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蓝阳阳在店里也没干什么活儿,主要是技术类的也做不来,只能陪狗狗玩。
撸狗确实治愈,心情好了不少。
快到中午的时候,骆森择竟然来了店里。
阿铭送他到店里,说还有事在身,便先离开了。
骆森择依旧抱着他的卡通背包,跑到蓝阳阳面前,从里边倒出来许多好吃的,还有最新的玩具。
“胖姐姐,这些都是给你的。”
“谢谢啊。”蓝阳阳无法辜负他的好意,零食都收下了,玩具给了店里的狗狗,“小骆,你最近怎么样?”
校園修仙狂少
“唔……我也不知道怎么样。”他摇头,一脸的迷茫,“胖姐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支哥哥是不是烧死了?”他轻声问道。
蓝阳阳顿时转过头,一脸吃惊的看着他,“谁告诉你的?”
“好多人都在说啊,大家都说支哥哥死了,还说是妈妈放的火。可是,我问了妈妈,她不搭理我。胖姐姐,妈妈不会这么做的,是不是?”
他轻轻的拉着蓝阳阳的衣摆,眼里有些许恐惧。
悠閑在清朝
“放火是不对的,妈妈肯定不会这么做,肯定不会的……”他嘴里念念有词,目光逐渐坚定。
就连一个智商只有六岁的傻子,都知道放火是不对的,可王若芸却不知道,她丧心病狂。
“小骆,你先陪狗狗玩吧,我去后厨看看。”
蓝阳阳起身,她独自冷静了一下,调整情绪。
她知道王若芸丧心病狂,但骆森择并不是,可她还是害怕。
第一次的时候,王若芸让骆森择送蛋糕,若非奥利给机警,就要被毒死了。
第二次,王若芸以骆森择的名义点了一个外卖,蓝阳阳吃了,造成火灾。
谁知道下一次,她会怎样利用他呢。
蓝阳阳是真的害怕,但看到骆森择真诚的笑脸时,又觉得不应该,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木葉的奇妙冒險 啤酒熊
骆森择悄悄去了后厨,看她一个人站在发呆,放轻脚步走过去,从背后捂住她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蓝阳阳无声的笑了,“小骆,别闹了。”
“胖姐姐,我饿了,我想吃蛋糕。”
“好,我给你拿一块。”
我的目標是冠軍 紅豆兒啊
店里会准备一些甜点、蛋糕,喝咖啡一起出售,骆森择最喜欢的是一款草莓小蛋糕,每次都能吃好几个。
他吃饱了之后,突然想起什么,从卡通背包里拿出手机。
“胖姐姐,阿铭说你搬家了,我不知道你的地址,不能去找你玩,能不能把你的新地址告诉我呢?”
“好啊。”蓝阳阳接过手机,输入了地址,“以后让阿铭送你去这个地方就行。”
“谢谢胖姐姐!”
骆森择把手机放回去的时候,蓝阳阳瞥见他背包里似乎有几张照片。
本来也没什么,但那些照片已经泛黄了,而且照片上的人好像有些熟悉。
“这是什么照片?”蓝阳阳问道。
“我不知道。”骆森择把照片拿了出来,“你喜欢就送给你。”
蓝阳阳看见照片上有两个女人,面对面站着,其中一个倚靠在栏杆上,位置像是在天台。
这两人都很年轻,看穿着应该是二十年前了。
蓝阳阳仔细看了一下那个穿着黑色大衣的女人,模样好像王若芸,难道是她年轻的时候。
旁边的骆森择凑过去,指着她兴奋的说:“这个是妈妈!妈妈好漂亮!”
“那这个呢?”蓝阳阳指着那个靠在栏杆上,穿着米色毛衣的女人问。
民國大軍閥 南極光芒
看起来,这个女人更加好看,五官精致的如同玉琢,个子很高,也很瘦,一头飘逸的长发,气质更是清雅恬静。
骆森择摇头,“这个我不不认识。”
照片统共有四张,蓝阳阳再往下看,便是她们争吵、推攘的瞬间。米色毛衣的女人,被王若芸推到了天台边。
“她们打架了!”骆森择惊呼出声。
而最后一张,是王若芸把米色毛衣女人推下去的瞬间。
此时的王若芸面露凶光,而那个女人满脸恐惧,努力的伸出双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邪王的暴躁王妃 曬月亮
蓝阳阳吓了一跳,脸色巨变,心跳也跟着加速了。
她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张照片,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王若芸杀人了,她杀人了!
“她怎么掉下去了?”骆森择疑惑的问道,“她会不会死?”
我們戀愛吧
“嘘——”蓝阳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点声,别让别人知道。”
二十年前,王若芸就已经杀过人了,她却逍遥法外。蓝阳阳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想要揭发,也不是这几张照片就行了,所以立刻打电话给了应殊然。
“弟弟,我刚才看见了几张照片,照片里王若芸把人推下了楼,这算故意杀人吗?”
萌寶來襲:極品爹爹腹黑娘 澤斯
“这当然了!”应殊然的语气激动起来,“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
“在咖啡店。”
“好,我马上就到。”
十分钟之后,应殊然匆匆赶到,看到了那几张照片,指着米色毛衣的女人,很确定的说:“这人是支蕊月。”
“支蕊月?”蓝阳阳念出这个名字,感觉有点熟悉,“和支支一样,都姓支。”
“姐,接下来我对你所说的话,都是非常绝密的,你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应殊然看着她,无论是语气和表情,都非常的凝重。
话音落下,一人一狗就凑了过来。
骆森择抱着奥利给,都是一脸好奇。
“哥哥,你快说吧,我会保密的。”骆森择已经迫不及待了,奥利给跟着点头。
应殊然毫不留情的捂住了骆森择的耳朵,蓝阳阳捂住了奥利给的耳朵。
“支蕊月是姐夫的妈妈,当时是红极一时的歌星,现在网络上都有很多关于她的传说。她英年早逝,很多人都为之遗憾,但没人知道,其实她是被谋杀的。”
听到这里,蓝阳阳惊讶的张大嘴巴,“所以,支支和王若芸之间……”
“姐,你也别多想,姐夫他也是迫不得已的。”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 格雷特
蓝阳阳沉默,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她突然觉得支临冥有太多太多事情瞒着她了,突然感觉他如同深海一样,看不透,一点都看不透。
她不说话,应殊然也挺担心的,又说:“等姐夫回来,你好好的教训他一顿,怎么高兴怎么来。”
这么一说,蓝阳阳倒是高兴起来,“那就听你的,等他出现了,咱们对他就行男女混合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