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太子搶親啦
小說推薦重生之太子搶親啦
走进这浴房之中,林初月便也是开始紧张了起来。毕竟在这浴房之中干这等事情也还是确实是第一次,一同洗浴可还行?
“殿下,要不你还是将我放下来吧。”
林初月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这张安泽原本就是一路上都这样抱着自己,这东宫里面的小宫女小太监可都是一直看着的呢。
现在还是这样一直抱着也实在是不妥,就算这自己的定力还算是好的。但是也经不住这太子殿下这般的诱惑呀。
皇上息怒,賢妃不好當 心雨留香
水汽萦绕在张安泽与林初月的身边,早已经模糊了二人的双眼。空气之中不仅是弥漫着水汽,还有这摧人心魄的香气,让人魂牵梦绕,只想在这样子的环境之下就这般沉沦下去。
一直抱着林初月的张安泽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也是受不太住了,于是就将这一直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林初月给渐渐放了下来。
“你先去洗洗干净吧,毕竟在这外面待了这么久。”
张安泽说着便就将脸直接转了过去,便就远离了这浴池的所在处,退到了这浴池的岸边。也不敢朝着林初月多看一眼。
林初月便就将这已经是穿了好几日未曾换洗过的衣物给褪了去,一只脚往这浴池中的水里面伸了伸,想着先试一试这水温如何。
伸了伸脚之后,便就将自己的另一只腿也渐渐放了下去。舒舒服服地躺在这浴池之中,静静泡着这花瓣浴,这滋味儿可还真的是很是舒适的,之前在林府的时候,就一直想这样泡澡,但是一直都是没有机会。
再加上这林府根本就没有这浴池,只能在这浴桶之中泡着,根本就是泡不了多久,这桶里面的水就会变得冰凉了。
流氓醫神
根本就不会想要在这再继续在这浴桶之中泡着了,毕竟这冰凉的水再继续泡着也是没有意思。泡澡就是得要这温水,不然的话,这泡澡的功效也就是大大减半。
瓷性人生 海的本色
林初月拿起这正漂浮在这浴池之中的一片花瓣,将它放于自己的鼻子边上,细细嗅着,感受着这来自花瓣浴的芳香。
但是正当她将这一花瓣给拿起来的时候,这花瓣的背后竟有一条极大的虫子!毛绒绒的,甚是可怕!
吓得林初月立马就从这浴池中跳了起来,往这张安泽的方向跑了过去,一边跑着一边还喊着张安泽,叫着救命。
“殿下!救命啊!”
極品邪王:溺寵刁蠻小萌妃
萬界主神系統 聆雨觀汐
林初月一下子就跳进了张安泽的怀中,双手紧紧抱着张安泽的脖子,头也不敢抬一下,就这么将这自己的脸颊紧紧贴着张安泽的胸前。
“何事竟如此慌张?”
张安泽也是强忍着来自这林初月的芳香,此时的林初月也已经是紧紧穿了个里衣的状态。而且还被这热腾腾的花瓣水给完全打湿了,这里衣里面的天地已经是若隐若现的转态。
“有虫子!好大一只!”
林初月也还是就这样将这自己刚刚所见到的虫子对着张安泽指了指,然后便就意识到了这自己现在与这张安泽的姿势是这样的怪异,于是乎,林初月便就想着立马起身,向着这浴池之中跑了过去。
却不曾想到这张安泽却是在这林初月跑进这浴池之后,也是紧跟在这林初月的身后,直到这林初月将这双脚都放进了这浴池之中,将着身子全都埋进了这浴池之中之后,这张安泽便就直接从岸边进入了这浴池之中。
“殿下!你这是!”
林初月被这张安泽的举动给弄得有些许的害羞了,毕竟这样子的情况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之前还没有跟谁一起沐浴过,就算是女子也未曾有过,更何况是男子!
“沐浴。难道看不出来?”
张安泽一本正经地说着这些令人害羞的话,但是他却是说得理所当然的样子。
“殿下沐浴都不用脱衣服的?”
林初月见到这张安泽一件衣服都没有脱去,就这么直接从这岸边下来这水里了,还真的是罕见的。
“你帮我脱。”
张安泽渐渐向着林初月走近,一手将林初月揽进自己的怀里,大言不惭地对着林初月说着那些话。
脸上甚至是浮现了一丝得意的神情,双眼也是向上挑了一挑,连着这眉毛一起往上挑了挑,嘴角也是微微扬起。
“我不!殿下就会欺负我!”
林初月也是一脸委屈的样子,假装将头给转向了另外一边,也不对着张安泽看,但其实心里早就已经是浮想联翩了。
“今日你不帮,也得帮。”
张安泽另一只手就抓起了林初月的手,拉着林初月的手从这自己胸膛之上往里面钻了进去。林初月刚一触碰到这张安泽坚实有力的胸膛,这脸上一阵温热便就涌进了这心间。
一直就这么往下,林初月也是能够清晰感受得到这张安泽完美的肌肉线条,结实的身材,给人一种极大的安全感。
之前也一直没像这次这般能够这么清楚地感受着这张安泽的身材魅力,就只是顺着这张安泽的节奏进行着,从来也没想到过自己能够这样肆无忌惮地摸着这张安泽的肌肉轮廓。
渐渐,林初月便就不再顺着这张安泽的拉动着的方向前进了,而是将这另一只手也放了进来。将这张安泽的外衣给扒拉开来,这张安泽的完美身材便就一下子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林初月也就是直接就上手摸了过去,丝毫没有给自己思考的余地。就这么直接上手,顺着这张安泽的肌肉往下摸了去。
这一举动也是让这原本一直是占据主导地位的张安泽一下子就是慌了神,但是由于受到这来自林初月的抚摸,这下身的反应也是更加剧烈了起来。
而林初月则是现在亲眼目睹了这一反应的全过程,也是有些惊讶,毕竟这自己还啥都没干呢,就这样了?没想到这太子殿下竟也是还真的禁不起这诱惑呢。
但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张安泽还是硬着头皮,就也只是慢慢地将这林初月的里衣也给退了去,然后便就这么等待着林初月的下一步动作。
林初月也是心一横,便就将那凸起之处握住了,这一举动更是让这张安泽变得更加忍不住了。他将这一丝不挂的林初月抵到这浴池的墙壁之上,便就这样开始了这自己一直在想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