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
这事情一下子就露馅儿了。
其实只是希望让任雨柔有个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被她这么稀里糊涂的闹了几句话,立刻就暴露出来了实情。
虽然他和苏君婉没什么。
做了,散了 滇北
而且,任雨柔也不是一个小心眼儿的人,可是,经过上次宋慧茹的事情之后,她好像对于自己和别的女人接触有些介怀,这吃醋,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叶天纵不知道,关键是,现在得把这个谎话给圆回去才行,否则的话,恐怕会闹出大骂烦。
任东国对自己身边女人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而张春琴更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说不准儿就会乱来。
所以。
见到任雨柔逐渐凝重的眉头,便是马上说道:“老婆,这个事情吧,你听我跟你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
“你和她认识就认识,干嘛还要瞒着我?”
“你觉得,我任雨柔是那种吃醋的人吗?更何况,咱们俩这夫妻的事情……”
“嗤嗤!”
这任雨柔表面上不在乎,但是情绪却越说越激动,居然扒拉着方向盘!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叮叮当当的刹车声忽然响起,紧接着,便是‘轰隆隆’的破碎声音跟着传来,叶天纵和任雨柔两个人的身子立刻就往前倾斜,然后刹车,停靠在了路边!
“老婆!”
因为冲击速度过猛,而且没有丝毫防备,所以,任雨柔的脑袋立刻就磕碰到了前面的台子上,听到一声撞击之后,整个脑袋都是磕碰到了那里,一时之间,好像是昏迷了!
得亏有安全带在,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即便如此,叶天纵还是非常担心,任雨柔就是自己的心头肉,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一定不能够让她有事情!
所以。
呐喊之中,叶天纵赶紧将自己的安全带给解开,刚刚要过去查看具体情况,但是在经过短暂的晃悠之后,她好像回过神儿来,慢慢的从台子上坐直了身子,额头有些破裂,有鲜血流出,她揉着自己的脑袋迷迷糊糊的问道:“我,我这是怎么了?”
“老婆,你这……”
“砰砰砰砰砰!”
叶天纵惊喜过望,看见任雨柔清醒过来,不管怎么说,性命肯定是没问题的,所以,他呐喊的就要过去看看,可是就这时候,从车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打声音!
就是在任雨柔那边的方向,老婆现在的情况还有点不明朗,而这个时候再来敲打车窗,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顿时。
叶天纵心中震怒。
抬起头来,发现一个光头,带着大金链子,看起来虎背熊腰的大汉正在那里怒不可遏的敲打窗户,满脸的恼怒,当时就恨不得把车子给砸了似的!
而跟随在他身后的,还有两个挑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小弟,看起来就像是江湖上的小混混!
“天纵,咱们好像跟人撞车了……”
任雨柔虽然撞得晕晕乎乎的,但是,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那辆奔驰最新款跑车的时候,一脸的尴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叶天纵顺着老婆的话看过去,的确,那辆奔驰车现在头灯已经被撞坏了,不过并不是特别的严重,相比起自己这车子的前车盖给掀起了,还太多。
而且。
虽然说是紧急刹车,因为有任雨柔的阻挠,可是叶天纵还是记得清楚,当时他是一路往旁边的绿化带冲的,不应该撞到车,哪怕是撞到,也不是自己这边开车失误,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不是因为迎面的车子过来阻挠的话,老婆根本就不会受伤!
自己还没有去找他们理论呢,反而还主动找上门来了。
看着这几个人凶神恶煞的模样,很明显是来者不善,不过叶天纵并未轻举妄动,距离和苏君婉的约定,时间不多了,他也不想节外生枝,就深吸了口气,说道:“老婆,你先在车里等着,我出去看看,我看你现在最多应该是轻微脑震荡,我去处理那几个人,然后咱们就走……”
“天纵,我看他们来者不善,不是什么善茬儿,咱们之前在农业银行,刚和郭德章闹了别扭,我实在不想再结怨,你的脾气我知道,听我说,千万别冲动,这撞坏了车,该赔钱赔钱,该修车修车,总之,就是不要闹大骂烦,我的心思,你是知道的。”
“嗯嗯,你放心吧老婆,我知道怎么处理,我也没有打算和这帮人一般见识……”
“砰!”
叶天纵说的是老实话。
这种社会上的小喽啰实在是没有必要和他们擦枪走火的,随便说几句就行了,可是谁知道。他这边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的时候,这帮人真是丧心病狂,居然抱着个石头,直接砸向车窗!
一阵脆响之后,车窗被砸开,稀里哗啦的玻璃碎渣纷纷捣鼓进来,就正照着任雨柔的脸!
难以想象,这些玻璃碎渣如果全都砸在老婆脸上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老婆!”
说时迟,那时快!
叶天纵也是反应够快,呐喊之中,下意识的将任雨柔给撇在自己的怀中,然后任由玻璃碎渣全都扎在了叶天纵的身上,因为冲击速度快,而且力量够强,有很多的东西都扎在了皮肉之上,鲜血也是跟着的流淌了出来!
“天纵,天纵……”
回过神来的任雨柔,惊恐万分,一把拽着叶天纵,心疼的呐喊。
落跑新娘:貴族先生別吻我 跳跳唐
而见到老婆没事儿,叶天纵也是深吸了口气,放下心来,一个劲儿的安抚着说道:“没事了老婆,没事了,有我在,谁也伤害不了你……”
“草泥马的!”
就这时候,那拿着石头砸车窗的大汉,怒吼一声,一把拽着靠着车窗的叶天纵的衣领口,粗喝道:“你特么眼瞎啊,居然敢撞我的车?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我特么过来敲门,你居然还敢不鸟我,今儿这事情,你要是没有给我处理痛快喽,老子要你们两个人的命!”
“别废话,赶紧给我滚下来!”
“对,滚下来!”
“再不滚下来,弄死你们两个狗东西!”
大汉叫嚣,身后的两个小弟跟着嚷嚷,吓得任雨柔的身子都开始哆嗦了起来,一把抓着叶天纵,说道:“天纵,别冲动,他们都是社会上的人,咱们惹不起……”
“没事,我来处理。”
见到这几个家伙还在叫嚣,甚至是又拿手进来捅咕,叶天纵虽然怒不可遏,但是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点头的说道:“几位大哥,你们别着急,我们这就出来,这有安全带捆着,一时半会儿下不来,您稍等,我把我老婆这边的松开之后,立马下来,您稍等,稍等哈。”
“赶紧的,老子还赶着去送礼呢,别特么耽误了我的好事儿。”
“赔钱,再拿去修车,这个事情,要是有一样处理不好,当街就弄死你们!”
“知道了吗?”
“好的好的,大哥您说了算,您说了算。”
叶天纵按兵不动。
學霸的無限
点头之后,他们几个人则是往后倒退了一下,还在不断打电话,点头哈腰,看起来是要给人送礼,生怕耽误了时间。不过叶天纵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慢慢的解开老婆的安全带之后,带着她,靠下来。
总算是离开了车子,暂时安全。
櫻若雪飄零:如果童話不憂傷 夏茉淺影
“怎么样老婆,你没事儿吧?”
看着任雨柔头顶的疤痕,叶天纵心疼不已,不过看着叶天纵的衣服被划破,浑身都还有不少的血迹在流淌,这让任雨柔心疼万分,眼角的泪光都在泛泛,说道:“天纵,你说你,刚刚躲过来干什么,我这里又没有事儿,你说,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
“喂喂喂,在那里你侬我侬的干什么呢你们,赔钱啊!”
“少废话,我们赶时间呢,再不给钱,老子弄死你们!”
最6神福抽獎系統 發糕有點甜
说着的时候,其中一个小弟直接将匕首拿了出来,摆在面前晃悠,一副随时要人命的架势!
“天纵,天纵。”
任雨柔还没有见过这种阵势,一直以来,她都是很畏惧这样的人,所以,拉扯着叶天纵的衣袖,示意他别轻举妄动,然后自己就要去跟对方谈判,不过却是猛然被叶天纵给撇开在一旁,抬起头来,看着那光头男,喝道:“首先,撞车的人,不是我,是你们。而且,我老婆已经受伤了,你最好给我闭嘴,乖乖的站在一旁,等我回头再和你们算账,否则,今天倒在这儿的人,可就是你们。”
“嘿,我说,你这牛逼啊,敢跟我大言不惭的,你知道老子是什么人吗?”
夜遁
“那你说说,你到底是谁,我领教领教。”
至尊兵王混都市
叶天纵搀扶着任雨柔在旁边的马路上坐下,虽然任雨柔一个劲儿的在说,但是最后都被叶天纵一句话给顶了回去:“今天我说了算,明天你说了算,这是咱俩都说好了的事情,你可不许反悔。”
任雨柔最终只好放弃。
第一傾城凰妃 膤櫻埖ル
絕世天帝
这时候,看她的情况不是特别要紧,便抬起头来,问道:“说吧,我听着呢。”
“妈的,你小子真是找死。”
旁边的小弟怒不可遏,就要发火,但是却被光头男给阻拦住,说道:“没事儿,还有时间,既然他想知道,那咱就告诉他,一会儿,准保把这小子给吓尿乎了!”
紅樓俏廚娘:史上最無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