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墟九境
小說推薦仙墟九境
灵竹峰静月堂,黄易南还在和各掌门推杯换盏。发现黄小川站门口外不停的徘徊,时而叹气时而搓着手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你站那里做什么,怎么不教十一练习功课!”黄易南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犹犹豫豫的样子,沉声呵道。
“十一。。。。。十一他被执事堂的李大蒙给抓走了。”黄小川嚅嚅的说道,然后把事情的发生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什么!执事堂真是欺人太甚!”黄易南狠狠的把桌子一拍,只听“啪”的一声整张桌子应声而碎。虽然梁尘资质较差,但如今分明是在打他耳光。
“贤弟,莫要着急。这种事我门下这个月都遇到三回了。执事堂的宋金刚你又不是不知道,找他没用!咱们这些外门掌门,人家根本不放在眼里。执事堂是掌门的人,掌门性情你是明白的。难道你要为了件事得罪掌门吗?”松云峰的掌门规劝道,眼神里也尽是无耐。
“不行,这事我必须找掌门理论清楚!”黄易南狠声道。
“易南,你,尽量不要和掌门起冲突。不行我们就再回来商议,想想其它办法。”林晴雪很清楚自己丈夫的脾性,柔声安慰道。
魔逆九天
傲絕靈神
黄易南冷哼一声,御剑往内门飞去。
喜事闹成这样,各外门掌也只好找个由头起身告辞了。其实他们当中有不少弟子都被这样钓鱼执法陷害,但是他们选择了忍气吞声;谁让自己本事没人高。在修真界,只有提升实力才是正途。否则,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
“娘!爹能把十一救回来吗?”黄空空和黄仙儿早已被吓得不轻,眼里噙含着委屈的泪珠儿。
“会的,会的。”林晴雪抚摸着两个女儿的头,望着门外怅然的说道。
獵受追
她在门派里已经见过很多这样的事情了,低阶弟子总是被牺牲的对象。像她们炼丹,很多奇花异草都是外门弟子舍命换回来的,在内宗上位者的眼里,外门弟子只是他们的工具而已。
青灵门太灵殿,掌门云相子正端坐在太师椅上。
座下坐着的是马唯修和执事堂长老宋玄明。宋玄明虽已是中年,但眼神锐利,赤红的长脸上一脸沉着之色,身穿一身火红色的长袍,高大而威武;一望之下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劍仙在此 亂世狂刀
“唯修,近来外门怨言颇多啊!我们是不是想些其它法子。这样终究不是办法嘛!”近来执事堂的这些事,作为掌门早有所闻。只是这些事都是经过云相子默许的,这几年青灵门太平无事,内门修士越来越多;青灵门实力增加,境界越高灵石的消耗自然也越来越大。而矿山人口严重短缺,后山的那些老祖宗们也是到了冲关的关键时期,上品灵石消耗更是巨大。
以前的矿工都是门派斗争或吞并夺过来的,现在门派多年无战事,矿奴数量锐减,产量反而下降的厉害。
對我而言可愛的她們 懶惰De天
“掌门师兄,这实属无奈之举。看来门派势必要做些变革了。”对这件事,马唯修也感到有些压力了;之前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些。
“师兄,我看不如找凡人来做吧,问题不就可迎刃而解了!”宋玄明在一旁提议道。
“这法子已经想过了,要知道我们不是魔宗。后山的那些老祖宗早就竭力反对,此法断不可行。”没有后山那些叔祖的支持,他这个掌门根本做不下去;这条红线他是万不敢碰的。
“启禀掌门,灵竹峰掌门黄易南求见!”门外,一童子禀告道。
“黄易南?他这个时候来干什么?”作为外门掌门,没什么要紧事一般都不会直接找到他这里来。
“好像是为他弟子被罚到矿洞而来的。”童子恭敬的回签道。
“让他先候着,我还有要事相商。”现在云相子没有好的办法,他需要时间来了解到底怎么一回事。
“是。”童子应了一声,缓缓的退了出去。
“玄明,这是怎么回事?”虽然一个外门掌门他还不放在眼里,但是至少要有一个让人信服的解释。
宋玄明把今日发生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新收弟子,这。。。。。”云相子沉吟起来,忽然眼睛一亮,心中已然有了一计。
“请灵竹峰掌门进来吧。”云相子此时一脸轻松,眉头舒展,刚才的忧愁一扫而空。
座下的两位长老也是面面相觑,不知掌门短短的时间里有何良策来化解眼前的危机。
黄易南此时阴沉着脸,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易南,何事如此生气啊?”云相子明知故问道。
“掌门,我弟子黄十一才入宗门。就被执事堂贬去矿洞,此事易南不服。”黄易南虽心有不满,但面对掌门他还知道轻重。
絕品護花高手
“原来是为了这事啊。你弟子之事我已听说了,看来啊大家都误会了。来来来,不要着急,坐下说话。”如今云相子有计在身,当下也是从容了许多。
然后,云相子将门派灵石紧张的事情向黄易南讲了一遍,说到此事,马唯修和宋玄明二位长老也是连连点头附和。
“老夫也是压力山大啊,今日召集马长老和宋长老过来,就是为了此事。现在灵矿人手短缺,几经商议,决定今后所有新入山门的外门弟子,全部都要到灵矿接受特训三月。你看,外门弟子普遍资质偏差,体质也是弱不禁风。这样怎么成呢?这三月老夫会让武宗堂安排教习来训导这此外门弟子,一来让他们强壮体魄;为将来的修炼打好基础。这二来嘛,也可以让新入门的弟子为门派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易南,你说此事是否可行啊?”云相子笑呵呵的问道,马唯修和宋玄明听完过后,也禁不住为掌门的妙计抚掌赞叹。
黄易南听掌门这么一说,也是半晌无语。这个理由无法辩驳,只恐怕他这弟子是要成为众矢之的了。当下心中一叹,道:“一切但听掌门吩咐。”
“如此甚好。易南也是明事理之人,这里有个好消息老夫不妨就先透露与你知晓。再过半年,就是门派一甲子一次的仙武大会。征得后山之位老祖同意,此次仙武大会;不论内外门派均可参加。
这名额嘛,每二十人一个。要知道老祖可是非常重视此次大会的,前十名不但能够获得门派法宝;甚至还能得到老祖指点。这机会可遇不可求啊。”这消息之前云相子一直没有向任何人透露,现在一说出来。三位掌门心里也是欣喜不已,法宝先不说;光是能得到老祖指点,这就是天大的造化。
黄易南回到灵竹门,同时带回来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门派内一时之间也是喜忧参半,灵竹门功法虽弱;但御兽之术未必就会比其它功法差;可如今名额有限,让谁参加还需要再斟酌一番。
此时的梁尘,已累的直不起腰来了,双手磨的全是水泡。好在这叫老猫的大哥还算不错,给了把精铁鹤嘴锄,才堪堪挖到八块上品灵石和十几块中品灵石;勉强完成任务。
“听说了吗,以后所有新入门的弟子都要进来挖矿三月。这下就热闹了,哈哈!”在吃饭的时候,一名弟子说道。
“杨小峰那个王八蛋,陷害我进来挖矿。哼哼,等这狗日的进来,看我如何收拾他!”一名粗壮的汉子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怒火中烧。像他这样之前被陷害进来的不在少数。
純色羽翼:傾 熙寶貝
“兄弟,小心门派把你打入炼狱通道。在这里冤屈的兄弟不在少数,机会有的是,咱们还是从长议为好。”一旁的人劝道,随即几个人蹲在一起窃窃私语;计划着复仇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