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皇上驾到!”
李公公来到万寿宫,提前通传着里面的人。
“哼,我父皇来了,待会看他怎么治你们的罪。”
三公主说完便准备好了作揖行礼。
“皇上吉祥!”
“都平身吧。”
戀愛吧,恐龍妹!
皇上来到这个殿苑,看着许久没有人打扫的万寿宫,不禁撇下了眉头,“李德海,平日里是谁在打点万寿宫?”
“回皇上,是三公主殿下的王公公打点着万寿宫。”
李公公扶着皇上进了内院。
“朕每月差人送的俸禄,以及每年添加的宫女也数不胜数,为何在这宫里没有看到那些送来的宫女,又为何,所有宫院都是喜庆迎年,这万寿宫却一点儿节庆感都没有?”
皇上暗自庆幸今日来了一遭,否则婉娘何时死在万寿宫,都恐怕没有人给他通传吧。
“是朕平时对你们太好了,才会这般糊弄着朕吧!”
王公公听完皇上的话,立马跪在地上,“皇上饶命啊,奴才没有抠扣婉平娘娘的俸禄,也没有收到皇上送来的宫女啊。”
“父皇,是我扣下了这里的俸禄,也清走了你送来的宫女。”
首席前夫請出局 金小主
三公主上前同皇上说道。
“环儿,你这是做甚?”
皇上想知道三公主究竟是为何抠扣这些?
龍魂戰神
“父皇只知道每月将俸禄打到万寿宫,安置新的宫女到婉平娘娘身边,可父皇可曾想过,母后每月的俸禄都不足婉平娘娘的一半,宫女每年都有要出宫的,母后殿里都时常留不住宫女,父皇你又不分配宫女给母后,我只能横刀夺婉平娘娘的爱,去讨好我的母后了。”
三公主的感情牌打的是非常的好,皇上听着也就由了她的小性子。
“环儿,下次就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若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直接同父皇说。说道你母后的俸禄和宫女,以后朕也会多加留意,注意分配的。”
安抚好三公主,皇上又看见乔墨儿提溜着剑站在寝殿外面:“这云墨姑娘,举着剑是要干什么?”
大家顺着皇上的眼光望去,李公公大喊:“大胆,圣上面前,岂能拿着刀剑,快把它放下来。”
乔墨儿放下手上的剑,特意像皇上说明,“云墨有罪,不知皇上远到而来,有失远迎。但云墨还是有事向皇上禀告。”
閃婚蜜愛:神秘老公,壞壞壞! 楚笑笑
“什么事?”
“有关婉平娘娘被害一事。”
“怎么会被害?婉娘她不是很好。”
諸天位面逍遙錄
尋找走丟的艦娘
“皇上,请容我带一个人上来,让她告诉你。”
乔墨儿说完,让乐芸芸唤来一直守在院后的无拴,将看守的宫女带了上来。
“跪下。”
乔墨儿怒斥。
“皇上,皇上饶命啊,他们把我囚禁在后院,还请了外面的男人,进来污秽婉平娘娘。”
宫女跪着爬到皇上的脚边,颠倒黑白之事。
“你放屁,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乐芸芸气的上前就要打那个宫女。
梁家五少 方若
“皇上,她们就是这般逼我,说我不按照他们说的做,就打死我,可是我没有做过,万万不会承认的,如果奴婢说谎,就算是诛九族,奴婢也会认了。”
乔墨儿看着眼前的女子这般不知好歹,颠倒黑白,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韩云熙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示意乔墨儿。
还好乔墨儿心领神会到了韩云熙的用意,立刻制止住了乐芸芸。
“二嫂嫂,且慢。”
乐芸芸听见乔墨儿喊她二嫂嫂,确实有些管用,心里美滋滋的将要打宫女的手放了下来。
乔墨儿走到宫女身边,慢慢的俯下身,“这位姐姐,我们是如何逼你要同皇上说谎的?”
宫女掀起自己的衣袖给皇上看,“皇上,这伤痕就是他们昨日来这里,对我百般折磨,恶意屈打的证据。”
“你说的是千真万确?这云墨姑娘竟是如此歹毒之人,云心先生,这就是你的未过门的好媳妇儿?”
皇上质疑乔墨儿,难道昨日在他面前喜讨财神爷的彩头,宫宴之上帮他说话的全是假象?
乔墨儿听完皇上的话,立刻跪在地上,“皇上,她说的话您听见了,云墨也想让皇上亲自进去瞧一瞧,云墨的证据,等皇上看见了,再做定夺也不晚。”
“父皇,你不能进去。”
三公主拦住皇上,“都说了里面有外男,若是污了父皇的眼,伤了父皇的龙体,他们这些人的脑袋,都不够父皇你砍的。”
“皇上,有没有外男,婉平娘娘现在如何,您进去看一看便知。”
乔墨儿跪在地上恳求皇上进去看一看。
“父皇,听环儿一身劝,不要听信他们的一派胡言。”
皇上其实早就想见婉平娘娘一面了,若不是同婉平娘娘呕着气,这会儿多半和婉平娘娘在一起欢谈着。
“三公主,你就不要拦皇上了,婉平娘娘可是皇上心尖儿上的人。”
李公公拦住三公主,让皇上亲自进去看了看。
“草民参见皇上。”
皇上一进门,便看见司空昌跪在地上迎接皇上。
“这就是你们口中说的外男?”
皇上不解的问,心里自然也是不信他会和婉平娘娘苟合。
“皇上,正是这个男子。”宫女跪着进来,求皇上相信她所说的话。
鳳儀九天:武乾孽凰 歐陽逸夏
“皇上,你还是先听草民说一说吧。”
司空昌跪地,请求皇上听他解释一番。
仙醫都市行
“你说,朕听着。”
“回皇上,婉平娘娘被人施了毒蛊,这银针便是草民一早取出来的。”
皇上看李公公取来的银针,足足二十公分长,“是谁在欺负婉平娘娘?当真是活腻了吗?”
“皇上,您在看看婉平娘娘身上的伤。”
司空昌引着皇上到婉平娘娘身边,看她身上的伤。
“这伤?”
皇上有点儿不悦,难不成这个草民看了他的爱妃?
“皇上还是由我来说吧。”
致命邂逅 暖小開
乔墨儿上前解释道,“昨夜我给婉平娘娘换洗衣物的时候,发现婉娘全身上下,新伤加旧伤,一共二十八处。”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皇上,这只是肉眼能看见的,还有十二处烫伤,以及三处割伤,还有您刚刚看见的银针,都是有人存心在害婉平娘娘。”
乔墨儿振振有辞,“昨日我们还在婉平娘娘的房里发现了毒香,这毒香闻久了就会得失心疯,做什么事情都不受控制。”
皇上坐到婉平娘娘身边,掀开她的衣袖看了看,确实是旧伤多过新伤,若是乔墨儿这群人对这宫女百般折磨,恐怕也是有些缘由,看样子,这个宫女确实做了僭越之事。
“来人,把她给我扔出去,杖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