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呼呼呼……”
沙漠上,两个赤膊相对身影,正彼此大口大口喘息着,仿佛是刚刚锦鲤玩一场刀棍向拼的搏杀。
沫上花開 八咫道
粗重的喘息声越发沉笨,一滴滴艳红的血珠沿着长棍滴落在脚下。
“老东西……你撑不住了!”
丁小乙胸膛气氛,双手紧紧攥着【黄泉】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落下来。
“还……还……还早!”
贾宝三喘的比丁小乙更厉害,一张脸都变的青白色,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多处崩裂开,鲜血直流,若不是龙级巅峰的肉身,换做一人,怕是灾灵也差不多也要失血过多昏死过去。
两人说话间,身影骤然模糊起来,只见空气中红色的刀光破空而起,刀气如海般扩散,毁天灭地将大片沙漠,生生劈开一道天堑般的深渊。
“砰砰砰砰!“
同时棍影重重,不断在刀芒前碰撞出五彩纷呈的火光,流光四射,棍影如海,卷起万重大浪,更是带着可怕的神力席卷而来。
两人从天打到地,从地下杀上天空。
所过之处一片混沌,打的难分难解。
“砰!”
忽然间一声清脆的嗡鸣声响起,只见虚空中那根赤金长棍不知道从哪儿飞了出来,在大地上砸出巨大的窟窿。
天目
“噗!!”
半空中,贾宝三身影浮现,胸前一道致命的伤口,从他的左肩膀劈到他的右肋,一时间鲜血挥洒在半空。
“死!!”
丁小乙身影出现在他面前,双手握着刀刃,从头顶劈下来。
眼见危急时刻,贾宝三瞳孔收紧,急忙躲闪开,刀芒近乎擦着他的后背劈下去。
“啊!!”
可怕的刀芒几乎将这位老人后背都给切下来,顿时间一片血肉模糊,连接着神经的脊骨都赤果果的暴露在外面。
“咕咚!!”
贾宝三在地上滚上几圈,粗糙沙子卷入他的血肉里,别提有说么的酸爽,光是看贾宝三扭曲在一起的那张脸庞ꓹ 就能想象的到。
“杀!!”
如此凄惨的画面,丁小乙却并不打算奉行尊老爱幼的光荣传统ꓹ 反而打定主意要痛打落水狗。
大刀迎头劈下,另一只手唤出浑天绫,顿时刀光ꓹ 神藏,犹如炮弹一般砸向贾宝三。
贾宝三一抹额头ꓹ 只见额头上鲜血飞溅,菱形光镜被血液染得猩红ꓹ 九条血龙破空而出。
“轰隆隆隆……”
天地崩裂ꓹ 巨大的力量,令丁小乙无法再维持灵能空间,顿时空间被撕裂开一个缺口。
但贾宝三非但没有趁机逃走,反而挥手唤回赤金棍,迎头冲向丁小乙:“啊呀!”
盜賊王
大吼之下,贾宝三全然杀红了眼,以命搏命的方式ꓹ 甚至是要和丁小乙同归于尽,都在所不惜。
可惜贾宝三始终还是太老了ꓹ 这个老朽拼死一搏ꓹ 在丁小乙眼里除了几分不理解ꓹ 却是没有丝毫意义。
只见他心头一动ꓹ 五行钟悬在头顶,手中握有损星环ꓹ 浑天绫缠在丁小乙身后。
三件神器同时发动。
顿时贾宝三面前一片明光璀璨ꓹ 身影骤然在强光中化作一个不起眼的光点。
禦劍仙瑤
承歡膝下
殘王寵妻:醫妃嫁到請接駕
“轰!!”
山岳间一阵剧烈的震感来袭ꓹ 辐射联盟二十四区。
剧烈的震感下,整个联盟都出现了长达三分钟的网络中断ꓹ 甚至是信号消失。
三分钟时间,联盟多少损失且不论,人心惶惶之中许多经历过战乱的人们嗓门一下提到了胸口。
他们很担心下一秒,整个城市就会被一束光,或者什么特别的东西吞没,从此彻底消失不见。
一如17区的冈底城一样,一场大战,彻底从联盟的地图上消失,甚至任何媒体,新闻,乃至是网络上都没有再留下任何踪迹。
只有人们心里还记得,17区曾经有一个富饶的城市,叫做冈底城。
好在这股敌阵来得快,去得也快。
出了震动感比较强烈外,再没有其他的动静,顿时间人们才纷纷松了口气吗,露出虚惊一场的模样。
或许只有经历过战争残酷和黑暗的人,才会更加珍惜眼下每一天的生活。
冈底城厂区已经化作平地。
巨大的深坑里,一个身材枯瘦的老人正站的笔直,目不斜视的瞪着丁小乙。
只是这份坚挺不弯折的骄傲,却是老人身后那根赤红长棍顶起的脊梁。
“其实,你要逃的话,我拦不住你!”
丁小乙坐在老人面前的焦土上,轻轻擦拭着手上的【黄泉】轻松的神态更像是事后一支烟般的悠闲。
“哼哼!”
贾宝三一撇嘴冷哼两声:“成王败寇,我何需要逃?”
“值得么?”他抬起头,重新问向贾宝三,贾宝三要杀自己,不惜一切代价,自己都可以理解。
超級武俠副本系統 兲萇哋玖
但放弃逃命的机会也要和自己同归于尽,这已经不是私仇的范围内了,自己和贾宝三之间的仇,就算是再往前进一步,也不该大到这个地步。
所以丁小乙才会困惑,他向贾宝三更多的可能是为了他口中那位所谓的圣主。
只是为了别人的未来,把自己的命都给拼上去,这样做在自己看来未免太不值得了。
对于这个问题,贾宝三晃晃头,余光忽然看到坑洞上方,几个孩子模样的身影正好奇的探出头往下看。
见状贾宝三向丁小乙反问道:“这个问题,你心里不是早有了答案了么,否则你何必拼着毁掉自己的灵能空间也不愿意把我们放出来打。”
丁小乙一怔,心中顿时有了几分明悟,沉思良久之后,向着眼前贾宝三点点头:“受教了!”
只是话音落下,当他再次抬起头的刹那,一抹红光骤然在贾宝三喉前闪过……
攻城掠弟
“轰隆……”
一道惊雷平地而起。
“哒`哒`哒哒哒……”
只见夹在两根纤细指尖上的棋子骤然跌落在棋盘上。
棋盘前十二位带着面具的身影木然的抬起了头,每个人的面具都截然不同,有猪、有虎、有牛,十二个人,正是十二种动物,正合十二生肖。
面具下空洞的眼眶诧异的看向前盘前的青年。
青年身材挺拔,相貌俊朗,渗着一袭白衣,头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看着眼前乱开的棋盘,不禁皱起了眉头。
为首鼠面躬身上前,将被砸乱的棋子摆正,这才问道:“圣主?”
“没事,准备一盏花灯吧。”
这位被尊称为圣主的青年,正是天元圣地的主宰,更是这片异域的神灵,至高无上的存在齐玄通。
他说罢便是站起身,准备从树下棋盘前离开。
“可棋还没下完呢。”
齐玄通正要走,却听身后得鼠面低声说道。
听到鼠面的声音,令齐玄通步伐一顿,眉头微皱了一下,转过身来,将手上那颗黑子落在下星位上。
顿时本来复杂难明的棋局,顷刻间明朗起来,白子失去优势,黑子乘胜追击,顿时间白子被杀掉大半,溃败的局面,已然是回天乏力。
烈火余痕
“下完了!”
一子落下,齐玄通看也不看面前十二人,纵身离去。
十二张面具缓缓凝视在齐玄通的背影上,直至他已经走远,始终不言不语,安静的让人只觉得这十二个人正是尸体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