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很忙之兼職俠客
小說推薦大俠很忙之兼職俠客
谷子秋和孔令香各自挑了两件貂绒大衣,叫服务员包好回头来取。她俩拉着战伟准备继续逛街。
战伟临出门的时候,对黄虎说道:“你有什么难处就给我打电话,有些事自己大胆去做。”
三人继续开心的走在大街上,当走到休闲广场的时候。谷子秋眼睛一亮,突然大喊起来“师傅,看,看那三个女道士!”
战伟望着有点向孔令香靠近的谷子秋!
“你好歹也是一个国家卫士!怎么跟小女孩似的一惊一乍,三个臭道士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道士你还没看够吗?”
谷子秋喊的时候,三个女道士已经相隔不远。听到战伟说话停下了脚步,盯着他。
孔令香在一边捂住嘴偷笑,谷子秋娇瞪了她一眼!
然后看向战伟,指着三个女道士:“师傅,她们是华山的,我还和她们打了一架。”
战伟这才看向盯着自己的三位女道士,哇擦!战伟心里惊叹道!这三位女道姑真有味道!
中间一位娇媚成熟,御姐型!后面两个长得一模一样,清纯典雅,这要是双飞跟单飞容易混淆!虽然数量不同,质量品质却是一样的,这可是一生难求!
再看三人身上的白色道袍加上深色搂纱外罩,如梦似幻,给人想一探究竟地欲望!
战伟正丫丫地正酣。
莫慧冷眉倒竖率先走到战伟面前,看看谷子秋,瞄了一眼孔令香。
然后瞪着清亮的杏桃眼,瞪着战伟冷声道:“你就是那个牛逼派的恶魔战伟吧?”
谷子秋指着莫慧,尖声喝道:“你说谁是恶魔呢?你这个臭道士!”
谷子秋自从被战伟在R国骂了一次,也想通了!对没有礼貌的人,你讲礼貌多余。
战伟按下谷子秋的手,望着莫慧,笑笑!
玩味的说道:“你说什么呢?看你长得这么美丽动人、清新脱俗的,说起话来怎么这么没素质?
什么牛逼派,也就是你说的出口,你知道牛逼是什么意思吗?它的出处在哪吗?不知道不要乱说,会引起笑话的!”
谷子秋不解的看看战伟,师傅这是玩哪一出?别人骂他,我骂回去,他倒好!竟然又玩起素质来了!这样显得自己就特没素质了!这师傅,看不懂了?
莫慧看战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气得脸色泛红。
喝道:“牛逼派不是你自己自封的吗?怎么成我说的了!”
“我什么时候自封了牛逼派了?我脑残呀!起个这么难听的派名!”战伟气得瞪着莫慧。
“就是你自封的,”莫慧抓着不放,她指向谷子秋,“是你的徒弟亲口说的。”
战伟转头看向谷子秋。
谷子秋低下头偷偷笑着。
喃喃地说道:“师傅,我不是有意这么说的。”她抬起头瞪着莫慧,“是她问我是什么门派,我觉得师傅没有门派不好,就说了个牛逼派!”
孔令香在一边笑得咯咯叫,“谷姐姐,你真有才,牛逼派你都能想得到!”
战伟转过头瞪了一眼疯癫的孔令香。
逍遙女侯 醉飲桂花酒
孔令香立刻偃旗息鼓,低下头吐了吐香舌。
战伟望向莫慧,梗着脖子,“牛逼派就牛逼派!以后我就是牛逼派了,你有意见吗?”
“我管你什么牛逼!”莫慧说到这突然拔出宝剑。
尖声娇喝道:“今天我是为我华山,齐通天等六位师兄报仇来的!你残忍的杀害我师兄六人,我今天必须除了你,为他们雪恨!”
重生99當大佬 蔡晉
战伟伸手拦住要窜出去的谷子秋和孔令香。
对莫慧说道:“你好歹也算是一大美女,怎么能当街拿刀砍人呢!你是混黑社会的?你要这样我可报警了!”
明心和明月也拔出了宝剑,恶狠狠地指着战伟。
周围很多路人看着好玩,跟拍戏一样,都好奇地驻足观看起来。
莫慧懒得跟战伟逞口舌之争,一剑急速地挑向战伟的咽喉。
战伟幻影般伸出两指地,准确地夹住莫慧的剑尖部位。
喝道:“你个臭道士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六位师兄的死,根本不是我做的,你也没亲眼看见是我杀的。难道就凭你们华山人的一面之词,就断定是我杀的吗?”
战伟气不打一处来,“我还说你六位师兄的死,是你做的呢!长得挺漂亮的,身材也不懒,怎么一点脑子都没有!”
莫慧倒没心思听战伟狡辩什么,剑尖被战伟两指夹住,剑柄在手无论自己如何运气用力,就是抽不出自己的宝剑!
她知道自己无论怎样也不是战伟的对手,连对弈的资格都没有!
莫慧抽了好一会,剑身都是纹丝不动,就像被水泥凝固了!
明心明月看师傅僵住了,两人剑眉扬起。
同时娇喝一声,“妖魔休得猖狂,看剑!”明月一剑刺向战伟的右胸口,明心的剑刺向战伟的面门。
战伟心想!这两个双胞胎小丫头,还真他妈的狠!真是有什么师傅,就有什么徒弟!
战伟等他们的剑快到地一刻,另一只手夹住明月的剑尖,张口精准的咬住明心的剑!战伟这个恨那!妈的,这算不算一龙戏三凤!
明心明月照样抽不动自己的剑,急得面红耳赤,现场就这样陷入僵持。
冷酷總裁的退婚嬌妻 雲繪
这时一个观众大声说了一句话:“你这武打设计太落伍了!就这种创意拍出来票房肯定不行,国产片还是这种水准,真是没救!”
谷子秋和孔令香听了那人的话,竟然咯咯笑了起来!
战伟忽然把游龙调动到极致,冲莫慧传声道:‘道长,你师兄六人确系不是我害死的!我战伟行得正坐得端,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
你如果真想为你六位师兄报仇,还是多留心你们华山的人。我不想伤害你们,因为你们也是被蒙在鼓里,一定是被利用了!
现在我放开你们,至于你六位师兄的死,我会找到证据去澄清的。道长,你同意就点头,我放开你们后,你们如果再纠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莫慧自从脑中出现战伟的话音,心里巨震!这是在武功古籍里,才有描述的至上内功传声术,自己一生从未见识过!这个战伟年纪轻轻,内功竟然精湛到如此高深的地步!
莫慧深深地望着战伟,权衡一番,微微点头。
战伟首先放开莫慧,莫慧立刻对明心明月说道:“明心明月,我们走!”
战伟跟着松开她俩。
明心明月抽回宝剑,娇怒道:“师傅,难道就这样放过这个恶魔!”
莫慧柳眉倒竖,瞪着她俩喝道:“跟我走,我们现在报不了仇!”
明心明月同时怒视着战伟,“恶魔!”“无耻小人!”一人骂了一句退到莫慧身边。
战伟望着明心明月娇怒样子,没脸没皮地调笑道:“两个小妹妹,不要老是愁眉苦脸的,要经常笑笑,否则,就不漂亮了!”
“你!”明心明月拿剑指向战伟,异口同声地骂道:“流氓!”“痞子!”
战伟冲她们眨眨眼,呵呵笑着,“哥哥我好心提醒你们,你们却骂我!那我说你两长得奇丑无比,你们两就舒服了!”
“你才奇臭无比!”明心明月出奇的一致骂了过去。
战伟仰头哈哈大笑,“那好!明心明月长得可漂亮了!”
他冲两人挑挑眉头,“现在舒服了吗?开心多了吧!”
明心明月待要继续发作,莫慧冲他两呵斥道:“还不跟我走!”
明心明月两人娇怒地瞪着战伟,跟着莫慧匆匆离去。
谷子秋和孔令香听着战伟调笑明心明月,心里一阵不爽!
“战哥哥好花心!有谷姐姐和香香在身边,还对其他女孩子不正经!”谷子秋在战伟背后冲孔令香竖起大拇指。
战伟冲一连气鼓鼓的孔令香讪笑道:“香香,你错了!战哥哥看见他们就觉得她们和香香差不多大,和香香一样可爱!和香香一样需要保护!
所以战哥哥怎么好对她们又打又骂的,这样不是会让香香不高兴吗!
战哥哥从对香香的角度才这样对她们的。香香要是不高兴我这样,以后我见着她们把她们全打死算了!”
孔令香拉住战伟的手臂,“战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了!我是…..”
“是什么意思?”战伟赶紧盯着问道。
“我是……”孔令香嘟囔着小嘴,“我不是说战哥哥错了,我是……”
霸道仙途
“是什么?”战伟跟着问道。
“哎呀!”孔令香急得不知怎么说才好,撒起娇来,“战哥哥,你别问了!好像是香香错了!战哥哥做的没错。香香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谷子秋看孔令香被战伟,一番话弄得五迷三道稀里糊涂,在后面冲孔令香竖起小拇指!
*****************
R国黑龙会总部。
长谷川阴沉着脸,恶狠狠地盯着山口右衽,嘴角剧烈地抽动着,“山口君,你找的都是什么人?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希望你好好解释一下!”
山口右衽深深弯着腰,谦卑地说道:“会长大人,这个支那人战伟很狡猾!他中途把武器全部扔进了大海,所以最有效的办法没能实施。
蒼天有淚之無語問蒼天 瓊瑤
那个海盗大鬼也是个没用的家伙,被战伟杀掉了。
对持我深表遗憾!实在是对不起!会长大人,我会继续努力对付这个支那人的。”
“努力!”长谷川暴喝道:“光说努力有用吗?请你像个帝国社团组长的样子,拿出有效的办法出来,而不是在这里说空话!
如果你觉得不能胜任这样的任务,我可以另外找人,我们之间的合作也就到此结束。”
++++++++++++++++++++++++
P:晚上18点,两更,书友们大家开心!捧个场能,票票,收藏【点击,加入书架】都是对蓝色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