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不过结果。
还是林平之胜。
柳生明月已经没有力气了。
他垂着脑袋望着林平之。
眼中满满都是绝望。
天香女子愣住了。
这一幕,在她看来,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柳生明月竟然就这样败了?
林平之反手握着泣血剑走到天香女子的身边。
“你要不要亲自动手?”林平之轻声问道。
她惊讶地望着林平之。
看着林平之那英俊的面庞,她俏脸一红。
再看向他手中的剑,她轻微点头,从他手中接过剑。
接剑时,两人手指相触。
她的浑身一颤,更是羞涩。
林平之全程也只是淡笑着。
起先柳生明月想要侮辱她。
现在让她亲自报仇,那是再好不过。
接过剑之后,她望向柳生明月的目光变得愤恨。
“柳生明月,你作恶多端,实在该死!”
随着一声娇喝。
泣血剑快速地朝着柳生明月的胸膛刺去。
柳生明月眼中出现凶狠。
他进行着最后的挣扎!
天亮了,離婚吧 嬰兒藍
“死啦死啦地!”
他奋力拔起插在地上的扶桑刀,一刀朝着天香女子的身上砍去。
天香女子眼中出现惊愕。
她以为柳生明月已经无法反抗了。
没想到还有力气。
林平之目光一凝,他也没有想到。
这柳生明月,命还有点硬。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林平之轻笑道。
他手指探出,六脉神剑的剑气直接击穿柳生明月的脑门。
原本朝着天香女子砍去的扶桑刀,失去力量,垂直落地。
泣血剑也刺入了柳生明月的胸膛。
欲婚故縱:前夫纏不休
不过血槽却没有丝毫的增加。
也不知道是柳生明月名声太弱,还是因为泣血剑不是在林平之手上的原因。
林平之望着柳生明月的身体,轻笑道:“百足之虫,也是虫。”
天香女子拔出泣血剑,将泣血剑再度递给林平之。
林平之收回剑。
“叮,检测到附近有神兵存在,提醒宿主拾取。”
系统的提示声再次响起。
林平之的目光第一时间放在那把扶桑刀身上。
他走到扶桑刀的面前,将扶桑刀收到它的刀鞘之中。
林平之就放在腰上。
“叮,神兵鬼丸可融合,请选择融合神兵。”
將心獨寵,下堂妻的春天
现在林平之身上能融合的神兵只有三样。
泣血剑、二十四桥明月夜、还有冷月宝刀。
“先不融合。”
现在那天香还在,还是等没人的时候,再融合了。
“这个少侠,不知高姓大名,小女子天香林弃霜。”
女子莞尔一笑,欠了欠身说道。
林平之愣了一下。
林弃霜这个名字,他是知道的。
系統末世巨賈
幽冥剪紙人
白云轩、林弃霜,还有赵月芳,都是天香谷的一代“幽谷七梅”。
只是白云轩叛出天香。
而林弃霜则是天香的少掌门。
怪不得轮样貌,她比白云轩丝毫不差。
只是这武功么……
自然暂时是要比白云轩差了许多。
“在下苏明月。”林平之拱手笑道。
林弃霜的笑容,实在是太有气质了。
那种清纯加御姐的感觉融合在一块,有一种林平之说不出来的美妙。
特别是她现在衣不蔽体,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缺口。
还有那高耸处破掉的一个大口。
更是让林平之眼中直视一片雪白。
“咕咚。”
林平之吞了吞口水。
此等美景,正是人间极盛。
原本林弃霜听到林平之自报姓名的时候,还在震惊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明月公子。
可是看到他那直白的目光,还有那吞口水的声音。
林弃霜不由得羞涩了起来。
她久居深谷之中,没有与男子接触过。
但也听过明月公子的大名。
虽然他与柳生明月一样,都垂涎自己的美色。
但是林弃霜总觉得林平之的目光,是欣赏。
而柳生明月的目光是猥亵。
或许,这就是颜值的强大?
只是那欣赏的目光,太过直白,让林弃霜有些接受不了。
“原来是明月公子当下。”林弃霜羞涩说道,同时捂住风景,不让林平之再看。
林平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目光太直白了。
帝少通緝令:嬌妻別想逃
“不好意思,姑娘太过美丽,明月一时之间沉迷了。”林平之尴尬地笑道。
一直盯着人家那里看,搁谁都会有些不好意思才对。
这就仿若,一个女子一直盯着他的大林子,目不转睛。
林平之也会觉得尴尬。
林弃霜听到林平之的话,脸色更红了。
甚至连洁白的脖颈都变得红润起来。
她只觉得林平之说的话,实在好生羞人。
哪有人这样夸女子的。
“明月公子说笑了。”林弃霜带着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羞涩笑容。
“姑娘稍等。”
林平之笑道。
他转身将一床被褥抛弃。
手中泣血剑一出。
被褥整齐地被切开。
甚至里面的棉絮都没有飞出来。
林平之扯过被褥的大布,递给林弃霜。
“姑娘,先将就着用下。”林平之笑道。
林平之羞涩地将被单接过,披在身上。
“多谢明月公子。”林弃霜谢道。
美景消失,林平之也就觉得能镇定一些同林弃霜说话了。
“姑娘为何在柳生明月的船上?”林平之问道。
他知道天香谷久居深谷,很少外出的。
所以有些好奇。
林弃霜听林平之问起这个,原本的羞涩也全然消失。
“不瞒公子。”林弃霜正色道,“弃霜添为少掌门,调查天风流,是弃霜的试练。”
说完,她不免脸上挂着一丝尴尬。
若不是林平之的出现。
恐怕她已经遭了柳生明月的毒手。
林平之不由错愕。
原来是这样。
他就说,林弃霜怎么好端端地会从天香谷离开呢。
“依在下所见,柳生明月的武功,在扶桑也算顶尖,姑娘不必介怀。”
林平之误以为林弃霜的尴尬是觉得打不过柳生明月,还来找天风流了。
林弃霜愣了一下。
烽火浙贛線 谷嘯
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挂着尴尬。
原本林平之不提这个还好。
一提,她就觉得丢人。
“本来,我是混在镇民之中的,结果那柳生明月见我……”
林弃霜的声音越来越小声。
異世武林王
林平之懂她的意思。
“见你容貌俏丽,身材有致,所以起了色心,把你单独带上这艘船是吧。”
被林平之点破,林弃霜僵硬地点了点头。
她从不把自己的容貌放在心上。
或许是因为还没有遇到倾心的男子。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