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嵋高手
小說推薦峨嵋高手
五把长剑如同离弓之箭,来势十分渐强,破空声响不绝于耳,丁静心头一跳,他们所施展都是暗杀之术,每一剑看似普通,实际转换招数居多,随时都有改变战局的情况。
“我要你们死。”丁静愤怒一喝,双拳打了出去,仿似一座大黑山,砸向五把长剑,横空一击,黑压压一片,轮动暴动的真气,卷席对方剑招。
暗影杀手团的每一位杀手,都是经过训练,见到丁静如同神皇一般,不躲不闪,扑身向前,以双拳之势跟已方等人战得不分上下,感到心中大惊。
这个人到底怎么了,拳头的强度居然堪比灵器,莫非他是特殊体魄?
當冷公主遇上冷少爺 冰封輪回
其中一名杀手心中多了一份恐惧,狰狞着脸孔,虽然有黑布遮掩脸庞,双目几乎喷出火炎,大吼道:“我们要杀了你,用你的血祭我等圣血,以你的肉身锤炼我等肉体,若你不死,就把你千千代代镇压。”
丁静冷笑,争锋相对:“若是你有本事,那么你就来吧。”
一刹那,双方的战斗再一次爆发,丁静以一敌五,居然还占据上风,拳头如同一块神铁,坚硬无比,任由对方的刺击也毫发无损。
体魄之强,让这些暗影杀手团的人感到一丝丝畏惧,他们不敢大意,只能分开五个方向,从不同角度进行攻击,剑招形成一个包围圈,将丁静笼罩在内。
“荒元风烈腿”
“战天印”
yes!終極學院
接连两招功法攻势,丁静的真气消耗极快,不过这两次的攻击把自己的雄风都打了出来,五名杀手没想到丁静的攻势还能如此凌厉,此人当真纠缠。
丁静双手再度结印,想要再施展一次战天印,可是对方五名杀手领教了丁静的战天印威力,不敢再小看此人,动弹手中长剑,挥击冲前,一往无前般杀了过来。
丁静眉毛一皱,自己的结印被打断了,对方可是五名练体期的修仙者,速度当然不慢,即使自己使用翎羽鞋,也无补于事。
其中一个杀手见到双方战得不可分开,退出战圈,召唤出一件法宝,这是一座小型山峰,放在手心,念叨几声咒语,把小山峰扔上天空。
九脈修神 修神
小山峰瞬间变大,好像一座大山悬浮天空,把当日光线全部遮掩起来,仿佛一手遮天,隆隆作响,就在丁静的位置上方。
“小子,受死吧。”那名杀手几乎接近疯狂,双眼遍布血丝,双手合十,好像忘记了谢成给他的任务,势要把丁静绞杀于此。
其余四名杀手心机一动,全部杀了上去,跟丁静纠缠起来,不让他离开这座山的范围,都想把他给留了下来。
限時嬌妻,老公大人別玩了!
“丁静小子,那是一件灵器,你只要使用刀意就能将其劈开。”鞋神的声音传递过来。
十萬個神吐槽 浙三爺
魔主
“嗯,我知道了。”丁静随口应道,他拳头如同落雨似的,一拳一拳打在他们的剑招上,一下接着一下化解他们的剑招,从其中突破攻击。
那名念咒的杀手似乎准备完毕,冲着这边喊道:“你们都让开,我要让这小子死去。”
大山峰好像剧烈颤抖,不少滚石从山峰滚了下来,直接掉在地面,震响传遍整个荒芜之地,引来不少人的注意,水玉芝更是一脸担忧地看着丁静,双手紧紧抓住,心中不断为他祈祷:“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四名纠缠丁静的杀手一闻声,各自身影暴退,退出了山峰的碾压范围,都是一脸嘲笑地看着身在其中的丁静,在他们眼里,丁静只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
谢成也是一脸奸笑,远远望去,狡笑道:“哈哈哈哈,丁静,你一个跳梁小丑还敢和我作对,真是不知死活,这次还不弄死你。”
而正在捡着别人战利品的无良仙人,也是闻声看了一眼这边,见到丁静的表情以后,笑吟吟道:“谢家的家伙为何惹上这个小子,他根本就不是常人,这样的山峰能够压得死他吗,那还不如拿来压猪。”
大山峰横空悬浮,黑麻麻一片,挡住了天空上的太阳,在地面上投下一个巨大的影子,拥有无与伦比的压力,使人无法防备。
丁静就在这一刻,把自己的流星斩龙刀拿出来,虽然此刀的外形类似宰猪刀,不过算得上一把称手的好武器,更是一把灵器。
我在部隊的靈異事件 愛如風過7
他双手紧握流星斩龙刀,一脸谨慎和认真,他的体魄十分强大,身如坚毅的巨石,站在原地,抬头看向天空的大山峰,抿嘴储势,一股滚热的能量涌现在刀身之上,他的双眼闪过一丝精光。
此时此刻的丁静并不是一般的战斗状态,而是身心合一,人刀合一的状态,他再一次超水平的发挥,半步刀意的实力全部凝聚在这一刀之上。
“九龙炎狼斩”
醫妃遮天:惹上至尊邪王
九龙一狼的火焰斩击,配合精湛的刀芒,冲向了天上的大山峰,一时之间火光四起,染红了整个荒芜之地的外围,向上直冲而去。
这一击打了出去,火焰斩击渗进大山峰当中,与其狠狠地撞击在一块,竟然一下子渗进大山峰的内里,生生将山峰一刀分开,化作两半。
“啪!”
最強靈魂收割者 保衛蘿蔔
大山峰的攻势都没有打出来,就让丁静一人给破除了,就如此简单了当分解了,不少巨石从空掉下,丝毫没有砸中丁静的位置,而是掉在他的周围。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小子为何能够破除如此强大的法宝,太过于不可思议,难道他是圣人转世,这不科学呀。
五名杀手脸色如土,原本以为丁静无法躲避这一招的碾压,谁知道丁静如此强势,一刀就把大山峰给破除了。
“这,这,这不可能吧。”谢成有点惊慌失措,他一世聪明,结果没有料到自己千方万计,机关算尽,就是没有留意到丁静这个变数,他的实力和他的年龄和修为根本不相符,这还是人吗?
當殺手淪為保鏢 南霸小懶
“居然没事?”水玉芝微微掩盖嘴巴,他吃惊地看着场上的丁静,眼中多了一份崇拜和仰慕,这就是强者,能够跨越几个等级与敌人战斗,还能够强势破解敌人的招式,太残暴了,太暴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