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舉國隨我攻入異界
小說推薦此刻,舉國隨我攻入異界
“不行,我们已经不能咱耽搁时间了,继续耽搁下去,恐怕我们两个人出现异常,轮回台还没有找到,地狱界的无形力量在我们体内慢慢萌发,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刘信嘉能感受得到,他们来自于神州,神州的人族是需要氧气才能存活的,就想此地,也会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干涉。
他们是来自于神州自然与本地不是很相似,前段时间地狱海笼罩在身上,那股力量就是地狱界的一股力量。
何况他们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怎么能在这里继续耽搁着,轮回台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他既然和姬有命一起下来的,理应帮他找到。
“你,”
姬有命沉默了下来,没想到自己提起的轮回台,刘信嘉竟然一直记在心上,现在着急也是帮助他,姬有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先好好休息,休息好了再上路。”
姬有命这一次没有骂他,神色有点低落下来,摸着那一颗珠子,他现在都开始不确定是不是被那个女人给欺骗了。
刘信嘉依旧是摇了摇头,即便是姬有命的时间能够耽搁,他的时间也耽搁不了了。
他必须尽快,神州那边的地方还在等待着他。
“我们边走边恢复。”
始神訣
刘信嘉吞服了一颗丹药,体内的伤势稍微恢复了一些。
刘信嘉当即看向了业,声音冷了下来:“现在前往王都,一刻也不能耽搁,你在耍什么花招,我发誓绝对将你的僵尸核捏爆!”
刘信嘉威胁的声音响了起来。
业眉头紧锁,他知道眼前的这两个人实力很强大,可是终究还是小瞧了他们两个。
“行了,走吧,我知道你们想要见我们的王。”
业淡淡的回复道,此刻已经再度被他们抓到,小女孩也回到了刘信嘉的怀里,他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刘信嘉几个人前往王都。
而僵尸界的战火,并不是只是丧尸族和僵尸族的战斗。
还有人族的星星之火,他们在刘信嘉的后方,一路从越印村攻到了葬千城内,成功的将葬千城夺下,以葬千城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这一次仿佛他们百战百胜,只因为他们心中有了念头,或者说人族的气运也像是彻底的在这一下了赌注,
用尽了全力,
修炼体魄的功法一个个的传开,虽然刚刚修行,但也不至于那么被被动 只要凝聚出信念,即便是死,也会认为死得其所。
阿三的目光望着整个地狱界,此刻的他将原先傻傻的气质彻底扔了下去。
人总会学着长大,活成了不一样的人生,此刻的他或许不是最初的他了,但是他的内心告诉自己,只有这一条路!
“救世主,我会跟随上您的脚步的。”
阿三当然也是更加的努力,或许地狱界人族气运降临到刘信嘉身上的缘故吧,而阿三又是将刘信嘉救出地狱海的那个人,和刘信嘉接触的时间最长。
因此修炼起来 仿佛如同流水,轻易间一个个境界攻破,
神醫魔妃
魔劍騎士
葬千城发生的一切他们已经清楚,是刘信嘉所为,同时更加坚定了信念。
相府千金,侯爺等等我 浮世清歡
刘信嘉乃是地狱界人族的救世主。
阿三也从来没有怀疑过,
赤唐 九州流雲
而此刻的刘信嘉身上莫名的力量不断的降落,神秘而又辉煌,
棄妃太逍遙 唐夢若影
萌妃馴夫 醉愛周周
让人看了过来仿佛增加了什么光环一般。
刘信嘉也是在这一刻,看到了一道道的画面,正是阿三带领反抗的场面,不由得嘴角笑了笑,
好在他留下的功法没有浪费,刘信嘉在前往王都的那一刻,凡是遇到人族就会让他们前往葬千城,顺便给予他们一道修行功法。
刘信嘉不由得想起了古老神话之中的传道者,此刻的他,就如同那个人一样,留下一道道的修炼功法,让他们自行努力,
这毕竟是地狱界人族的事情。
“你笑个鬼啊?长的跟个丑必一样,还笑。”
姬有命看着他突然想起来了,嘴角不由得扯了下,还以为他脑子烧坏了。
一个人平白无故的笑了,这特么可是地狱界,要去见的可是地狱界的僵尸王族,是去找死的,他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刘信嘉看着他,当即将眼前的画面描绘给了他。
“越阴村还记得吗?”
刘信嘉问了一声。
结果姬有命直接白了他一眼,“你踏马在说废话?老子还没痴呆到那种程度。”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他们才离开越阴村有多长时间,他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就算他年纪大了又能怎么样,记忆力还是很好的。
“阿三带着人占领了葬千城已经开始反抗了,我们在前面探路多杀点僵尸,为他们铺一下,成不成还是看她们自己。”
刘信嘉将刚才的一幕说了出来,他们要做的就是为人族的兴起铺路,至于成不成功还是要看他们自己。
虽然都是人族,但刘信嘉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哇哇……”
结果刘信嘉刚一说完,怀里的小女孩就哭了起来,吓的刘信嘉都差点将她给扔掉。
總裁的蜜桃小嬌妻 小愛芽
看着她哭了的模样,眉头皱了起来,“怎么突然哭了?”
其实不是突然哭了,从刚才开始小女孩就使劲的想要碰刘信嘉,只是刘信嘉一直没感觉到,所以直接委屈的哭了。
“估计是饿了吧。”
业淡淡的说了一句,“从葬千城离开 一路这么久,她都没有吃过饭,应该是饿了。”
业越想越有可能,他抱走之后就一直没有管这个小女孩,除了是饿他也想不出什么来了。
“啊?”
刘信嘉眼神诧异,貌似从熙生的手里接过孩子他也一直没有喂过她,能坚持这么久才哭也是很听话的了。
“不会是喝奶吧?”
刘信嘉脑海中莫名的想起这个念头,要是真的和奶上那去给她找奶喝?
都是几个大老爷们儿,没有的呀。
夢裏花落知多少
“这还真的不清楚,她有半人半丧尸血脉,还真的不知道她是要吃什么。”
业摇了摇脑袋,他知道僵尸丧尸以及人族吃什么,可她属于奇怪的种族了,所以业还真的不清楚。
刘信嘉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哭个不停,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