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Z班
小說推薦爆笑Z班
白鹿想到一个曾经在机缘巧合之下认识的黑人叔叔,意味深长一笑,整个星罗帝国,也只有马丁叔叔不把巴赫一族放在眼里了,他辗转联系上了马丁叔叔,双方在视频中寒暄起来,他们算是朋友,却身处不同的阶级,多少有一点隔阂。
寒冰射手之抗日傳奇 水人母
双方闲聊几句后,白鹿旁击侧敲打听玛丽城堡投毒的事。
马丁叔叔讳莫如深一笑,仿佛知道一点什么,却不愿意多谈,只是送了白鹿一句话:星罗于你而言太危险了,你还是先回国吧!
白鹿心领神会,劝退他的果然是马丁叔叔。
马丁叔叔是星罗帝国的地头蛇,星罗帝国的风吹草动,他都了如指掌,马丁叔叔是一个很耿直的人,既然他说了有危险,那就是真的有危险……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晴未
詭靈異道
于是,白鹿连夜坐飞机返回华龙大雪山,而织田新长也回天照。
他们先前来星罗帝国只是为了洗脱嫌疑,现在他们没有嫌疑了,早点离开星罗这个事非之地,绝对是明智之举……
白鹿略显惋惜谈成的生意不够多,而且没拿到巴赫一族的航空母舰。
飞机降落在大雪山军用机场,白鹿走下悬梯,迎着太阳灿烂一笑,大雪山的夏天,温度怡人,不冷不热,非常适合旅游。
“天气真好。”
“嗯。”
白鹿扭过头,看了秦楚玉一眼:“我跟格莱斯顿家族,船王家族签的商业合作协议,你派人跟进一下。”
“知道了。”
白鹿惋惜的道:“没想到提前回国了,再等两天,也许巴赫一族真的会赔我一艘航空母舰。”
“你想多了。”
“(¬_¬)”
天猫从后面冒出一句:“那为什么不留两天呢?”
“我怕死。”
“(¬_¬)”
白鹿云淡风轻一笑:“我原本想多留一个月,多谈一点生意的,但想想还是小命更重要,赚再多的钱,没有命花有什么用?”
秦楚玉微笑道:“星罗现在就像一个大沼泽,早点抽身也好。”
白鹿笑而不语,早点回来也好,可以多陪陪祖父,然后去京城找小伙伴们一起集训,多练一天,世界军院大演武就多一点胜率。
大雪山,天黑得快。
白镇山坐在餐桌前,看着一只烤得乌漆墨黑的瓦缸鸡,咳嗽了两声,这是孙子亲自下厨为他烤的鸡,不要说烤糊了,哪怕烤成炭,他也要吃。
醫門宗師 蔡晉
孙子的心意,不能辜负!
白鹿听祖父的咳嗽,面露一丝尴尬,其实他的厨艺不差,只是今晚做瓦缸鸡的时候,想事情稍稍出神了,结果鸡就烤糊了,原来想扔掉的,谁知道让祖父看到了,感动得热泪盈眶,坚持要吃……
白镇山撕了一块鸡肉,外皮入口嘎嘣脆,一股糊焦味,简直难以下咽,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咽下去了。
孙子的心意很重要,但老命也很重要……
白镇山吃了一口,就不敢再吃了,原本已经看淡生死的他,现在正积极配合医生疗养,他想多活几年,看着白鹿结婚生子。
夜晚,白鹿正在批阅领地内的公文。
秦楚玉走进书房,面色深沉。
“楚姨,有事吗?”白鹿抬起头,看着面色深沉秦楚玉。
“柳生一族的前首领,明希的父亲三个小时前在医院去世了。”
中華勇奪世界杯
契約萌妻掌心寵
白鹿并没有感到意外,生老病死是人生常事,明希的父亲重病许久,早就时日不多了。
“明希知道了吗?”
秦楚玉点点头:“知道了。”
白鹿很了解明希,父亲是她在天照唯一的牵挂,她一定很想回去送父亲最后一程。
“准备飞机,我去见一见明希。”
“好的。”
秦楚玉转身快步离开书房,白鹿摇摇头合上公文,喝了一口茶,原本想忙完一些领地内的重要事务后,前去京城跟小伙伴汇合集训的,主要是去陪陪小夜,顺便跟丈母娘详谈一谈他跟小夜的终身大事。
两大家族联姻,这是一件大事,需要提前很长一段时间准备,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
凌晨五点多,天已亮。
宁静的军事学院附中校园,星夜兼程,马不停蹄的白鹿打着哈欠下了车,踏着略显疲惫的步伐,走进一片小树林。
林中鸟叫虫鸣,生机盎然。
白鹿穿过树林,走到小楼前院,看到一身黑色素服的明希独自一人,蹲在花园中修剪花草……
两人目光交会,默默点头。
明希一如既往淡然,不喜不悲,也不沾一丝人间烟火,她就像花园中一朵白兰,空灵世外,白鹿踩着露水绿草,走到她的身旁。
“收拾行李,我跟你一起回国。”
明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从我离开天照那天起,我就没想过再回去。”
白鹿淡淡的道:“你不想回去送你父亲最后一程吗?”
煙雨杏林寒
明希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答应过柳生丸,不会再回天照。”
“回去吧!”
“不了。”明希叹道:“我不想因为我一个人,再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花都兵王行 流江小怪
白鹿嘴角一翘:“我想去柳生一族祭拜柳生先生,我要你陪我一起去。”
明希扭过头,看着白鹿:“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天道殊途
“你不怕死吗?”
“谁不怕死?”
明希似笑非笑:“那你为何想不开,想去送死?”
白鹿云淡风轻的道:“葬礼上杀人,不太吉利吧?”
明希认真的道:“柳生一族永远把任务排在第一位,生死只是小事,我离开柳生一族前,族里排第一的任务是刺杀织田新长,第二的任务就是杀你,你若踏进柳生一族的地盘,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吗?”
白鹿诡异一笑:“柳生一族的死士,终究听命于流风家。”
“什么意思?”
絕妃善類,拒嫁腹黑爺 容默默
白鹿耸肩道:“总之,你不必担心,流风一雄是个很谨慎的人,他不敢轻易动我的。”
明希苦笑道:“你带着我,可就不同了。”
白鹿摸起了下巴,他若独自一人前去祭拜明希的父亲,以流风一雄的谨慎,大概率不敢动他,但若是带着明希,可能会刺激老头失去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