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村醫
小說推薦最強村醫
“呜呜!”
下一秒,它竟然敢主动出击,朝着楚云狂奔而去,誓要报楚云这一脚之仇。
“定!”
楚云轻念定身咒,轻轻一指,咒语瞬发出,将饿死鬼固定在了地面上。
这饿死鬼还保持着之前攻击的样子,脸庞上的青筋暴起,嘴巴也是大大的长着,好像是要吞下这房间的所有人一般。
“没事了!不用害怕了。”楚云拍了拍袁文彬的肩膀,安慰道。
“道长……搞定了吗?要不要再踹几下,巩固一下。”袁文彬站直了身体,他只自己觉得头昏目眩,已经感觉不到下面的存在了。
“这东西就是饿死鬼吗?”蓝可可等人围了上来,好奇的观察着,蓝可可甚至还很胆大的在它的鼻子上点了一下。
“诶!软软的!好好玩啊!”
蓝可可这一句话,立刻又引得其余几位女生也围了上来。
大猿皇 知君客
季少,我投降
反正饿死鬼也不能动,这时候的它更像是一个标本,被蓝可可等人研究。
这只饿死鬼怎么也想不到,这辈子居然能被一群人这样研究。
楚云听得是一阵无语:“你们别乱玩了,小心符咒失效,咬到你们。”
这一番话,立刻吓得她们缩回了自己好奇的手指。
“你看看,这个就是在你背后的饿死鬼了…。”楚云指着饿死鬼,对着袁文彬说道。
袁文彬定睛一看,只觉得毛骨悚然,自己居然背着这玩意,过了那么久。
还好自己命大,遇到了道长这种高人,不然自己肯定是这妖物的盘中餐食了。
楚云拿出竹筒,顺手将饿死鬼收了。
本来楚云打算将它就地正法,但是那老家伙帮自己做了这么一个装鬼用的竹筒,他的意思也不言而喻了。
嫡女千寵
随后又掏出了之前让荦荦准备好的东西,直接朝着袁文彬泼了过去。
“啊…啊…嚏……”袁文彬被这一下淋的淬不及防,连连打喷嚏:“道长,这是什么,为什么还有一股骚臭味。”
说着,袁文彬忍不住伸出手,抹了下脸上的水渍尝了尝。
“这个是童子尿,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楚云随意解释道:“这是专门用来驱邪用的,又经过我的加持,很多人想求都求不到,你有意见?”
“额?”袁文彬神色一变:“没有,没有!”
自己的小命都保住了,被尿淋一下又算什么。
处理完他们的事情,楚云又返回了安宁村,自己的医馆已经很久没有看过,也该回去看一眼了。
金幣即是正義
……
安宁村,医馆内。
楚云刚回到医馆,徐为民就立刻迎了上来:“刚想给您打电话,您就过来了,今天医馆内来了一位很奇怪的病人,您快来看看吧。”
在一旁帮忙的赵盈盈见到楚云,刚想迎上来,就被徐为民打断,眼神有些幽怨的走到了一旁。
楚云见到赵盈盈的表情,也明白她的心意,不过现在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调情的时候。
奇怪的病人?
楚云眉头紧锁,跟在了徐为民的身后。
只见一间病房里,此时正躺着一位患者,他的面容憔悴,脸色蜡黄,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我已经试验过各种办法,可还是不行,病人已经在这里躺有快一星期了。”徐为民一脸为难的说道:“这病人是隔壁村子的,他们因为没钱治疗,所以才来到了我们这里。”
楚云点了点头,走到病床前面,认真的查看了起来。
可看着看着,楚云就发现事情有点不对。
先不说这位病床上病人现在的情况。
黑街總裁的小情人 玉紫涵
楚云忽然发现,他的的脸上竟然布满了晦气!
这是只有最近非常倒霉的人,才会有这种外在的表现。
虽然他的脸色蜡黄,但是楚云还是可以隐隐看出,他的脸上正笼罩着一团若有若无的黑气,这是最近遇到些脏东西的表现。
这只能说明,他最近不仅非常的倒霉,而且最近还撞上了一些脏东西。
可奇怪的是,这位病人看起来,并不像是倒霉之人。
看他的面相不说会大富大贵,最起码也会是个小富之家,儿孙满堂,一辈子没有大病大祸,安度晚年才是。
这种面相别说脏东西,就连一些邪物都很难遇到。
难道说有人在用邪法,吸取他人的气运?
除了这一点,楚云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
想到这里,楚云也立刻吩咐了下去:“老徐,你现在马上去他的村子里考察一下,看看那村子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快去快回!”
徐为民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去照办了。
关于这件事,不仅需要徐为民的调查,更需要问明白现在躺在这里的病人。
正当楚云准备动手施针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一道声音。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循声看去,是一位年近三十的男人。
“我是这里的医生,我叫楚云,我正准备帮他治病。”楚云耐心的解释道,随即便看向了这男人的面相。
果然!
这家伙也是明明一脸富贵命,却满脸衰相,这要是没人搞鬼,楚云可不会相信。
“我爸的病就麻烦楚医生了。”这男人失魂落魄的说道。
随即便坐在了椅子上,满脸愁容的看着床上的父亲。
下一刻,楚云就出手了,经过特训的楚云,勇气银针来也更加的得心应手。
寶寶翻墻:殿下太腹黑
崛 風天嘯
只见他迅速拿出了十几枚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在了这中年男人身上的穴位上。
虽然银针的扎入,丝丝的真气也缓缓注入到他体内。
中年男人的儿子见到楚云这一手,立刻便紧张的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楚云,拳头也忍不住握紧了一些。
没多久,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这中年男人的嘴里突然开始口吐血液,血液呈现出黑色,在灯光的照耀下,闪耀着诡异的光芒。
空气中瞬间弥漫出一股恶臭的味道,就像是什么东西腐朽了一样。
“爸!爸!你怎么了!”他儿子急忙站了起来,焦急的呼喊着:“医生!这到底怎么回事!我爹怎么会吐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