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覲
小說推薦仙覲
清光传入神庭的刹那,御风只觉得突然多了一直眼睛一般,这片空间的一切他都能隐约感知,只是,很模糊。
“这个空间,我已经和你的神庭对接了,准确的说应该是放到你的神庭了。当然,你想掌控它,还得慢慢炼化,至少现在的你,不行。”男子收回手,淡淡道。
空间?神庭?这次御风乐了,就凭男子之前说,其他四条路的尽头都有昔日他用过的东西,这种存在所用过的东西随便拿出一个都会引起天下轰动。
的确,要是让御风知道眼前男子早在生前贤道境时,一人对上三个贤道巅峰两个圣道中期强者的情况下,还让对方两死一伤,真不知他会有怎样的反应。
随后,男子又拿出一把长戟,银亮的枪头上闪烁着阵阵寒光,摄人心魄。
这长戟通体有七尺长,黑柄银尖,格外的显眼。
看到长戟的瞬间,御风不能淡定了,因为这真是那把插入那名手持单锋的女子肩头的银色长戟,曾披星斩月,睥睨八方。
“这就是那把‘九歌’,一直陪伴我多年的老家伙。现在,也该是它再现红尘,痛饮仇人血的时候了。”说着,男子在长戟九歌上轻点了几下,然后将之推送到御风眼前。
“前辈的意思是……它也将是我的?”御风看着眼前长戟,问道。
“呵呵,我这缕残识还能等几个三万年,这九歌我上我已经设了封印,会随着你的修为逐渐解开。有句话你记着:兵者,恬然为上,有道者不处。”
御风知道,这把长戟不简单,心知男子设封一是避免一些人认出,也算是保护他。第二,应该就是不想御风太过依赖外力,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成长。
寵後之路 笑佳人
御风接过九歌,感受这上面的沧桑与厚重,然而就在此时,男子的身影突然变得异常透明,甚至有星星点点的微光离体而去。
“前辈……”御风见情况不妙,上前靠去,结果男子的身形消散的更快了,最终化作点点灵光,消失不见。
“勿忘你的使命。”最后,只留一道声音在屋里回荡,不见去年人。
迷影喧囂
御风握着九歌,朝着男子灵识消逝的方向跪了下来,为亡魂一拜。
只是,他不知该一怎样的身份祭奠。说眼前,这算一位恩师。追渊源,听男子说自己算是自己祖辈……
三拜过后,御风握着九歌原路返回,现在的他能够感应到此地路线,虽然模糊,但找到原来的路却也不算难事。
不久,御风便又来到了这个很大却没有祭台的广场,看着眼前巍峨的宫殿,同两排俯首的石像,御风若有所思却是没有动作。
此刻,他最关心的就是百里陌了,自从来到这个空间,已经五年过去,五年来,他一直徘徊于三个天梯之间,根本无从得知百里陌的行踪。
只见御风盘膝而坐,神庭中,灵识扫过这空间的每个角落,寻找着百里陌与那只小雪貂。
而此时,空间另一侧,汪洋花海朵朵争艳,柔弱的阳光现在这片大地上,一如黄昏暮歌。
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一切都是静止的。花海底下的土地上一层寒光披拂,有蝴蝶在花头伫立,没有和风,花香不闻。
可以看见,百里陌就在不远处的花丛中一动不动,那只雪貂在她的脚下以恐惧万分的表情看着她。
就在此时,百里陌眼前一朵白色的花苞突然绽放,中间竟有一个人影出现。
这很妖异,百里陌也不明白自己突然就不能动了,看到眼前这一幕她害怕了,心里直骂御风。
那女子粉面含春,裙裾飘飘,约束之腰,柔情绰态。连百里陌都不禁惊讶,心里暗叹世上竟有如此之人。
只见那女子朝百里陌缓缓而来,折下一朵百里陌指前的花朵插到百里陌的花束中,然后淡淡道:
巫妃來襲 側顏不美
“他,终究还是离去了,世间再也寻不到他的气息。”
没有忧伤,说的是那般自然,只是,百里陌好像感觉到了女子心灵深处的痛。
“我们身负着同样的使命,说不得是恩赐还是惩罚,只是觉得这一条路真的太过辛苦。”女子也没打算让百里陌说话,一人人自顾自的说道。
女子十指结印,演化大法,一道道虚景自女子指尖流出,有影像有文字,没入百里陌体内。
只见女子身影越来越暗淡,而此刻百里陌却是被一连串的信息所震惊。
“伯阳,此生数万年我从未对你之外的人开口说过一句,今日破例,你不会怪我吧。”女子身形消散之际,淡淡道。
伯阳,若是放在三万面前,绝对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一人一戟,纵横天下,横扫寰宇。
御风当然不会知道,空间另一侧神秘女子口中的伯阳,正是这个空间的主人,授他帝初九歌的人。
最后的叹息,随着女子的消逝也逐渐消匿于无尽花海。
寒意褪去,万花摇曳,蝶舞枝头。一切都恢复如初。
只是,百里陌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小离在她肩头跳动,使劲地蹭着她的脖颈。
看着女子离去的方向,百里陌拿起手中的花束闻了闻,不自禁的齿间流出两个字:
“红泪……”
红泪,正是刚才女子的名字。她的一生一如她的名字,红泪偷垂,怕应羞见。
一生的命运依伯阳而生,最终追伯阳而去。
陌生的景象在百里陌脑海流转,人世沧桑,爱恨情仇,尽在其中。
一滴红泪自百里陌眼角流出,承载着不灭的意志,飘落而下。
而也就在此时,御风的脑海中,一副模糊的画面显现,一个白衣女子站在一片花海之中,一动不动。
百里陌,御风终于还是找到了她。
自从这片空间融入御风神庭后,这里的一切似乎变得不再那么神秘。
“小陌。”御风从花海中疾驰而来,人未到声先至。
百里陌缓缓转头,看到御风的瞬间很是高兴,因为看到御风就是看到了希望,一个人在一片花海之中待上数年,是幸福还是遭罪,不好说。
只是,就在她想转身冲上去的那一刻,仿佛又看到了许许多多零碎影像,那是红泪的伤悲,红泪的宿命。
幽冥鬼帝
“嗯。”百里陌看了一眼御风。然后低头道。
手工美人 花想容
“小陌,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御风一看情况不对,急切道。
这不该是百里陌应有的样子,她的举动太反常,即使她和自己不是很熟。
“没什么,我挺好。”百里陌低着头缓缓道。
御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百里陌突然打断。
“我们回去吧,爷爷该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