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小說推薦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他道:“我只能告诉你一点,三天后堕血盟的高层将全部前往R国进行集会,集会一年一次,这也是堕血盟的高层会唯一一次会全部出席的日子,名单我不能给,想知道你得自己去查。”
“堕血盟?”莫起嫌弃的嗤笑了一声,“这名字真土!”
林以双说话的时候莫忘初一直盯着他的眼睛,林以双并没有说谎。
無敵劍修 思佳年
林以双见莫忘初一直看着他,赶紧道:“莫总你放心,这事就算你逼我我也不会说出去的,另外两家那两个也是疯子,他们要是知道我今天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说出来绝对也饶不了我,我还没那么蠢!”
法醫三小姐,很拽很腹黑!
莫忘初喝了口茶说:“林会长这次估计损失不小吧。”
林以双尴尬的笑了两声,“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什么东西比较重要我还是分的清。”
“知道就好。”
莫忘初站起身,轻轻拂了拂袖口上不小心沾上的灰尘,“如果再将手伸到我眼皮子底下,那下次就不是喝你两口茶这么简单了。”
不知为何,在莫忘初说出这句话后,林以双竟感觉自己的脖子不自觉的疼了一下。
“是、是……”
他只能卑微点头。
在莫忘初两人走后,林以双终于感觉弥漫在空气中的那股死亡气息慢慢散去。
他大口的呼吸了两口,最终瘫软在沙发上。
而倒在地上的那群死侍依旧没能起来。
“没用的东西!”林以双恨恨的骂了一句。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养的这群人连莫忘初一根手指都伤不到。”
東方不敗同人之逍遙遊
一道浑厚的声音突然从角落传了出来,林以双看向突然出现那人,站起身朝他恨恨道:“原来你在啊!这就是你的好主意?害我被莫忘初折磨的这么惨,你就眼睁睁看着是吗!”
来人是一个身着黑衣,带着口罩的男人,“不用生气,三天后你就会知道,你付出的这些都是值得的。”
林以双哼了一声:“最好是这样,不然我绝对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黑衣人闻言眯了眯眼,一瞬间他突然不见,林以双楞了一下,下一秒他感觉自己的脖子突然被人掐住,而后双脚离地,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不、不要!求……”
黑衣人单手掐着他,低声道:“劝你不要用这些幼稚的话来威胁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莫忘初,没人能威胁到我的生命,懂吗?”
“懂……”
林以双被掐的完全说不出话,黑衣男人在他快要翻白眼时才松手将他放下来。
盛世暖婚:獨寵拜金妻 君安
林以双弯着身子弓着背剧烈的呼吸咳嗽起来,黑衣男人给他拍了拍背,“林会长放心,我们是合作伙伴,我是不会真的对你做什么的,只要你听话,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
大馬主 泉釋一切
过了一会儿林以双终于缓过来,他抚着胸口说:“我听话,但你得给我几个能在白天活动的吸血鬼保护我,这群废物我再也没法相信了!”
黑衣男人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林以双以为他觉得自己的要求过分,正想要说算了,可男人却说:“目前我只能给你一个。”
他道:“虽然青金石的储备充足,但日光戒的制作复杂,我还有很多安排,目前不可能给你太多。”
“一个……”
林以双沉吟了一下,拍板道:“一个就一个,总比没有好!”
男人点头,“新鲜血液记得准备好,三天后,我要给莫忘初一个大惊喜!”
林以双说:“你觉得莫忘初会相信我说的吗?”
男人冷笑一声,“不管他相不相信,这一趟他必须去,这个男人,绝不会允许自己建立的秩序出现裂痕。”
男人的话让林以双放下心来,他眼里溢出阴毒,“那就好,这次就算杀不死他也一定要好好给他个教训,你缺什么只管找我要,我要让莫忘初知道,我林以双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男人瞥了他一眼,“放心,他嚣张不了多久了,这个世界,很快就会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
一千年了,他等了一千年才等到这么一个机会,这一次,他一定要拿到原本属于他的一切!
……
“改回之前的编舞?为什么呀,茶茶改编后的舞蹈大家不是都认同了吗?”
训练室里,面对六人想要改回原编舞的要求许昭昭和小洛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那是之前,我们现在觉得还是节目组给的编舞更好,节目组编的舞肯定是迎合观众喜好的,我们不想冒这个险。”甘韶仪说。
“可是,我们都练这么久了,离公演就剩两天,两天时间够练习吗?”小洛提出自己的担忧。
虽然说要改回原编舞让她觉得有些失落,但既然六个人都这么要求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不用你担心,我们早就练好了,你们还是担心担心自己能不能跟上我们的进度吧!”梁兰哼了一声说。
这话果然让许昭昭惊讶了,她啊了一声,“你们都练好了?什么时候的事啊?”
“每天忙着拍宣传照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别人有多用功!”向清说话的时候满脸讽刺。
原来是趁她们在拍摄的时候练的。
小洛明白了,她们还是在气她和许昭昭单独离队拿到宣传名额的事。
“那就按你们说的办吧。”小洛腼腆的笑笑说。
“你……”
小洛的反应让她们楞了一瞬,在她们想象中,洛惊茶遇到这种事肯定还会像之前那样罢工或者干出一些让她们脑袋疼的事。
超級優盤空間 野馬陽焰
她们对此都想好对策了,可没想到洛惊茶却直接接受了她们的要求,这让她们有种力气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又郁闷又难受。
極品復制 愛吃糖果的毛毛蟲
梁兰将几人拉到一边低声说:“她这是转性了吗?之前没这么好说话的啊?”
“不知道啊,是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样?”
臨時老公,玩刺激!
“别看她现在这么温温软软的,捅起刀子来她可比谁都很,咱们可别着了她的道!”
几人商量了一会儿,决定先不管她,改了编舞再说。
而她们警惕了一下午的结果却是洛惊茶和许昭昭两人都十分听话的将舞蹈改了回去,这让几人终于放下心来。
等到下午的练习结束,梁兰朝几人打了个眼色,意思很明显。
行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