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景深走进去,将身上的西服脱下来挂在了衣架上,又将衬衣的袖子轻轻挽起。
苏晚晚虽然视线是盯着电视,但是注意力却都在他的身上。
重生之學霸攻略 小渺
看到他挽衣袖的动作,她竟莫名的心跳加速起来。
景深脱下衣服,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看着电视但目光却没有聚焦的小姑娘,脚步顿了一下,随即走了过去。
感受到床边的塌陷,苏晚晚的心也跟着陷了一块。
景深坐下以后,伸手环住她的肩膀,“等下饭就送过来了,你再吃一点。”
“嗯,好。”苏晚晚点点头,但是视线依旧朝前,不堪他。
“我明天一早就得赶回公司,接下来就没有时间来探班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会每天晚上和你视频。”
苏晚晚依旧目视前方点头。
“有事的话要及时给我打电话,何文君会在我走以后回来,他会保护你。”
海賊諜影
重生末世之雙寵
苏晚晚依旧点头。
景深是发现了,不管现在和她说什么,她都只会点头,而且目视前方,不看他。
他突然站起,走到了苏晚晚的面前,俯下身视线和她齐平。
“宝宝,看看我,我们要好久都见不到了。”
苏晚晚下意识的想要移开视线,但听到他的话,又顿住。
“也没有好久,就不到一个月。”
“那也很久,和你分开超过一天我都觉得久。”
景深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动作温柔。
似是这个动作太过缱绻,苏晚晚的双手不可控制的环上了他的腰,把脑袋埋在了他的胸前。
对于她这种依赖性的动作,景深很是受用,便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
“宝宝,刚刚……”
景深的话头刚起来,苏晚晚抱着他腰的双手就用力一掐,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的声音顿住。
紧接着小姑娘闷闷的声音就从他的胸前响起。
“不许说。”
他勾了勾嘴角,没敢笑出声来。
“好,不说。”
苏晚晚抬起头,有些懊恼的看着他,景深摸了摸鼻子,不敢再说什么。
门铃此时响起,苏晚晚适时的放开了他。
景深走到门口,结果林亭手里的东西,就要关门,林亭却叫住了他。
“总裁,刚刚接到消息,海川集团那边有动作了。”
“嗯,我知道了,明天处理。”
“是。”
林亭话音落下,面前的门就被无情的关上,好在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考虑到苏晚晚之前已经吃过零食了,景深让林亭买的是一些比较清淡的食物,他一一拿出来放好,又把一份海鲜粥打开。
“宝宝,来喝点粥。”
苏晚晚乖巧的走过来,自从她从浴室出来以后,除了刚刚景深提到一个小时前的事,她一直都乖巧的不像话。
喝完一碗粥,又吃了一些小点心,景深便让她先去洗漱。
苏晚晚洗漱好,就直接躺到了床上闭上了眼睛,景深洗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床的另一半空白的位置。
他心中一暖,走过去躺在了床上。
苏晚晚其实并不困,只是她一直都没有想好要怎么去面对景深。
按照现世的这个情况来说,就算他们真的发生了点什么,也没什么关系。
现世的男女情感的开放程度是她曾经生活过的时代所没有的,而她做的事……好像也挺普通的。
可是她还是好害羞呀呜呜呜!
她只能假装冷漠。
虽然这冷漠在景深的眼里就是乖巧。
景深躺下以后,看着身侧的女孩儿垂下来的发丝,轻轻帮她放好,又在她耳边落下一吻。
“宝宝,晚安。”
话音落下,他的手臂轻轻的搭在了苏晚晚的腰上,将她整个人抱进了怀里。
苏晚晚僵了一下,但随即一阵困意来袭。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她坐了起来,景深此时已经换好衣服,她这两天没有见过,应该是林亭新拿过来。
景深看见她醒了,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走了过来。
“宝宝,醒了?”
苏晚晚点了点头,一根呆毛立在头顶,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景深好笑的将她的头发顺下,亲了下她的额头。
空間之農女的四季莊園 依蘭
“公司那边有急事,不能和你吃早饭了,宝宝,对不起。”
听到不能一起吃早饭,苏晚晚的心里还有些失落,但是在听到他说对不起的那一刻,心还是颤了一下。
“不要对不起……”
刚刚睡醒,她的声音还有些哑,一只手拉着景深的衣摆,乖得要命,景深瞬间就不想走了,只想一直和她在一起,一秒都不分开。
“你吃早饭了吗?”
“还没有,但是林亭买好了,我等下在车里吃。”
“好,那你要记得吃,不要骗我。”
“我知道的,我一定听宝宝的话。”说完,他又指了指餐桌的方向,“你的早饭我也放到那里了,林亭买的多,你叫小意来陪你。拍完打戏也记得让小意用药给你揉揉。”
苏晚晚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景深站了起来,牵着她的手,眼中有些不舍。
苏晚晚也下地穿上拖鞋,跟着他走到了门口。
“你到公司以后,给我发信息。”
“好。”景深说完,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头。
他走以后,苏晚晚拿出手机给小意发了条信息,便转身去洗脸。
洗完脸以后,小意也来到了她的房间。
“晚晚,景总走了?”
美麗三月河
“嗯。”苏晚晚还有些困,洗了脸也没清醒多少,“桌子上有饭,吃完我们去剧组吧。”
听到她的话,小意转头才看到桌子上那……琳琅满目的早餐。
果然,资本主义啊!
连早饭都这么的丰盛!
吃过早饭后,两人走到了片场,期间苏晚晚一直有些魂不守舍,小意频频看了她几次都没被她发现。
“晚晚,你怎么了?”
和女神在一起的日子 雁南征
“啊?”苏晚晚抬头看她,“没怎么啊。”
“我怎么感觉你心情不太好。”
“没有,不是心情不好。”苏晚晚摇了摇头。
權婚霸愛:老公寵妻別太狂
“那就是……想景总了?”小意的脸上挂着揶揄的笑。
苏晚晚瞬间红了脸,“才没有。”
“那你自从景总走了以后就这么不在状态,你放心啊,我不笑话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