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声点,有人过来了……”
“……我们去那边吧……”
挪着步子,廉歌沿着这村道,从村口走进了这村子,
从那男孩和女孩躲着的小巷子里走过,两个小孩先是压低了声音,紧随着,廉歌走过后,又探出脑袋往小巷子外张望了下,那男孩牵着那女孩,飞快地往着村子口的方向跑了去。
转过视线,看了眼那又重新躲进个两户人家间小巷子里的那两个小孩,
美女盡為囊中物
微微笑了笑,廉歌再收回目光,继续朝着这村子里走了去。
……
“……老徐,刚从地里回来啊?”
“……对,吃着呢?”
“……别乱跑……回来,把这衣服先穿上……”
小紅娘鬧翻天 黑田萌
“……这天时还真是越来越冷了啊……”
从这村子里一户户人家前走过,一户户人家屋里,或是一家子人聚在一起,正吃着午饭,
或几个人端着饭,聚在路边户人家院子里,一边说着些琐碎的事情,一边同路过的村里人搭着话。
几个小孩在院子前追闹着,大人撵上了,再给孩子紧了紧衣裳。
往这村子里走着,廉歌看着,听着沿途耳边,随着阵阵清风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
不时路过的村里人,朝着廉歌侧目,不过也只是看了看过后,又转回头,各自说着话。
……
“……听人讲,老余屋里昨天出了点事儿,喜事儿……”
“……还用听人讲,那老余自己就在那儿讲,今天一大早ꓹ 一开门脸上就红光满面的。见谁都讲,那脸上笑得ꓹ 都快笑烂了……不过你听他吹牛……”
路边,一户人家院子边,几个村子里人聚着ꓹ 说着话,
“……这事儿可保不准ꓹ 这事儿又不是没有过……我跟你们说啊,就百来年那会儿ꓹ 还没解放的时候ꓹ 我们村子里,那可是出过进士的……那户人家也是……”
旁边个岁数大些的老人听着,出声说了句,
旁边,几个人来了兴致,再凑近了些,没去管先前说得事儿ꓹ 听着这老人讲了起来,
见旁边几个人感兴趣ꓹ 老人也笑呵呵着ꓹ 出声继续说了起来ꓹ
絕色獵魔師
“……那还是我爷爷那会儿的事儿呢ꓹ 我都是听我爷爷讲起过的……”
“……老胡,不是说ꓹ 你爷爷在你还没出生那会儿就没了ꓹ 你从哪听得……”
“……你他娘管那么多做什么ꓹ 我爷爷跟我爹讲的,我爹跟老子讲的行不行……你他娘还听不听……”
……
从这院子边ꓹ 村道旁走过,听着耳边的话语声,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那几人,收回目光,
微微笑了笑,再挪着脚,往着这村子里继续走去。
……
“……就昨天的时候,这不是马上就要到过年了,我想着也该去山上给我爸妈他们烧点纸,祭拜祭拜,给收拾收拾……”
听着耳边随着清风响着的话语声,再走过这村子里几户人家,廉歌再停住了脚,转过视线朝着路边不远处看去。
那是路边,两户人家前院子挨着的地方,一个中年男人脸上止不住的笑着,不时弯下腰,在放在地上的个盆子里搓洗着手里有些脏的帕子,一边对着身边几个围着,听着的村里人说着,
“……前天从外边回来的时候,顺便我去就镇上多买了点纸钱,香烛……昨晚上我带着东西就去了山上。到了山上,我先是给我爸妈扫墓,把墓地跟前的杂草给除了,然后啊,我就摆好了供的水果,猪头,把蜡,香,给点燃了……就那会儿啊,其实就不太一样了,那蜡烛燃得很快,火苗窜得很高,那燃起来的香啊,烟都笔直得往上飘,就跟能通到天上去一样,那会儿可还有风呢,我还听着旁边那灌木林子里,被风刮得哗啦啦响……结果那香燃起来的烟都还笔直得往上飘……你说奇不奇怪?”
“……真得?这可真是有些奇怪了。”
旁边几个听着的村里人其中一人,不禁出声接话道,
誤入浮華
“……我他娘闲得没事儿干,骗你做什么。”
那中年男人再搓了把手里有些脏的帕子,抬起头,冲着那说话的人说着,
武俠世界大拯 殊彥
“……那接着呢?”
旁边又一个人,不禁出声问道。
“……接着……那会儿我也没反应过来,也没觉得那不对,我就把带着的纸钱从袋子里翻出来,开始给我爸妈烧点纸啊。”
那中年男人脸上再笑了起来,笑着出声接着说了下去,
“……等把纸钱给燃起来了啊,我就在坟前,给我爹娘作揖,磕头……结果,我磕完头刚起身,就看到那坟包顶上,那泥土底下,冒出点烟……”
我妻多嬌 一葦渡過
“……这是祖坟冒青烟啊……”
“……不是,那燃起来的纸钱给被风刮到了坟顶上吧?”
旁边几人听着,岁数稍微大些的个老人不禁出声说了句,旁边另一个人则是不禁出声问了句,
“……你他娘当老子眼瞎啊,那纸钱就是落到那坟顶上了,也就落在泥上边……那烟啊,是从那泥底下冒出来的……而且啊,就像是先前燃得那香一样,那烟啊,笔直地往上飘。”
那中年男人先是出声冲着问话那人说了句,紧随着又望着远处,出声说着,
掠愛成婚:盛寵失憶萌妻 小骨頭
“……这祖坟冒青烟……这是屋里后辈要出大人物了啊……老余家的,你这是要享福了啊。”
總裁煞到小妹 米琪
旁边那老人,不禁再出声说了句,
“……真这么玄乎?”
旁边一个村里人不禁出声问道,
“……这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东西,还是有点说道的……这祖坟都冒青烟了,这就是屋里的祖宗知道了,高兴啊……你这真是有福气啊。”
旁边那老人,再出声说着,
“……而且啊,咱们这村子啊,还出过这种事儿……百来年前的时候,我们村子里还出过个进士……那进士还小的时候,也是,祖坟冒青烟……结果,那真是文曲星下凡啊……村里上了年纪的啊,多多少少都听过这事情……”
“……嘿……你们聊,你们聊啊,我先去把屋里神龛再给擦擦,求我家祖宗多保佑保佑……下午我还请了个先生帮忙过来看看呢,这会儿也快到了吧……你们先聊,你们先聊啊……”
笑着,红光满面的,那中年男人拿着洗干净的帕子,再往着屋子里走了去,
“……这余家屋里要享福了啊……”
“……这老余可真是有福气……祖坟冒青烟啊……”
看着那中年男人走进屋里,几个村里人各自说着话,往着各处散去,
滿願石 紮姆卡特
“……这老余家……我屋里也好些时候没去山上拜过祖坟了……也不求祖先显灵了……求祖先保佑保佑总成吧……”
“……这老余家要是能出大人物了……”
几个村里人说着话,渐走远。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那走进了屋子里的中年男人,再挪开了脚步,走进了这家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