的眼神在两个男人脸上扫过,随后笑道:“五乔,快吃吧,给你留了你最爱的小龙虾。”
这一开口,谁亲谁疏一目了然,纳兰杰的位置排在了五乔之后,这让捂着眼睛的纳兰杰很生气。
这女人,真的!
唉!纳兰杰叹息,想说这女人欠收拾,只是说说而已,就这也说不出口,你说气人不!
于是纳兰杰更生气了,看着满桌狼藉一点胃口都没有。
郑将军远远的看着这边,有那么一瞬间特别心疼自家的殿下,殿下捂着眼睛,也不知是否受伤。
于是双、腿不受控制 的郑将军颠颠走来,还没靠近呢,就被纳兰杰摆手制止,不让郑将军靠过来。
呃,郑将军傻眼,眨眨无辜的眸子,算了,他也不是那没眼力见的,既然太子不让靠近,那就不靠近吧。
玉儿把桌上的狼藉收拾一下,又摆上新的饭菜,这动作赢得太子殿下的好感,糟糕的心情也变好了。
纳兰杰松开手,看着苏洛委屈巴巴的说道:“洛儿,眼睛疼。”
噗!五乔一时不备喷了,这男人果然够无耻。
苏洛也被纳兰杰的骚操作惊了个呆,这还是那个清高孤傲的太子殿下吗?
画风不对,肯定是打开方式出了问题,苏洛移过脑袋不看纳兰杰,没想到纳兰杰得寸进尺,扯着苏洛的袖子求关注。
最強臨時工 青磚
眼睛疼,很疼很疼,要呼呼。
苏洛瞪圆了凤目,紧紧盯着纳兰杰的眼睛,很想看清纳兰杰此时在想什么?
纳兰杰眨眨深髓的眸子,由着苏洛打量,眸中情素涌动,就差没在额头写上三个字:我爱你。
“你没病吧?”苏洛迟疑的问道,有些小担心,出来一趟把太子弄的撞邪 了,回去怎么跟皇上皇后交待?
听说皇上与皇后可是相当疼爱这个儿子。
噗!一个暗刀子捅在了纳兰杰的心窝上,心疼不已,都是花前月下,都是撒娇卖萌,为什么得到的回应天差地别!
飞白端着酒笑的洒了一地,肩膀越抖越厉害,真心同情太子殿下,自家的主上什么都厉害,就是情商不高,
好孕上門:高官大人,別玩了
我真不是歐皇 北北的的的
想追到主上,难哪。
極品狂仙 一言生死與卿同
五乔郁闷 的心情好转,虽然不能光明正大的跟主上表白,可是他高兴啊,看到太子殿下吃瘪就高兴。
那么个清风明月的男人也有今天。
“我饿了,洛儿帮我剥虾吃。”纳兰杰不放弃,继续撒娇求关注。
然后纳兰杰更加悲剧了,这次捅刀子的不是苏洛,而是玉儿。
“太子殿下,我家小姐的手可不是捏针拿线剥虾壳的手,我家小姐的手尊贵无双,绝对不干粗活。
網王男子網球部的天使mm
不过我家小姐也喜欢吃虾,以后我家小姐的虾就交给殿下了,当然殿下可以拒绝,玉儿不介意。”
说着不介意,嘴巴却鼓了起来,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里面满满的都是威胁。
纳兰杰深深的看着护主的小丫鬟,回头瞅了一圈,居然没有瞅到合适的跟班。
他身边的人都是未苏醒前培养的手下,讲真的,纳兰杰看不上那些个没有真本事,只会溜须拍马的下人,这会没一个能拿出手。
罢了,身边伺候的人回头要重新安排,最好安排一个能克制玉儿的,把玉儿拐到手上的。
逆變幹坤
金牌相公:獨寵腹黑妻 冷煙花
如此自己就等于多了一条助力,少了一条阻力。
心思深沉的太子爷盯上了单纯的玉儿,可怜玉儿还不知情,还眯着眼睛威胁太子殿下,让太子殿下答应以后剥虾。
好在帮洛儿剥虾是纳兰杰乐意做的事情,只要是洛儿的事情,纳兰杰都愿意做,立刻笑呵呵的应下。
“玉儿说的极是,洛儿的手是享受的手,绝对不能干那些粗活,以后这些粗活都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