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縱橫天下
小說推薦一劍縱橫天下
冷风如刀,云层厚重,渤海之滨,更是风涛险恶,远远望去,但见天水相连,黑压压一片,浪涛卷上岩石,有如泼墨一般。忽然间,一根船桅被浪头打上了岩石:“啪“的立刻折为数段,浪头落下时,海水中骇然竟似有对锐利之眼神闪了一闪,等到第二个浪头卷起、落下,这双眼神已离岸近了两尺,已可隐约看到他的面容。如此风浪,如此寒夜,若说海浪中竟会走出个人来,当真是令人难以相信之事,但十数个浪头打过,却果真有条人影,一步步走上了岩石边的沙滩。
霹雷一声,浓云中电光一闪,只见这人影乱发披肩,半掩面目;双手紧握着一柄长达六尺的奇形乌鞘长剑,掌背青筋暴现,似是他宁可失去世上一切,也不愿将此剑放松片刻,而瞧此情况,他显见是在船毁之后,手握铁剑为杖,自海底一步步走了上来,那如山之海浪,竞也打不退他。只见他上岸又走了几步,身子便扑地倒下,但他在倒下刹那之前,身子仍然如枪一般挺得笔直,目光也仍然厉如闪电!
长夜渐逝,云层渐薄,曙色降临沙滩上沉睡之人,忽然翻身,跃起,左掌又复紧握长剑,动作之轻灵迅快,笔墨难以描叙,但他却绝不肯多浪费一丝气力,身子乍一站直,全身肌肉立刻松弛,他身子看来并不强壮,但由头至躇,俱都配合得恰到好处,绝无一分多余的肌肉,手足面目皮肤,惧已晒成了古铜颜色,骤眼望去,恰似一尊钢铁雕成的人像,双肩沉重,鼻直如削,年纪看来似在二十七八左右,却又似已有四五十上下。
首長老公,太狂野!
他衣衫还未干透,全身俱是沙土泥垢,但他却绝不伸手拍打,只是自怀中贴肉处取出只油布包袱,包袱里有页描画极为详细的地图,还有本写满人名地名的绢册,他凝神瞧了半晌,口中喃喃道:“巨鲸帮,麦天良。“藏过包袱,抓起长剑,放步向西而去,看似走得极慢,但霎眼间便已去远,沙滩上留下一行长长足印,每只足印之间,相隔俱是一尺七寸,便是用尺来量,也无这般准确。
拽拽傾城妃:皇上,過來跟我混 沈悠
巨鲸帮乃是水上四大恶帮之一。向来在水上做打劫客商的买卖。可以说是丧尽天良,但是巨鲸帮即在水上吃饭,干些坏事亦是在所难免的。何况巨鲸帮帮主麦天良的武功还不错。虽然六十多岁但是近几年还是活跃在海上。势力亦在不断扩大,己渐渐超越其他三大帮,为四大帮之首。这个当然与麦天良的引导有方有关。
最強龍組戰神
回到過去
麦天良现在船上,他在巨鲸帮的大海船上。只见那船船身雕成一头巨鲸之状,船头上白光闪闪,数十柄尖刀镶成巨鲸的牙齿,船身弯弯,便似鲸鱼的尾巴。这艘巨鲸船帆大船轻,行驶时比普通的船快得多。
電王
但见大船分波开浪,便如削瓜斩豆一般,委实神速无区。只听雷声隐隐,海上夜潮缓缓将至。巨鲸帮的帮众,虽然人人精通水性。又对这海潮熟悉不过,但是亦难免在这天地间的巨变为之失色。海水在后面卷起数十丈的透明墙壁向大船扑来,可惜差了一丈的距离。但是大船难免一阵此起彼伏。船上众人亦难免你上我下,一阵头昏眼花。眼见海潮将近,尽管麦天良纵横江湖亦难免手足无措。大声叫道快,快,加快速度,向巨鲸岛驶去。众人于生死关头,必定齐心协力。果然大船乘风破浪,如有神助。
草根職場手記
只半顿饭时辰便到了巨鲸岛上,但见此岛四面环海,头大尾弯便如巨鲸一般。显然就是巨鲸帮的总坛。岛上树木成荫,花红草绿。生机勃勃,便如人间仙境一般。麦天良下的船来。众帮众把船靠在岸边。都随在麦天良身后,显然对麦天良畏惧之极。
巨鲸帮的总坛,依在一个洞口而建。内中大有乾坤。九折八转,大有门道。若非本帮帮众,若是外人闯必定固死在内。麦天良显得非常骄傲,因为这个山洞是他设计。他走进了总坛的尽处已隐隐发现了不对劲。他的信心开始崩溃,已不再骄傲。忽见二弟子慌慌张张的跑了出了。麦天良,无儿无女。只有几个心爱弟子,尤其是对二弟子,更加是有意培养,传其衣钵。今见其如此慌慌张张不由心头火起。突听一声大赐:“什么事如此惊惶?“喝声有如洪钟,震得人耳鼓“嗡嗡“直响,众人面如土色,二弟子丁全颤声道:“师……师傅,不好了。“麦天良皱眉道:“什么!“丁全嘶声说:“自师父走后,弟子在此守家,不知那白衣人何时闯进总坛,伤了几名帮众,指名要找师父。”“白衣人”麦天良沉吟一会道:“去看看。”跟着丁全进了总坛。
末世狙殺者
總裁,請克制!
但见正中一把太师倚端坐一个白衣人。正是昨日在海浪之中的白衣人披散之长发,但见他依旧冰冷的面色,闪电般目光,更是奇诡恐怖,无与伦比,目光瞧见那白袍人诡异之神情,心下也不觉大吃一惊,当下抱拳道:“朋友是谁?有何来意?“这两句话说得更是中气充沛,震人耳鸣。白衣人道:“好,取出兵刃动手“麦天良呆了一呆,道:“朋友与麦某有何仇怨?“白袍人道:“有!“柳松道:“你与我有何仇怨?“白袍人道:“你可还记得三十年前的旧事?“麦天良惊道:“难道你是”白衣人冷冰冰的说“不错,我就是,你们没有想到吧?快动手,否则。”否则后面还没有说完,话已被人打断。
只见一个人从麦天良背后出来,正是大弟子赵空。“否则怎样。”赵空向来不为师父所喜,今天见这白衣人来报仇。有意讨好师父。心想:“这白衣人不过脸色白一点,手中剑怪异一点,也不怎样害怕。”向麦天良道:“师父,这些小事让弟子来解决,不牢你老人家出手。”说着对白衣人道:“我师父不与你这后生小子动手,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说着抄起手中刀向白衣人当头破去。麦天良本欲阻制,又想何不让他试试白衣人的武功。正想时,赵空的刀,势夹劲风,眼见可将白衣人一劈为二。实然,剑光只一闪,当的刀己落地,赵空也倒下来。众人都没有来得急看清楚。剑上好像并无鲜血法下。
新人一个,多多关照。不足之处,诸君斧正。如果感兴趣可以加QQ183 7895 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