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逆穹途
小說推薦鼎逆穹途
之后的两周时间里,除了小凝雪需要去念书,其他人各自梳理着所修习的功法,淬炼肉身压缩灵力,毕竟不同于地球,昊辰界充沛的真灵之气源源不断的为他们提供着动力。
毛凯二人的实力也在刻苦修之下突飞猛进,短短半月都已经突破到练气八层。
秦昊辰在这期间已经掌握了诸多炼器手法,不得不说《万器宝典》的强大,从各种炼器材料到炼器大道的讲解,从百年玄铁的熔炼过程,直至枯叶化宝的无拘大道,阵纹的使用,手法的变换,火焰的强度,神念的控制……
宝典中所有的一切,字字珠玑般震撼着秦昊辰,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炼器而已,不曾想有这么多门道,每种炼器的手法,皆是对长生大道的感悟。
自他踏入修真路起,没有师门指点,全凭着《亘书》万物鼎的帮助,才修炼的了筑基初期,如今真正欠缺的正是对于道法的领悟。
细读《万器宝典》,让他对于灵气的应用,功法秘技的掌握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
“这究竟是什么人才能编纂出这般通晓真知的炼器大道!”
感慨之下,又不禁想到让自己有立身之本的《亘书》,却是更为玄奥奇妙。
宅在隨身空間
接下来就要准备开始着手炼器了,距离黑市拍卖会已经只剩一周时间,秦昊辰托刘天恩买了几十吨生铁矿,带回昊辰界,又自己跑遍了D市附近所有的矿藏,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探查。
没想到还真让他在D市五大家族的周家矿藏下千米的地方找到了宝—-龙纹精金,足足有一立方米,这可是真正的宝贝,起初他还不确定,可当幽黄的丹田之火灼烧下,他陷入了一阵狂喜。
如果在他还未了解炼器之前,一定不会认识龙纹精金,可偏偏《万器宝典》中略有提及,以真龙之血沾染金兰石所化,龙气内蕴数万年形成,金之锐利下所诞神矿。
“这可是在仙界都难得一见的宝物,怎么会出现在地球,不管了,带回去再说。”神念闪过,眼前巨大的神石被引入昊辰界,强压着惊喜若狂的情绪,小心翼翼退出了周家矿藏。
驱车赶回去,已是凌晨一点。
兴奋之余闪进昊辰界,望着满地铁矿旁,闪着熠熠金辉的龙纹金精,凑上去上下打量着,时不时用丹田之火烧灼,可巨大的龙纹精金除了有点温度,并无其他变化。
闭目轻抚巨石,内心却是万分的紧张,生怕会出现自己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心念控制下缓缓引动着昊辰界独有的天地能量,片刻,四块等份的龙纹精金出现。
“哈哈哈,真的可以,竟然真的可以!!!仙界都难锻造的奇材啊,还好是在昊辰界,要不就算得到这种宝物,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啦!”
毕竟是仙界难得一见的宝物,如果不能用,他会郁闷死的。
风灵之力凝聚,带他飞入半空,随手一招,地上的几十吨铁矿悬起,四块龙纹精金也在其中。
徐徐的带着身后的铁矿飞到丹殿前,大手一招几十万吨铁矿落于大鼎之中。
秦昊辰在阵纹上一拨,黑焱地火升腾而起,巨鼎中的铁矿逐渐的化为铁水,汇于大鼎中央,融化矿石要比融化精铁复杂许多,矿石之中含有的杂质,必须在熔炼过程中将其清理出去,以免之后与成型的精铁同化。
應孕而生 清影弄蝶
禦覽九天 秦客縵胡纓
逆天紅顏 姬千魂
虽说这第一步只是简单的熔炼,可对神念的控制极其苛刻,狂暴的地火将矿石全部化为铁水之后,又变得异常温和,大鼎底部的火口下,黑焱汇入,铺满大鼎内壁,铁水在神念的包裹下,悬于大鼎正中央。
秦昊辰时刻观察鼎内的情况,不敢有丝毫松懈,神念一面控制着火势阵纹,一面剔除铁水中的杂质。
炽热的能量下,丹殿周围一阵扭曲,却并不影响他精神的集中。
毕竟只是普通的铁矿,待通红的杂质落尽,靠黑焱地火的炼化提纯,只剩下一汪幽黑的精华。
秦昊辰眉头微皱,他知道第一步最简单的熔炼已经完成,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要比之前更为小心。
分出一缕神念,在龙纹精金上扫过,一块指尖大小的神矿落入鼎中,霎时间,风雷大作,乌云遮天蔽日,鼎中锐金之力欲要向外四散。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始料未及,神念催动下急忙封住鼎口,地火在阵纹控制下依旧煅烧着铁水精华,龙纹精金落入幽黑的精华中,使得铁水泛出屡屡金辉。
霸吻妖孽小丫頭 音小瞳
终于稳定下来啦,地火炙烧三个多小时,才看到龙纹精金彻底融化。
黑焱地火煅烧中杂质已经排的干净,幽黑的铁水已经彻底于绚烂的龙纹精金相融合,阵纹一闪,撤去地火。
在神念之下,巨鼎中的几十吨铁矿留下的铁水精华开始缓缓蠕动,手中一股寒冰之气呼啸而出,着团液体开始有了凝固的痕迹。
“就是这个时候!”
秦昊辰暗喝一声,将铁水分成七份,各自逐渐成型,七把微微能看出轮廓的武器散发着强烈的锐金之力,电光火石之间神念在七把武器的轮廓上游走舞动,每把武器上都刻下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攻击阵法,附灵禁制。
梟王乖乖來接招
不得不说秦昊辰野心不小,从开始扔进龙纹精金之时他就决定了,为了不使神石浪费,神念运用到了极致,一心七用,终于在最后一刻,把七把兵器炼制完成。
虽说是第一次炼器,可无论是兵器成型,还是破甲,噬血,爆裂等阵纹,都已经到达了相当完美的境界。
“凝!”随着鼎内压力剧增之下,七把闪着光芒的兵器腾空而出。
七件成型的法宝在不同的阵法加持下闪着异样的光辉,隐约龙吟之声传出,每一件都灵气逼人,释放着强大的威压,就这么悬在秦昊辰眼前,这可是他的处女作!
随手拿起一把锐气四溢的淡金色长剑,篆刻其中的龙鳞剑纹图案散发着睥睨天地的威势,一道巨大紫色天雷乍现,劈在剑身,灵力波动转瞬即逝,内敛于剑中,却依旧透过紫金剑刃锋芒散发凛历的寒意。
“这…这是灵器!还是一把极品灵器?那其他六件法宝也都是……”
双手紧握剑柄,盯着紫金宝剑难以置信的惊呼道。
小心翼翼的逼出一滴血于长剑上,鲜血被长剑吸收,消隐其中。
一股与长剑意念相通的感觉浮于心头,随即,金色的真灵之气自掌中喷涌而出,紫金色的剑身骤然散发出刺眼的光芒,直射天际,龙吟声响彻昊辰界。
盯着手中光芒万丈的紫金长剑,秦昊辰越发欣喜,他就算以后在地球也能御剑飞行了:“以后你就叫紫灵剑吧”虽然这名字起的有点敷衍,但剑身还是传出一阵“嗡嗡”声,似乎很喜欢这个没经过大脑就叫出来的名字。
昊辰界内还在刻苦修炼的三人,先是被一声乍雷惊觉,停止修炼走出大殿,望着远处直插天际的紫金色光芒,有些惊悸不安,难道昊辰界出什么变故了?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么?”同样的疑问划过三人心间。
“哥哥…不会有事吧?”抬头凝视着天上,小雪一脸担忧出声问道。
“放心,他不会有事的。”向来沉默寡言的孟浩此刻也紧紧攥住拳头,不知是安慰小雪还是在说服自己的不安。
这是天边的紫金光芒消散,一切都趋于原本的宁静。
“好了,好了,放心吧,昊辰界大哥说了算,他能有什么事?”
毛凯转念一想,放下心来,随即又嘀嘀咕咕着:“难道老大装逼了?不是只有装逼才会遭雷劈的么?”
“胖子,你说什么呢?”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三人背后响起,把毛凯吓了一个哆嗦。
“哥哥,你没事吧”小凝雪跑过去,抓住秦昊辰的一只胳膊,抬着头好奇道。
“呵呵,我没什么事,不过有惊喜要给你们?”秦昊辰含笑着依次扫过三人。
“惊喜,什么惊喜?”毛凯迫不及待的咧着嘴问道。
秦昊辰没有卖关子,直接大手一挥,六件蕴含磅礴灵力的兵器悬于半空,每件都散发着摄人心神的威压。
“老大…这,这是…”
“这是我刚炼制出来的,每一件都是顶级灵气。”
“灵器…嗯~~听名字就很牛逼。”胖子盯着悬空的六件法宝托着下巴想了想,最后一本正经的点头说道。
“灵器是修仙法宝中的一种,强弱之分依次是从法器,宝器,道器,灵气,再到仙器…虽然不知道灵器在修真界地位如何,想来也不会太低…”
玉鎖姻緣 張鶴玲
秦昊辰闭目如数家珍的给他们解释。
“老大,我想要这把大宝剑!!!”
毛凯仰视着半空中,一柄寒光流动着的阔剑,眼冒金星,压根就没到秦昊辰再说什么,而小雪和孟浩也是,各自盯着一件中意的灵器,深陷灵器散发的光辉中,久久无法自拔。
“唉~~~得,又白说了。”秦昊辰一拍脑袋,冲着沉迷在灵器中的三人翻了个白眼。
戰神錄 龍月
“老大,怎么能让它下来啊。”毛凯三人只能眼巴巴的望着。
秦昊辰看得出他们真心喜欢,随手一招,凌厉霸气的阔剑飞向毛凯,一柄锋芒毕露的长刀立于孟浩身旁,而小雪此刻也把玩着手中淡蓝色的幽幽长剑。
“灵器,之所以不同于法器,宝器,道器,是因为器已开灵,能与主人心意相通,好了,你们滴血认主吧。”秦昊辰教了他们方法,就在一旁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