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天封神
小說推薦踏天封神
听到无痕的话,天邢长老也是很吃惊。
其他众弟子也是面露狐疑之色,根本就没想到无痕会说这样的话,金丹初期修为挑战金丹后期的林飞,而且这林飞还不是一般的金丹后期,而是在真传榜上都有名次的强悍人物。
这一刻,很多人都在心里把无痕当成是小人得志,脑袋进水了,以为得到了极道仙府的传承就不知天高地厚。毕竟,在他们眼里,无痕比林飞足足低上两个境界,就算是得到了极道仙君的什么了不得的功法,可时日尚短,还没真正的成长起来,是根本就不可能战胜林飞的。
何况,无痕还是主动提出在‘生死台’决斗,一旦进入‘生死台’,那就是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结局。
天邢长老也是觉得无痕太冲动了,正欲劝阻的时候,却是看到无痕也是在看向自己,并且从无痕的眼中还散发着无比强大的信心。
“不管了,等他们决斗的时候,我在一旁看着就行,就算到时候无痕落败,我也不会让他有生命危险。何况,还有他大哥季均还在门派做客呢,恐怕就是那些太上长老在关键时候也会救下无痕的吧。”天邢长老暗道。
随后,天邢长老看向林飞道:“林飞,既然无痕提出向你挑战,你若是同意,那么今天你可免去责罚,如若不然,刑罚依旧,你选择吧。”
“弟子愿意接受挑战。”
林飞一开始听到无痕挑战自己,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还生怕天邢长老不同意,那自己将会受到刑罚殿的处罚,毕竟,刚才是自己是先动手,等于是犯了门规。
而现在倒好,无痕居然主动向自己挑战,不但可以免去刑罚,还能教训一下无痕,何乐而不为。
其实,林飞心里也清楚,无痕现在受门派重视,即便是在‘生死台’上,自己也不可能真正将无痕斩杀,但重创无痕还是可以的,打击他的信心,让他从此一蹶不振。
林飞冲无痕嘿嘿笑着,似乎是看到了明天无痕被自己踩在脚下惨叫的情景。
傻女魔妃 水弄月
大人,我只是個燒火的
“哼!”
看着林飞那傻笑的样子,无痕只是哼了一声,然后抱拳对在场所有真传弟子道:“都散了吧,还请诸位师兄明日午时,准时到‘生死台’观战。”
双方已是尘埃落定,明日午时‘生死台’决斗,天邢长老也是不再停留,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众人眼中,他还得赶紧将这事禀报给掌教易天情。
其他真传弟子也都是陆续散去,叶少秋也是摇摇头,暗叹无痕还是太年轻了,年少轻狂的没边了,道了一声小心后,也是离去。
“你跟我来。”
芯片的戰爭 颶有梗
待得所有人都离开后,若璃拉着无痕走进了封神阁,伸出芊芊玉手贴在无痕额头道:“你是怎么回事?你明知道那个林飞在真传榜上都是有名次的人,实力强悍,你居然还敢向他挑战,你不要命了吗?”
若璃眼神里尽显担忧,则怪无痕太意气用事。
无痕将若璃贴在自己额头上的小手拿下来,握在手心笑呵呵的道:“我当然知道了。”
若璃被无痕握住小手,顿时满脸通红,一种别样的情绪涌上心头,抽了一下小手,却是被无痕紧紧的拽住,低头轻声道:“你…… 你能放开我的手吗?”
“哦。”无痕这次意识到,原来自己还一直握着若璃的手呢,难怪那么柔软,那么舒服,不过听到若璃的话,也是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掌。
当无痕松开手掌的一瞬间,若璃又突然觉得心中好像少了点什么,说不清道不明,定了定神道:“你既然知道还敢这样,你就不怕吗?生死台上面就算是认输都没用的,要是你…… 你……”
若璃眼眸里都已经有着泪花在闪烁了,后面的话,她已经说不出口了。
看着若璃这样,无痕想起了以前在圣女殿药膳房的两年时间里和若璃相处的时光,那个时候的若璃就一直都对自己很照顾,无痕虽然年纪不大,但也不傻,自然是看出若璃对自己的情意,当即又是握住若璃的小手,温柔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你就不要担心了。”
若璃又是被无痕握住手,这下倒也没想过将手抽回,反而是跺了下脚,娇嗔道:“讨厌,我才不担心你呢。”
“哦,原来你都不担心我啊,那好吧,我本来还打算明天和林飞决斗的时候全力以赴的,既然你都不担心我,那算了,明天就让他把我打死好了……”
无痕话还没说完就被若璃用手堵住了嘴巴,眼里满是焦急之色道:“不许你胡说。”
这一刻,无痕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将若璃拥入了怀中,在若离耳边轻声道:“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有事,既然我敢挑战林飞,自然不是无的放矢,我不敢保证能将林飞斩杀在‘生死台’上,可我肯定能将他打残打废。”
“嗯。”
虽然若璃不知道无痕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信心,可现在她只知道,被无痕拥在怀里的感觉很温暖,很踏实。
群仙门深处。
一个高大男子和另外几个人坐在一起品着香茗,而易天情却是恭敬在站在一边,就如一个随从一样,一言不发,可听到几人的对话,脸上也是忧心忡忡。
“季兄,你所言非虚?”一个看似三十多岁,保养得体,皮肤如婴儿般的美妇问道。
“嗯,二弟前段时间推算出一些端倪,已经去进一步了解情况了,我这次来就是提醒你们早做准备。”季均道,脸色也是有些凝重。
“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悲观,那场危机最少也还得十年时间,在这十年里,你们都在时间法阵里潜心修炼,外面一天,里面一年,到时候修为大涨,也未必不能抵挡那些人的侵犯。”
一人的無限恐怖 Seraphim
“话虽如此,可要支持时间法阵的运转,也需要庞大的资源,我群仙门传承百万年,倒也是有些底蕴,可其他门派恐怕就没有这样的条件了。”星海也是担忧的说道。
看着有些紧张的气氛,季均也是无奈,只好安慰道:“你们尽量提升修为便好,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也许会另有变故也不一定呢。”
我不是那種許仙
群仙门几位太上长老还想说什么,却是感应到一道身影有些慌张的跑了过来。
影視世界體驗師 暴走大氣球
“天邢,太上长老和季前辈在谈正事,你如此慌张的跑来,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易天情问道。
天邢见过诸位太上长老,季前辈,然后才对易天情道:“掌教师兄,无痕和金丹后期的真传弟子林飞,明日午时在‘生死台’上决斗。”又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胡闹,我不是让你看着无痕的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易天情心里一惊,若是无痕出了什么差错,恐怕就是季均不对自己怎样,几位太长老也不会让自己好过吧,有可能连掌教大为都不保了。
“季前辈,我这就去以掌教的名义取消这次的决斗,量那些弟子也不敢在背后说什么。”易天情对着季均恭敬道。
“嗯,不用了,既然是无痕主动提出挑战,我相信他应该有着一些把握,我也正好看看我这小兄弟到底修为如何。”季均却是阻止了易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