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苍澜在众人的目光下,帅气的斩下最后一只妖兽。
他们几人尊照沐瑶的希望下山去寻那路星远死亡的真相,却没想到这才下山一日,便是遇到了迁移的妖兽群。就像人类有自己的家一样,妖兽也是有自己的栖息地的,若无特殊情况,他们是不会轻易的离开自己的久居之所的,可是这一次却是出现了如此大规模的迁移。
他们被误袭,林曦也不知为何会这样,只能解释这男女主的光环太大,引来了这场危险吧。
杀完妖兽,他们来到河边休整,林曦打水给苍澜喝,她才刚从河边接完水,转身却见白逸,楚烨也是捧着接好的水想给林曦喝,林曦微笑着拒绝了,说自己手上有打好的,然后走向在一旁打坐的苍澜。
異界之八部天龍
看看,这就是为什么林曦不喜欢苍澜的理由,刚刚那一战中,消耗灵力的可不是他苍澜一个,男配们都知道打水给出她喝,唯有这个苍澜是等着自己给他打水的。眼见着苍澜厚脸皮的接下了,林曦还得坐下,扮作柔情的给他擦汗,说着甜言蜜语。
就在给苍澜擦汗的同时,她暗中看着其他人。
楚天雪也是第一时间打了水,眼巴巴的给白逸给送去,而白逸看似儒雅,却是拒绝了楚天雪的水,他端着本是打给林曦的水,有些落寞,楚烨的水没有送出去,同样也有些失落,他自己干了那一碗水,就像干了一碗酒。
唯一可怜的也就只有冰七里了,没人给她打水,还得苦逼的吃狗粮。
三體2:黑暗森林
“我饿了。”还没结丹的她理直气壮的坐下,大声响道。
这自然是说给林曦听的,林曦听到她这么说,立刻是放下手帕,要回应冰七里,然而却是有人快她一步。
“冰妹妹。”
林曦忍住笑,冰妹妹是什么鬼?听起来像是在说“病霉霉”。
却见楚天雪走向冰七里,拿出带的干粮:“我这有干粮,你先吃点吧。”
“不要。”冰七里颇为嫌弃的瞥了一眼:“请叫我冰师姐,还有你没有乾坤袋吗?就装了这些东西?我家小青都不愿意吃。”
一条小青蛇从一个年纪小又长相可爱的女孩衣袖中钻出来,这楚天雪脸吓得煞白,但这白更多的还是羞耻,她咬唇摇头:“我的乾坤袋装不了那么多东西。”
乾坤袋虽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但也是分等级的,像他们这种小门小派发出来的乾坤袋自然是装不了那么多东西,平时装一些灵石,法器,衣物都不够用,更别说是装一些瓜果蔬菜,带这些还要另外装烹具,烹具实在是太占地方了。
冰七里本就是对楚家兄妹,害她师父伤神很是不满,如今看着楚天雪这一副小家子气的模样,更是冷冷嘲讽了几句,楚烨见妹妹被欺负,平常早就要动手了,可是对方是冰七里,是沐瑶的弟子,终究是他们对不住人家。
楚烨痛苦地握拳,为了妹妹不再受辱,他拉开了楚天雪。
然而楚天雪不愿离开,反而一个劲的向冰七里道歉,听得冰七里很是烦躁。就在冰七里快忍不下去之时,一个灵果塞到她的手上。
林曦抓住她的手:“七里,你饿的话,就先吃这个。”
“天雪姐姐,你也别难过,七里她担忧沐长老难免说话重了些。”林曦转头安慰着快哭出来的楚天雪。
冰七里闭上眼睛,再睁眼时眼中的怒火已经消失无踪:“林曦,我帮你一起做饭吧。”她淡淡道。
林曦点头。
楚天雪已经被楚烨带到一旁安慰,虽然刚刚楚天雪的道歉没能让冰七里接受,但是看在她这么真诚的份上,苍澜与白逸倒是有些觉得这姑娘足够真诚,知错能改。林曦甚至通过口形能看出白逸说这事也算不得楚天雪的错,是她师父路菲菲的过错,与她楚天雪无关。
神魔戰道 傻帽的筆筆
帝影神朝 卓一虎
确实,按道理讲楚天雪不需要担任何过错。
林曦悄悄地收回视线,继续做饭吧,她现在就是一煮饭婆,六个人可只有两个人结了金丹。林曦拿出食材,在处理时,林曦发现这冰七里的刀功挺好的呀,之前在清西林时,伙食一事,可一直就是由林曦来负责的,从未见冰七里动过手。
林曦问她是什么时候学的。
總裁老公在上:寶貝你好甜
冰七里切菜的动作顿了一下:“我有个姐姐厨艺极好。”
林曦点头,原是在家时跟着姐姐学的。
一锅水开,她打开锅盖,将一整只拔了毛,洗净的鸡放进去焯水,水花溅起落在柴火上,发出“滋”的一声,在这时林子里的飞鸟惊起,林曦猛得抬起头。
“救…命!”
有人在求救。
几人纷纷警觉,立刻朝着声音的方向奔去。
不滅元神
浓烈的血腥气从不远处传来,才迈开了几步,林曦拔开草丛,林曦便见浑身是血的人倒在地上,一个身上带着黑气的少年正蹲在其中一个老者身边。
林曦瞳孔骤缩,那个少年是魔族。
魔族常年待在魔域,怎么会突然出来的!
未等他想明白,那三个男人和冰七里率先拿起剑要除魔,林曦趁他们与那魔族少年交手,上前扶起那老者,替其疗伤。
“天雪姐姐麻烦你看一下,还有没有幸存者。”林曦一边推功替那老者疗伤,一边冲楚天雪喊道。
楚天雪点头,开始一个个查看起来。
那老者浑身是血,却是没有性命之忧,在治疗的过程之中,林曦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奇怪…她抬起头,望向苍澜他们,微微张口打算说些什么,却见那魔族少年从苍澜他们手下逃脱了,林曦没能来得及说,便闭上嘴,专心替那老者疗伤。
老者所受的不过是皮外伤,在林曦的治疗下,已经痊愈,但失血过多得休息一会才能醒来。但很可惜的是除了那老者外,其他人就没有幸免,全都死了。
“魔族真是可恶!”望着死了这么多人,苍澜厌恶的说道。
自古正邪不两立,如今又死了这么多人,苍澜发誓如再遇到那魔族少年,要定手刃他以祭这些人的在天之灵。
林曦没有说话,此时的她困惑无比,她照顾着那名老者。
總裁的護花保鏢
或许她想要的答案,只有眼前的老者醒来才能替她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