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小說推薦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媚儿和流川双双看向小槿,除了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像雨嫣,其他一点儿都跟雨嫣沾不上边,简直就是夜羽辰的翻版。
青春 風輕噥
流川也不好反驳雨嫣,只好附和道:“是是是,确实像您!”
“你小子这三年武功可有长进啊?”雨嫣忍不住想试试流川的身子,但是想着小槿在这里,还是算了。
“那长进可大了,师父您要不要与我切磋一下啊?”流川挑衅道。
“不了,我来可不是为了跟你切磋的,是为了来看吉祥的!”雨嫣的目光投向吉祥和小槿,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流川扁了扁嘴道:“原来我就是个空气人!”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媚儿见缝插针,狠狠的怼了怼流川。
“媚儿,你……”流川想要反驳,见雨嫣在此,却又不敢乱说话。
媚儿冲着流川做了一个鬼脸,心里得意的不要不要的。
雨嫣看着这两人拌嘴,觉得三年光阴过去了,这两人依旧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吉祥拉着小槿的手走到流川面前,小槿仰着头冲着流川咧嘴一笑。
这一笑,把流川的钢铁直男心都融化了。
几个人在凉亭下有说有笑的,吉祥陪着小槿在花丛中玩耍,还特地为小槿做了一个戴在头上的花环。
接下来的时间里,雨嫣和媚儿在京城待了三五天左右,便与流川和吉祥道别,按照计划赶往梅花庄。
再靠近一點
抵达梅花庄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弟子们看到软糯可爱的小槿,纷纷上前去捏他那肉嘟嘟的小脸。
深夜獵愛:與霸道總裁同居 風鈴鐺
小槿很受大家的欢迎和喜爱,凤鸢盟的弟子们都争着要带小槿玩耍,总是给他一些稀奇古怪又好玩的玩意儿。
美利堅酋長的幸福生活 爐中火暖你我
小槿成了梅花庄的红人,雨嫣和媚儿见大家如此喜欢他,心里暗喜终于可以撒手不管,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会儿了。
逆天獨寵,狂妃很妖孽 沙辰
大漠狂歌
夜晚,雨嫣和媚儿躺在床上,时隔三年再次回到梅花庄,两个人反而有些失眠了。
雨嫣察觉到媚儿有心事,问道:“在想如墨吗?”
宦海縱橫 萬馬犇騰
“嗯……”媚儿没有掩饰。
“那明日就去找他,他若是知道你回来,一定很开心。”
雨嫣这次来打算长住,一定要等两人之间的事情有个结果,她才能放心离开。
“姐姐,这三年来,你有想念过清风公子吗?”媚儿一回到梅花庄就会不经意想起清风,这三年她们对清风都只字未提,媚儿觉得雨嫣心里其实一直都是有个心结的。
“肯定想过啊!对我而言,他永远都是我唯一的蓝颜知己,三年了,也不知道他现在究竟身在何处,我是真的希望他可以找到那个与他白头偕老的人。”
雨嫣心里一直都有个遗憾,那就是在清风失去至亲的时候没有陪在他身边,回想曾经的一切,雨嫣觉得特别对不起清风。
一直以来,都是清风在掏心掏肺的对她付出所有,而她好像什么也没有为他做过。
当初清风离开,两个人连一句真正的告别都没有,这让雨嫣一直都觉得很遗憾。
她与清风之间的结,终究还是没有解开,而那封祝福的信里,似乎也藏着执念。
媚儿神色惆怅道:“爱一人岂能是那么容易就放下的,我想清风公子一直不愿意回来,就是因为他还没有放下!”
“你这丫头,现在懂的还挺多!”雨嫣无奈的笑了笑。
“姐姐,说真的,如果当初没有陛下,你爱上的那个人会不会是清风公子呢?”
媚儿心中始终还是有些意难平,虽然夜羽辰对雨嫣也很好,但是清风才是那个带雨嫣走出深渊的人,清风在大家心目中的位置,也是无可替代的。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爱情这个东西是没办法预测和解释的,怦然心动的那种感觉也是很难说清楚的,也许有些人从遇见的那一刻便注定就是朋友,而有些人注定就是要陪你走完一生的人。”
雨嫣不愿意去做任何假设,她花了很长的时间去确定自己的心意,所以夜羽辰的出现对她来说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嗯,但是一生真的好长啊,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会不会腻呢?”
媚儿一直以来不敢嫁人也是这个原因,由于原生家庭的关系,她真的很害怕成婚后两个人的感情会变质。
混沌邪魔 雪夜流星
当初她的父母也很相爱,可是听母亲说,自从两人成婚以后,父亲就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总是殴打母亲,还整日酗酒赌博,甚至将媚儿卖了换银两。
因此媚儿一直都很恐婚,她害怕生活中的那些琐事会让两个人越走越远,爱情,真的会永远保持最初的样子吗?
雨嫣回道:“生活总是要归于平淡的,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恨不得下辈子都还要遇见彼此,所以怎么可能会腻呢?”
“那为什么我爹娘的感情会变呢?”媚儿说到这里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她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母亲,还是在离开醉雨轩的时候。
重生之邂逅良緣 微瀾蝶澈
那时候她趁着有空回了趟家,发现母亲已经重病在床,而她的父亲也沦为了叫花子,母亲临死前,用尽所有力气对她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三个字让媚儿伤心不已,她的母亲嫁给了爱情,却死在了婚姻的坟墓里,媚儿当时将母亲的尸体埋在一颗槐花树下。
从那以后,媚儿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爱上一个人,可是如墨的出现改变了她,但是她依旧没有走入婚姻的勇气。
三年来,一方面她是想留在雨嫣身边,另一方面就是她在逃避,她想要一个结果,可是又怕这个结果背后藏着黑暗。
看着伤心的媚儿,雨嫣将她搂在怀中,安慰道:“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父母一样,要怪只怪那时候的高官贪墨成风,百姓们颠沛流离,生活不尽人意时,两个人自然会变得焦躁,加上你的父亲本就脾气暴戾,视财如命,自然是容忍不了穷困潦倒的生活,只能说你的母亲,眼光不太好。”
“那你觉得如墨怎么样?”媚儿问道。
“如墨又幽默又率真,脾气也好,他肯定不会辜负你的。”雨嫣夸赞道。
媚儿还是有些退缩,她真的很害怕成婚后会破坏她跟如墨之间的那份美好。
可是三年了,他们守护彼此三年,难道真的要在这一步退缩吗?
雨嫣觉得现在说什么,媚儿也听不进去,不如就让她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好啦,别多想了,生活就是一半烟火,一半诗意,你要慢慢学会享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