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每日的议事对于李治来说就是帝王价值的体现,他能通过这等手段来掌控大唐。
但勤政的帝王,往往便是猜疑心极强的帝王。
明太祖每日辛劳,对臣下苛刻,但凡知晓谁贪腐,一律杀了,顺带抄家。
而李治这等事必躬亲……
“诸卿各自回去吧。”
议事结束,崔敦礼看着有话要说,可李治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宰相们走了,李治走出大殿,看着他们远去。
长孙无忌被簇拥在中间,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李勣和高季辅在后面,李勣不急不慢,高季辅微微驼着背,走几步咳嗽一下。
李治的眸色阴郁。
“陛下。”
沈丘来了。
“如何?”
“陛下,贾平安突然带着人去了兵部,随即发现胡康乔装遁逃,已经带着人追出去了。”
“好贼子!”李治冷笑道:“兵部有内应!”
“是,有兵部小吏穿着胡康的官服,在值房中坐着。”
“毛起如何?”
豆田籬下:糟糠不下堂 伊夏流年
“陛下,毛起依旧还在。”
这不对……
李治一怔,“一人出去简单,二人出去麻烦,这是弃了毛起,救了胡康。”
他深吸一口气,那种被糊弄的恼火让他想动手,“贾平安如何说?”
沈丘摇头,“奴婢未曾见到他。”
“无能!”
帝王至高无上,被玩弄的后果就是暴怒!
……
胡康摸摸脸上的化妆,不禁想到了家中的妻儿,心如刀绞。
按照皇帝的尿性,他的妻儿将会被流放,或是为奴为婢。
但他毕竟逃出了生天啊!
想来妻儿也不会埋怨老夫的吧?
他自我安慰着。
前方的男子一边打马疾驰,一边说道:“再走两里,咱们就能从小径转过去,百骑……哈哈哈哈!”
后面的男子也笑了起来,“贾平安号称百骑之虎,可此刻何在?晚些皇帝定然会呵斥他,想来颇为好笑。”
“止步!”
前方出现了三骑。
前方的男子眸子一缩,“是百骑!”
胡康不禁慌了ꓹ “快,从右边去ꓹ 从右边去!”
“住口!”
男子并未减速,喝道:“老三,弄死他们!”
“看着吧。”
后面的男子摸出了短刀ꓹ 随即超越了前面的两人。
而胡康前面的男子摸出了一把小刀子,垂手下去。
他们开始减速了。
“稳住ꓹ 不要低头,显得有些紧张是对的。”
前方的男子低声说着。
“去哪里?”
三个百骑分出一人上前询问ꓹ 另外二人握着刀柄在戒备。
这是标准的搜查阵型。
胡康身前的男子微笑道:“有些意思。”
当先的百骑缓缓接近ꓹ “抬起头来,去何处?过所何在?”
在大唐要想出远门就得有过所,没有过所寸步难行。
前面的男子笑道:“官人,我家就在前面。”
那么就不是出远门,而是回家。
最強龍神進化系統
百骑的眸色微松……
刹那间,胡康身前的男子猛地挥手。
刀光闪过,那百骑下意识的闪避ꓹ 避开了咽喉,却没避开肩头。他肩头中了飞刀ꓹ 旋即喊道:“是贼子!”
后面的两个百骑拔刀ꓹ 其中一人喊道:“发信号!”
另一个百骑拿出了牛角号ꓹ 奋力吹了起来。
“呜呜……”
雄浑的号角声中ꓹ 前方的百骑已经拔刀拼杀起来,因为肩头中刀ꓹ 没几下就败下阵来ꓹ 胸腹处两个刀口ꓹ 看着分外的可怖。
两个百骑,两个贼人ꓹ 一对一厮杀。
甫一交手,百骑就发现对方的刀法凶悍,自己竟然隐隐不是对手。
一个百骑中刀,惨叫着喊道:“不可退!”
他们只要一退,这二人马上就能带着胡康远遁。
两个百骑拼死拦截,没一会儿局势便岌岌可危。
“呜呜……”
号角声传来,两个百骑精神大振。
而对方却微微皱眉,“快一些!”
一个男子面对百骑的攻击竟然不格挡,而是躲避。
他付出了胸口一刀的代价,一刀把和自己厮杀的百骑斩落马下,旋即和同伴围攻剩下的百骑。
剩下的百骑左支右挡,没几下就陷入了绝境。
马蹄声由远及近。
“弓箭……”
两个男子听到了喊声,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对手,随后打马疾驰。
身后,贾平安带着人狂追。
他看了一眼落马的两个百骑,脸颊颤抖了一下,“追,追到天尽头也得把他们围杀了。”
三大二,百骑竟然败了。
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
他轻敌了!
胡康紧紧地跟在二人的后面,可渐渐的,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远。
“救老夫!”
他绝望的呼喊着,身后的百骑超越了他,却无人看他一眼。
最后一个百骑减速,长刀出鞘,搁在了他的脖颈上。
“老东西,你再跑一个试试?”
前方,贾平安带着百骑在狂追。
这时候就能看出宝马的好处了。
阿宝渐渐跑发了性子,不断加速。
誤惹豪門:染指冷厲權少 龐沈
这便是超跑的作用。
贾平安一马当先,不断拉近和对方的距离。
这个时候他无比痛恨自己的箭术平庸,若是箭术高超,他现在就能轻易的射杀了这二人。
前方一个贼人突然回头挥手。
贾平安下意识的伏身。
飞刀从头顶飞过,贾平安一身毛毛汗。
竟然有飞刀这东西,这帮子贼人放到后世也是妥妥的特种兵啊!
但阿宝就是阿宝,它飞快的逼近了对手。
落后的男子猛地回身挥刀,贾平安格挡。
铛!
双方渐渐开始并行。
男子连续斩杀。
贾平安连续格挡。
岌岌可危了。
身后,包东喊道:“武阳伯退后!”
对方很明显的就是那等最精锐的死士,他们从小操练,有好手教导,成人后,放出来就是一头头猛虎。
前面三个百骑拦截两个贼人竟然不敌,这便是最好的佐证。
高官的新寵 傻豬囝
论冲阵,贾平安不怕这等人。但单打独斗,他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短刀从他的腰肋处抹过,衣裳破开,幸而未曾伤到身体。
对手的眼中多了轻蔑之色,前方的男子喊道:“老三,这是贾平安,杀了他,这是大功!”
对手的眼中迸发出了异彩,连续几刀,贾平安险之又险的避过。
还能行吗?
绝境下,一个声音在告诉贾平安:跑!等后续的兄弟们来围杀。
另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只要你跑了第一次,那便会有第二次。
人一辈子会遭遇许多挑战,当你面对困难选择了逃避时,第一次会愧疚,会难过,但第二次、第三次便成了习惯。
对方一刀当头劈来。
贾平安身体微微后仰。
从后面的角度看,贾平安被砍中了。
惊呼声中,贾平安挥刀。
对手仓促格挡。
贾平安旋即连续挥刀砍杀。
他渐渐的忘却了恐惧,一刀接着一刀。
对手刚开始还觉得自己能再度压制贾平安,可贾平安的刀法却陡然一变,凌厉的让他毫无还手的余地。
“老三!”
前方的男子回头,发现因为厮杀的缘故,老三落后了太多,百骑距离他不过二十步。
这是一个能用弓箭射杀的距离。
贾平安突然厉喝一声,接着一刀从侧面斩杀。
这一刀他蓄势已久,快若闪电。
男子的肋部被劈开了,那口子大的贾平安没兴趣看第二眼,而是一夹阿宝。
阿宝打个响鼻冲了出去。
身后的贼人呆呆的坐在马背上。
包东随后赶到,刚想挥刀。
男子的身体摇晃了几下,猛地一头栽倒下去。
有百骑下马,先摸摸脖颈,再猛地拉开衣襟,看着那十多道疤痕楞了一下,喊道:“是老手!”
包东楞了一下。
武阳伯竟然能斩杀了这等老手?
这个疑问挂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阿宝越来越快。
贾平安把长刀搁在身前,缓和着手臂的酸痛。
而在沙场上却没有这等歇息的时间,所以这便是战阵的不同之处。
最后一个贼人不时回头看一眼,贾平安发现他的眼中并未有哀伤或是恐惧之色。
这便是死士,生死早就抛之脑后的工具人。
但一个是面包车,一个是超跑,即便贼人经常玩什么车技,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被贾平安迫近。
一旦被缠住,百骑便会快速跟上合围,他没有半分生机。
就在贾平安靠近时,贼人突然勒马。
马儿猛地长嘶一声,然后开始减速。
而阿宝依旧在高速疾驰。
这是弃疗了!
贼人以逸待劳,眼中全是杀机,随即挥刀。
贾平安没有任何反击的法子,只能双手握刀,挡在前方。
铛!
这一刀意外的轻。
老阴比!
贾平安想都不想,随即来了一招苏秦背剑。
铛!
男子第一刀是佯攻,力量小,一触即收,随即反手一刀。幸亏贾平安反应快,否则这一刀就能把他斩落马下。
苏秦背剑接着就能斜劈,这一招贾平安练过多次,和他对练的邵鹏当年就吃过亏,还说他阴险。
阿宝的速度已经降下来了,但贾平安的这一刀却因为距离的缘故,砍在了马头上。
马儿人立而起,随即疯狂蹦跳。
邪聖重生 耀五
男子显然无法控制发狂的战马,刚开始还努力夹紧马腹,可几下后,就被蹦落马下。
贾平安好整以暇的策马冲了过来。
横刀摆平,刚站起来的贼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人头便飞了起来。
贾平安挥动横刀,把血弄干净,然后归鞘,抬头……
包东等人追了上来,勒马停住,齐齐看着他。
“下马查看。”
两个百骑下马过去,撕开贼人的衣裳,仔细检查着。
“胸前有疤痕九道,五处刀伤,三处箭伤,一处捅刺伤……其中两次风险极大……”
这是一个杀人机器!
“胸腹的肉有力,铁板桥估摸着能做十几次……”
强大的腰腹力量能确保控制力。
“手上有茧子,是常年握刀的茧子。”
验尸的百骑起身,看向贾平安的目光中带着不加掩饰的崇敬。
回到皇城,有人把胡康押解去了百骑,贾平安却径直去了左屯卫。
百骑,明静见到胡康时不禁欢喜的道;“先前陛下令人来呵斥,说是百骑无能,没想到竟然拿了回来,我这便进宫禀告……”
她问了情况,不禁愕然,“是武阳伯斩杀了那两个贼人?”
随即她进宫。
“陛下,百骑明静求见。”
李治把奏疏放下,“让她来。”
明静一到,李治便喝问道:“可是贾平安回来了?”
“是。”
明静低头道:“陛下,武阳伯带回了胡康。”
李治眉间的怒火渐渐消散,“如何拿到的人?”
明静回想了一遍百骑的解说,依旧心潮澎拜,“昨夜百骑便在枕戈待旦,一直在盯着那二人家。早上那二人进了皇城并无异样。随后武阳伯令人在长安城外各条路上布防,查探车马……”
这是极为稳妥的举措。
“昨夜双方就交过手,对方手段凌厉,百骑竟然落了下风。”
明静有些难受。
李治眸子一缩,“必然是那些人家!”
此刻幕后的人已经出现了。
“那些人的祖辈就是靠军权来维系荣耀,颠覆、刺杀无所不干。为此家中都养着死士。这些死士却不是寻常人,每一次关陇那些人有大动静时,这些死士的身影便在期间闪耀。”
明静继续说道:“武阳伯突然说对手既然如此厉害,那必然不会等待下衙后再接应,那是自寻死路,于是便带人去了兵部,当即发现胡康已然乔装遁逃,就带着人去追赶……”
先前李治遣人来百骑呵斥,明静心中窝火,所以这个解释是必须的。
“带走胡康的乃是两个贼人,他们在城外遭遇了三名百骑的拦截,随后三名百骑不敌……”
这再一次印证了李治的判断,此次行动就是老关陇干的!
那些老不死!
他的眼中闪过杀机。
“武阳伯带着人追了上去,随后他连续斩杀两个贼人,擒获了胡康。”
前面明静说的紧张,跌宕起伏,可后续却说的简单之极。
李治一怔,“贾平安竟然能杀了那两个厉害的贼子?”
贾平安冲阵不错,但冲阵是冲阵,面对面厮杀是面对面厮杀,两码事。
明静点头,“随行的百骑说……开始武阳伯不敌,但却渐渐的扳了回来,斩杀了对手,随后追杀,枭首贼人。”
李治只是想象了一下,“贾平安悍勇,此事他虽有错漏,但却弥补得当。”
这是来自于帝王的褒奖。
李治随后去了武媚那里。
“你那阿弟今日犯下大错,朕本想处罚……”
武媚一怔,下意识的道:“想来是无心的吧。”
女人果然都是护短的吗?
李治不禁想起了母亲,当年母亲也是这般。
“后来他令人追杀,一人杀了两名死士,令朕也颇为吃惊。他的刀法竟然如此了得吗?”
武媚心中一松,接着便后怕了起来,“陛下,可是外面那事?”
李治点头,“胡康乔装逃了,被贾平安令人追了回来。”
“那这便是有功。”武媚觉得阿弟也该升官了,但他此刻若是离开百骑,风险极大,那些关陇门阀会吞了他。
李治似笑非笑的道:“那朕让他六部为官可好?”
戏弄女人很有趣吗?
武媚伸手要过了孩子,低声逗弄着。
李治觉得没意思,就换了个话题,“毛起竟然被留下了,可见并无多少价值。”
“陛下。”王忠良在外面接到了消息,进来禀告道:“武阳伯带着人去了左屯卫,有人鼓噪……”
李治面色微冷,“此等事要果断,贾平安……”
武媚心中一冷,“平安自然果断。”,但在心中她却在犯嘀咕。
你可千万别退缩啊!
……
左屯卫,数百将士护住了毛起,手持横刀在喝骂。
“为何拿了毛将军?”
“洪夏这个贱人,污蔑毛将军,当杀!”
“……”
对面是贾平安和数十百骑,更外围是左屯卫集结的百余骑兵。
洪夏在贾平安的身边,面色忽青忽紫。
他才将任职左屯卫将军没多久,这污蔑从何说起?
“对面全数是洛阳籍的将士,先前毛起突然散播谣言,说左屯卫所有洛阳籍的将士将会被处死,而原因是洪将军进了谗言。”
擦!
洪夏想死!
“这是污蔑!”
贾平安看着他,脑海里转动着各种念头。
洪夏劈过腿,俗话说劈过腿的男人靠不住,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李治对洪夏定然是厌恶居多,只是为了恶心那些人,外加想千金市马骨,这才让他逍遥。
若是借机把洪夏弄了如何?
贾平安干咳一声,“长陵候,这里是皇城,这等对峙骇人听闻……”
“是啊!是啊!”洪夏点头。
“我也认为你是被污蔑的,这定然是毛起为了逃避罪责,想了这个法不责众的手段,通过污蔑你来讨价还价。”
武阳伯果然是我洪夏的贴心人呐!
想到贾平安上次对自己的好,洪夏感动了。
“可事情不能不解决,长陵候对陛下可是忠心耿耿?”
“当然。”洪夏知晓自己是死里逃生,但依旧在李治得黑名单中,所以表忠心不遗余力,“为了陛下,老夫死而后己。”
那你一路好走……贾平安说道:“如此,长陵候可去当面揭穿毛起的阴谋。”
老洪,我看好你哦!
洪夏身体一颤,看了贾平安一眼,“武阳伯……老夫……老夫……”
贾平安笑道:“你等看看,长陵候得了报效陛下的机会,兴奋的都颤抖了起来。”
众人:“……”
这分明就是害怕啊!
看看对面那些人,紧张的要崩溃的模样,这时候去解释……
弄不好就会被乱刀砍死。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