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在何方
小說推薦仙在何方
啊!热油及身刘父发出惨叫。刘蕊手上的大蒸锅里装了有十多斤豆油。油烧的滚开泼下,将刘父从头到脚淋了个遍。虽说刘父身中阴毒日深,反应比常人要迟钝数倍,但是被热油烫到的巨痛也是完全无法忍受的。也正因为他的感觉比普通人迟顿这时才能痛苦嚎叫,如果是普通人这一下早就痛死过去了。
看到父亲被热油泼到后翻滚挣扎嚎叫的痛苦样子,刘洋知道不能多等。如果父亲坚持不住咽下最后一口气就弄巧成浊了。于是立刻开始步罡踏斗进行起尸的法诀。
悲伤,怨恨,痛苦等负面的情绪都可以做为僵尸的能量。在成尸的时候提升僵尸的能力。正因为这样刘洋才选择在父亲活着的时候对他用热油毁容。这种人间地狱般的煎熬伤痛能极大的提升僵尸的品质。
敕!敕!敕!可能是因为刘父现在身受的痛苦太过强烈了。刘洋连续尝试了几次才将父亲定住。剑指发出一道七彩光芒射向刘父的眉心。体内真元运转开始按法诀冲关炼尸。
即使已经将刘父定住,但是他的身体还是不住的挣扎。刘洋在炼尸的时候能够感觉到父亲体内共鸣的太阴真气,随着父亲身体的挣动象潮水一样一波波的涌向自己的心脉。这就是书中常说的僵尸力量的反噬。刘洋必须稳住这股真气波动,还要小心的完成冲关炼尸。稍有差迟炼尸不成是小事,被冲破心脉立刻就将血溅当场。
还好刘洋现在功力日深,对父亲的反噬还能够应付。收敛心神集中精神运功。七彩光芒一点点的射进刘父的眉心。刘父印堂处的黑云慢慢凝聚。随着刘洋的运功,刘父的挣扎越来越小,最后完全停止闭着眼睛呆站在地上不动了。
刘洋的额头渐渐显出汗迹。这次起尸比刘蕊那次困难得多。首先因为尸体祭炼不完全,真气运行滞涩。真气消耗就大。再有因为提前惊动用热油淋体。虽然巨大的痛苦可以让僵尸的威能增加。但是在炼化的时候为了对付僵尸的挣扎和反噬要付出的心力也是成倍增加。
飛升滅神 東去的漣漪
青春微記憶 夜洛屋
重生之庶顏傾國 西貝小妹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刘洋终于行法完成。只见刘父眉心的黑云完全凝成一个黑点。这就是僵尸的命门和控制中枢。刘洋立刻打上自己的印记。这样才算将起尸的工作全部完成。
追妻成癮 小主子
呼!刘洋长出了一口气。脚下有些虚浮,刘洋抻手扶着刘蕊的肩膀才将站稳。这一次炼尸的消耗真的有点大。看来前期的准备工作还是很重要的。事倍功半就是说的自己现在这种情况。因为前期祭炼的不完全,虽然用了几倍的真气消耗,加上用热油淋体增加临死前的痛苦。最后炼成的僵尸质量也要比刘蕊差上很多。好在这一次没有天雷出现,否则以刘洋现在的状态,被天雷扫上一下身受重伤是肯定的了,搞不好都要境界到退。不过什么事都是两面看的。没有天雷自然也得不到雷劫之后的好处。刘父的身体顶多也就是个凶历一点的普通肉尸。
刘洋靠着刘蕊看着眼前父亲的高大身躯。刘父的脸被热油烫出密密麻麻的大泡。用面目全非来形容再准确不过了。刘洋思及自己要是被热油烫到的话会有多痛?都不敢去细看父亲。到是刘蕊毫无所觉的直视着,同是僵尸之间有一种特殊的感应。刘蕊还从来没看到过同类。此时刘蕊注视着刘父似乎感到了他的不同,至于烫伤脓泡什么的刘蕊完全都不会关心,也不会有任何情绪表达。
福謀
細水繞田園
極品女配
刘洋靠刘蕊的搀扶调息休息了一会。等体内的真气略略恢复后就准备回房间休息。正在这个时候原地站立的刘父突然睁开眼睛。一抹血红出现在刘父的眼中。还没等刘洋反应,眼开眼的刘父猛的咆啸着扑上来。双手因为高温烫得有些变形扭曲的手指象两只鬼爪一样抓向刘洋的头部。
刘洋对父亲忽然转醒没有准备,加之刚刚运功过度反应有些迟缓。眼看着父亲狰狞着扑向自己竟然一直没能闪开。好在身边有刘蕊在。电光火石间刘蕊已经挡在刘洋的身前。右臂上举架住刘父的两只手爪。
刘父的手上全是被烫出的血泡。双手抓住刘蕊的手臂时手上的血泡噗噗噗纷纷迸裂。威力如何不好说,但是看起来却足够恶心。刘蕊却不为所动,甚至有一滴迸开的红血溅到脸上也毫无所觉。抬腿一脚将刘父踢了出去。
風騷宅女
刘蕊的力量有多大?刘父被一脚踢出去甚至在空中转了一圈。被踢到对面的墙上又反弹回来。倒地后刘父不再动弹,看来是被刘蕊给一击KO了。
直到这时刘洋才反应过来。手捏法诀行功施法,施放了几个防护性的法术。不过一切都是马后跑了。惊魂初定的刘洋这才记起书中交待过炼尸时会有尸变。为防僵尸反噬一般都要做好万全准备。在炼刘蕊的时候刘洋也曾事先以气布阵布下结界阵法。可是由于上一次太顺利了。导致这一次刘洋大意了,自作主张的省略了一些步骤。结果偏偏就在这时发生了尸变。
刘洋盯着地上的尸体。书中说发生尸变的僵尸会失去控制变成只知道杀戮的怪物。如果说普通僵尸是遥控的人型机器。有灵智的僵尸是可遥控也可听从命令的智能机器人。那么尸变后的变异僵尸就是程序混乱的智能机器人。刘洋想过会炼成普通僵尸或是有灵智的僵尸却没想过居然炼成了变异僵尸。
第三者之愛恨濃烈
等了一会儿,地上刘父又开始动了。刘蕊的力量虽大,但是刘父也是被炼化过的僵尸,身体素质已经远超正常人。还不至于被一脚踢死。话说其实刘父现在已经死了。
發個微信去天庭 臺燈下的節奏
刘父缓缓的站起身,右腹部看起来有些向内埸陷。看来刚才刘蕊一记半转身的里合腿踢断了他几根肋骨。刘父站起来后并没有再次扑过来。而是双手抱头做痛苦状。吼咙里低沉含混的听到他低吼,不,不要!
刘洋大为惊奇。刘蕊被炼成僵尸后是不会说话的。刘父居然还保持着说话的能力。刘洋心想这个应该研究一下。如果和刘蕊在XXOO的时候能听到她婉转起伏的伸呤声那真是太赞了。
却说面前的刘父双手抱头挣扎着似乎有什么在攻击他的头部。而且房间中的温度忽然变得很低。连刘蕊都感觉到危险再次挡在刘洋的身前。刘洋知道现在不是想下半身的时候,聚起灵眼看向刘父,只见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一团灰影正在攻击刘父。刘父虽然反抗挣扎却不得法,被灰影一点点从头顶钻进体内。
“这是什么东西?”在刘洋的疑问中灰影全部钻进了刘父的脑袋。刘父这时也停止了挣扎,抬起头眼中冒着红光说道:“刘洋!”
刘父的声音变得有些尖细,却让刘洋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灵眼中可以看到一些平时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只见刘父的脸庞一阵模糊变成了另一张熟悉的脸孔。刘洋看到这张脸忍不住吃惊的叫道。
“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