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劫一部
小說推薦情劫一部
多年后,江南一家镖局来了三位神秘的客人,一男一女,一个小孩。
“哈!武兄弟终于舍得来看我们啦!”陈刚高兴地迎上去抱住了来人,肥猪和秋水望着来人也是激动万分,就像多年不见的亲人……
雪山之颠,白雪飘飘。上官云望着山脚下曾大战过的地方喃喃自语:“武大哥和雨亭怎么这么久不来看我!”还是像个小孩。
大战留下的焦土和那么多的尸体重新被积雪覆盖,和以前一样,不留一点痕迹。
帝後:大齡皇帝追妻路 立誓成妖
無常鬼事
“怎么,又在想你武大哥和你雨亭妹妹了?”老神仙走过来道。
“哦!师父,你说他们什么时候会来看我呢?”上官云道。
玄幻之超級空投系統
“缘分到了,他们自然就会来了。”老神仙长出一口气道。
“缘分?缘分是什么?”上官云不解道。
我是女相師 小敘
“缘分就是这天地至理的循环,虚无缥缈却又真实存在,制约着万事万物。”老神仙道,抬头看着浮云聚散。
“哦,这么复杂!不太明白!”上官云道。
“呵呵!你不需要懂,你只要知道有这么一种东西存在就行了。”老神仙道。
“那我和师父是不是有缘分呢?”上官云道。
“当然有了,没缘分怎么会遇见,呵呵!”老神仙道。
“那我和武大哥、雨亭也算有缘分了?”上官云问道,大概明白了些。
“对啦!呵呵!”老神仙道。
“哦,我明白了,有缘分就能认识,没缘分就不会认识。”上官云道。
“呵呵,可不止这些!”老神仙道。
末世之貓的報恩
“那还有什么?”上官云道。
“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老神仙道。
“好啊!这故事也是说缘分的吗?”上官云道。
“对!”老神仙道,眼神深远略显哀伤,也许,这是老神仙第一次有这种哀怨的神情。
“哦,那从哪儿讲起呢?哦,,就从这雪山吧!你知道这雪山是怎么来的吗?”老神仙问道。
“不知道!应该自古就有吧!”上官云道。
“不是,万物生成都是有它的原因的,万古以来都在不断的变化,不管是什么都一样都在循这一种飘渺的东西变化!这听起来有些可笑,但事实就是如此!”老神仙看了看天穹继续道:“在千百年前,这里也是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应有尽有,也有四季更替,也会春暖花开,还住了不少人呢。那时候,这里是一处断崖,断崖下面有一座孤伶伶的坟墓,”
“坟墓?谁的坟墓?”上官云觉着好奇,故问道。
快穿女配:撲倒男神,麽麽噠 冰梨蜜果
“是一个乞丐的坟墓,就是因为这座坟墓,这里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一切就是从这坟墓开始,这就是那飘渺的东西在作怪!”老神仙又看了看天穹道,雪花不停,有些飘摇像是在嘲笑。
“师父,您能不能不要老说这些飘渺的东西呀!既然是虚无的东西讲它干吗? ”上官云皱起了眉头,听不太懂。
“对,对,既然它无形,讲它又有什么意思,咱们继续讲故事,那时正好也是冬天,像现在一样下着大雪,这乞丐死了,他七岁的儿子想在这断崖下给他挖个坟,可是,冻土太硬,他想尽所有办法怎么都挖不动。这时候,天上的一位仙女出现了,仙女看这小乞丐可怜,所以就用仙术帮他把他父亲葬了。这世界有些东西就是这么奇妙,就像这小乞丐,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从那时起,这个小乞丐就迷上了这位仙女!”老神仙说到这,眯眼微想了想,可他也想不明白这小乞丐是为了什么。
“算了,千万年都没想清楚,现在怎么能?”老神仙自语了一句,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
“师父,你又走题了,能不能只讲故事,不要和我讲你的那些什么破道啊破领悟啊什么的,我对那些不感兴趣!”上官云道,挠了挠头,似乎老神仙的那些道对他是一种折磨。
大奉打更人 賣報小郎君
“对,不讲那些破玩意,继续咱们的故事!那仙女走后,这小乞丐就一门心思想着成仙,想成仙后就可以天天看到这仙女,可他一直都未能如愿,直到他快老死的时候!也是在这里,一个漫天飞雪的天气,小乞丐长满了白发和白胡,眼看着就要死了,眼看他的愿望就要带进这冷冰冰的坟墓里了,一个怪人出现了,这个人自称是魔,来自一个永远没有白天的地方,他给了这乞丐希望,他将乞丐带到了他的地盘,也就是魔界,那个永远没有白天的地方,而这怪人,,正是,,这魔界的尊主。”老神仙讲不下去了,有些激动,内心的某些东西被触动,憋的难受!
“师父,师父,后来呢?您快说呀!”上官云等不及了,摇着老神仙的衣服道。
老神仙深吸了口气收回遥远的眼神继续述说:“后来,魔尊给了乞丐一颗狼心并且教他魔功让他可以飞天。一百年后,这小乞丐终于可以飞天了,他见到了那仙女,可是,天上的神仙们不让他们在一起,因为这是神仙的规矩,自古不变的定律。神仙们要驱散小乞丐的魂魄,让他永远消失,小乞丐无处可逃,就带着仙女来了魔界,神仙们追到了魔界,魔尊为了保护小乞丐带领群魔与神仙开战。惨烈的战争,持续了很久,魔界几乎被战火焚烧,无数的魔王、魔君丢了性命,黑色的血成了魔界的河,无数天神的灵魂化作了星辰,那几日,魔尊每一个晚上都会被在魔界凄惨的鬼哭声惊醒,,那,,那真是一场噩梦!”老神仙的手又些颤抖,眉头紧锁,满眼的惊恐与懊悔。天上的雪还在继续,铺天盖地,像无数白色的蝴蝶,像无数飘落的冥钱。
上官云不知再看着什么,好象什么都没看,他似乎也看到了魔界的惨状。
“后来,魔尊也受了伤,不能再保护小乞丐和仙女,于是他们就出了魔界。就在这里的断崖上面,神仙们杀了小乞丐,粉碎了他的狼心,还要驱散他的灵魂,魔尊来了,用永远不再与天庭为敌作为条件保下了小乞丐的灵魂。仙女见小乞丐死了,伤心欲绝,抱着小乞丐的尸体跳下了悬崖,用心火将他们的身体焚烧,骨灰散在了那座坟墓旁,从此那坟墓就有了伴,再不用孤独。又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是那坟墓原因也不知是那骨灰的原因?有人发现,这地方每天晚上都会有银白发亮的东西在空中飞舞,就像下雪一样,人们害怕极了,他们单纯的心以为这是不祥的预兆。于是,人们想把骨灰弄走,可无论如何都逮不到那些白色的灰粉。天上的神仙们知道了这件事,他们害怕小乞丐和仙女转世以后会被这些骨灰和这坟墓引到这里,怕二人在看到这些后会想起以前,所以神仙们用仙术在这里下雪,罕见的大雪,一直没有停过,这里的人们更加相信那些晶莹的白点就是上天给他们的不详的预兆!人们开始举家搬迁,离开了这个地方,只剩下了那些破旧的房屋和满地的杂草枯树。慢慢的这里便被冰封,没有任何生机,紧接着,地动山摇,断崖沉没,天翻地覆,平地起山,大雪在这期间一直没有停止过,久而久之就成了这雪山,而这里原有的一切全都不复存在,包括那些骨灰和那坟墓!”老神仙道,说到这里老神仙又停顿了一阵,深邃的眼审视着这一片白色世界。
“那,那个小乞丐和仙女转世后怎么样了?在一起吗?”上官云听的痴迷了。
“哦,呵呵,你猜猜?”老神仙摇了摇头甩掉满心的不快道。
“我猜他们一定能在一起,不然岂不是太残忍了!”上官云道。
“呵呵,你猜对了!”老神仙道。
“哦,那,那个魔尊呢?他会不会想念小乞丐和仙女呢?”上官云道。
“当然会了,魔尊伤好以后就又来到了这里,却发现这里已是白茫茫一片,魔尊在这里呆了好久,慢慢的他开始爱上了这雪山,连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按说他是真正的魔这么会爱一样东西呢?”老神仙又开始想。
“魔就不会爱一样东西吗?师父你也太无知了,谁不会有几样所爱的东西呢,这有什么希奇,像我现在不就也爱上了这雪山了吗!”上官云道。“呵呵,也许吧!那魔尊发现自己爱上雪山之后就不忍再离去,于是他就在这山中开凿了洞府住在了这里,耐心地等着。等着小乞丐和仙女的结局,呵呵,本来这件事就是他一手造成的,所以他要看到结果。”老神仙眼睛望着天边,飘忽不定,虽是笑着的,眼角却有一颗黑色的、小的几乎看不见的泪珠滑落,与他身上、周围的任何东西都是那么格格不入,强烈的反差,连他身上的光晕都一阵波动。
“哦,那他看到结果了吗?等来那二人没有?”上官云道。
“没有,一直等到他的魔气被这阳光晒尽,一直等到死都没有等到。”老神仙道,无尽的沧桑。
“哦!”上官云轻叹道,为那魔尊惋惜。
上古傷痕
“呵呵,不过他终究会等到的,他那一世等不到,来世还会在这里守侯,一直等到见证了这结果!”老神仙笑道。
重生1986
“哦,我相信他会等到的!”上官云道……
当年的雪山大战成了人们心中的传说,代代相传,一个魔头,一个绝美的姑娘在雪山与天下人决战,他们三世积攒的痴情与怨气引发了天雷,那么多的人所剩无几,而他们二人也死在了天雷之下,故事透着执着的凄凉,启发着人们,激励着人们,也警示着人们。
芸芸众生依旧要在这以后的万万世的时间里生活,那天穹里飘渺的至理循环也会在以后的无尽岁月长存,不管你在不在乎它,它都不会消失!
除了那老神仙,没有人知道,那天的天雷劈死了那么多人却没有劈死武雄和雨亭,天雷只是击散了他们全身的怨气,夺走了武雄的魔心,武雄和雨亭奇迹般地从死人堆里站了起来,此后,他们眉间再没有那么深厚的怨气,整天都挂着笑容。他们住在海边,生了个儿子,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得到了重生,用三世的执着冲破了诅咒,终成眷属,新的命运到来,但依然会循着那不灭的天道!
搶個少爺來壓寨 墨三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