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妻妾成群外加丈人丈母,合起来依旧不过百,还是得继续编排。
于是顾佐继续填写,填完妻妾就该轮到子侄辈了,顾佐膝下无子,于是大肆收儿,第一个当然是货真价实的干儿子李亨,李亨的三个妃子便也堂而皇之出现在了名单里。尹书对自己一贯忠诚,这次也就冠了个干儿子的名分,添了进去。
可惜天条中没有师父飞升可以带徒弟一起入籍的条款,这个口子显然太大,开起来收不住,天庭不会乱来,那就只有继续向子侄辈靠拢了。
接下来是陈眠花、牛野、刘小柒、杨擒龙这四朵怀仙馆金花。思考片刻之后,顾佐把他们分别安排给了自家的四个“妻妾”,陈眠花随了三娘子、牛野随了沈珍珠、刘小柒分给赵香炉、杨擒龙给了虢国夫人……
数了数,还差两个名额,顾佐想起了杨三法和薛定图,这两位修为很高,用起来也是好手,提前给入籍的话,也许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处。
但让自己收他们为干儿,顾佐是比较嫌弃的,这两个家伙怪怪的,想起来就别扭,虽说上报桂香府只是个表面文章,但还是不舒服,表面文章也不舒服!琢磨片刻,划给了洛君——让他们凑一家怪胎好了。
百人名单拟好,顾佐开始收集神识。神识的收取不难,只要弄一点血液就可以,报到桂香府之后,可以从血液中直接比对出来。
夜晚,李十二忽然惊叫:“夫君这是干什么?变态啊……你去哪儿?”
盛世暖妻 甜家蘇蘇
过了半个时辰,种秀秀“啊”了一声,接着,顾佐又蹿到了何小扇的屋子。
李十二和种秀秀一起出门,望着何小扇的房间,又望着彼此,各自莫名其妙。
第二天,清源县主正在为一只不慎受伤的玄龟疗伤ꓹ 被顾佐叫了出来:“最近修行如何?”
清源县主道:“再过一年就该溢满了,到时尝试冲击炼虚。”
顾佐伸手刁住她的手腕:“放松ꓹ 我进去查验一下。”
“哎哟……”清源县主忍不住呼痛:“你这是干什么?”
顾佐不动声色退了出来:“没事,刺一刺你的反应。”
忙活了三天,才将“妻妾”们的血液拿到ꓹ 留在了申报表上,这么做实在太慢ꓹ 一百人全部弄完得多久?
顾佐转念想了想,暗道自己真是傻了ꓹ 不给他们看到那张申报状不就好了么。何至于鬼鬼祟祟的?
沈家有女
干脆将剩下的人招来ꓹ 开门见山直接要血。这是为了办理入籍,没人会不给,血液都留在顾佐特意准备的一个个小瓶中,等他们走好再滴落于申报状上。
申报状大功告成,顾佐在文昌观中起课,烧给了桂香府。
田骈在桂香府接到了顾佐的拜表,看着满满当当的一百个名字和错综复杂人物关系ꓹ 不由一阵好笑。本来就在预料之中,也没必要挑破。
取了申报状前往录事房查验ꓹ 申报状自九府形神炉中通过无碍ꓹ 表明单子上的一百个人与混沌世界没有重复ꓹ 可以入籍。
带着结果ꓹ 田骈前去禀告文昌帝君,帝君半闭着眼睛ꓹ 也不看单子ꓹ 道:“既然已经验过ꓹ 就照规矩办。”
田骈道了声“是”,正要离开ꓹ 又被叫住:“去查一查小百莽天和兰若天的情况,回来报给我。”
超級電腦 瘋狂冰咆哮
重生毒妃:君上請接招
田骈去调阅了两个混沌诸天的卷宗,送交文昌帝君,回去继续完成顾佐申报状,批了同意,向下界东唐国送出回札。
顾佐拜表上香之后便没离开,等待桂香府回文的同时,也在吸纳混沌力,严格要求自己的同时,他也要求南吴州修士尽一切可能提高修为。
一年半时间,于别的合道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除非奇遇,否则修为的进展是没有太大分别的,但对顾佐来说,进展却不小。
气海洞府中的道兵已经达到五千,又有充足的灵石供应,甚至搬迁到陆地附近后,连灵石都不需要了,这么多人一起向他反馈搜灵真气,他的真气量相当于新增了一万五块灵石。
哪怕只算他自己的修炼速度,也达到了一个时辰一块灵石的地步,如果潜心闭关,一年吸纳三千块灵石的真气量不在话下。而且这个速度还在一点一滴的加快。
因此这一年半,他就等于多出一个炼虚前期修士的修为。
相比刚合道之时,道兵的数量不仅稳步增长,实力也在飞速提高,首次出现了两名炼虚级别的道兵——屠夫和李十二。
元婴级别的道兵也从三十八名扩张到五十名,金丹道兵破千,筑基道兵达到两千五百,整体实力再上一步台阶。
顾佐的远景规划是尽快填满八千道兵的员额,这就需要将来的东唐实力快速提升了,非是能够急得来的。
他在五年内的目标是炼虚三名、元婴过百、金丹两千。到时候也不用调动筑基道兵,两千金丹道兵出动,他相信,如果自己再碰到魔礼海,应当也有一战之力。
其实,就算是眼下的这五千道兵,也已经很吓人了,这么一支道兵调出去,无论谁来都够对方喝一壶的。
修行两个时辰,文昌观中的帝君神像冒出了袅袅青烟,顾佐感知到一股异样的威压降临,于是连忙从修行中出来,注视着神龛。
一道桂香府的回札缓缓飘落,告知顾佐,拜表通过,可以在东唐国中为上报的百人登记入籍。回札还提及,三个月后可以再上一批,这次随同回札送来了两张表,可以申报两百名。
霸道首席:誘拐粉嫩小嬌妻 夜離
顾佐再拜文昌帝君,起身,向闻讯赶来的李十二等人宣布:“成了。”
每个人脸上都是浓浓的喜悦,顾佐又道:“三个月后再报两百人,回头原道长要担起责任来,具体事情你来落实。”
原道长躬身领命。
正说时,顾佑匆匆进来禀告:“太师,安国先生来访。”
登陆泉州的人不多,顾佐严守和田骈达成的约定,不给桂香府添麻烦,故此上岸的都从百人名单里选择,这些人里大部分上岸转了十来天,看了看东越国、樵国的风物,又回了本岛,一来人生地不熟,二来和本岛比,泉州太过冷清。
就连高长江师徒,在完成太师府和文昌观的炼制后,也回了本岛。岐王和李十二等人也打算过上几天就回去,他们是活在万人瞩目下的艺术家,太师府太冷清了。
顾佐也不强留,因此,太师府人员寥寥,顾佐便让顾佑负责起接客事宜来。
在太师府中,顾佐笑对孔安国道:“安国先生,一直是我给你添麻烦,你终于也能来我这里做客了,来,不醉不休!”
新宋英烈
孔安国苦笑:“且等等吧,有件事还挺棘手,需要怀仙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