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生煙
小說推薦玉生煙
在王府客房内院,一个瘦弱的背影正磕磕绊绊地摸索着前进。
那是水无月。
因为半天还不见玉生烟回来,心中突然不安起来,虽然他一向信任她,也相信以她的武功武林中是她敌手的已不多,可是一股揪心的感觉还是在四肢蔓延开来。他好像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烟儿,烟儿?”他轻喊出声,可是却没有回音。
突然走廊内传来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显然是离他越来越近。
他虽然眼睛瞎了,但是听力却比一般人好些,不仅如此,也比一般的瞎子还要好。
他侧着头倾听,口中喃喃地试探道:“烟儿?”
过会,他摇摇头,不对,不是烟儿,那个人的脚步重而浊,显然是不会武功的,而烟儿的步子轻盈,她走路的时候风声或许还会大过脚步声,一般就连是他,不仔细听,也都不甚清楚。
“你是谁?”他停下脚步,侧过身,面朝着声音的方向。
“小少爷。”来人一身蓝衣锦服,正是跟在日月山庄的常妈,当初她跟随她的小姐向华熏进入常家,如今时光匆匆二十载,已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了。因为年老功高,隧赐常姓,意同视为常家自己人一样。
水无月眉心皱起,狠狠地一挥衣袖,满脸不悦道:“我不是你家的小少爷。”
“小少爷,您为什么不肯认庄主和夫人呢,他们,他们当初并不是有意要抛弃你的,是常小姐她……。”
“住口!我不想听你胡乱编派我师傅,我不会轻信你们的话!至于你们常家对她所造成的伤害,我发誓我有生之年一定会来讨回个公道!”
“小少爷……这其中是个误会,真的,您相信常妈,夫人和老爷不会做出那种事的,您不要听常小姐瞎——。”
“该相信谁,我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你不要在这里浪费唇舌了。”水无月利马打断她的话,背过身去。
“小少爷……。”常妈还想解释些什么,却看见水无月只是拧眉不听,便咽了下口水,不再说下去。
“带我去王府厨房。”水无月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说道。他的脸上还是无甚表情,只是旁边的常妈却开心地笑了起来,忙说道:“行,行,这就带您去。”
藥香逃妃
***
赵禾黎给他的?玉生烟一惊。
那赵郡主千方百计地从她这里拿了去,居然轻易的就送给了无情?为什么?
再说,赵禾黎又怎会知道这红玉耳环,娘当初离开王府的时候,她也只是一个刚满月的小孩而已,应该不会对它有印象,当然她娘亲和老王爷决计不会提及此事,那,唯一的答案就是,她看见过这耳环。但又是在哪里见过呢?
莫非是从无情这里?难道赵禾黎喜欢上无情了?
玉生烟拧眉不语。
“怎么?”无情问。
“你和赵禾黎认识?”
“嗯……?”无情想了会,说道:“也许,应该认识吧。”
“也许?”玉生烟闻言轻笑起来,倒有些可怜起那个小郡主来,锦衣华服又如何,富可敌国又怎样,也不过在别人心中好无印象而已。
见她突然笑了,无情眨着眼问道:“你是不是在吃醋?”
玉生烟不知怎么的,顿时红了脸,忙强硬道:“谁……谁吃醋了。”
无情并不答,只是径自说道:“玉生烟,我又怎么会对那个什么小郡主有印象呢?当一个人的脑子里心里全被另一个影子占据的时候,别的人,别的事物,就怎么都挤不进来了。”
玉生烟一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无情见她轻启朱唇,却僵在那里不动,心中一阵激荡,忍不住俯下身体,吻住了她的唇。
玉生烟整个人僵在那里,脑子里乱哄哄的什么都不能想,直到水无月寻她的声音传来,她才惊醒过来。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无情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嘴角一丝鲜红滴落下来。
静静地,他一直看着她,眼睛里没有恼怒,也没有暴敛,好似平静如一潭水。
玉生烟盯着他脸上的红印发呆,好半晌才嗫嚅着说道:“你干什么吻我?”
“烟儿,怎么了?”水无月摸索着进了厨房,而常妈也尽责地跟在了后面。
玉生烟还没说话,只见常妈盯着无情两眼瞠大,不停地在旁边自言自语,“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姑小姐,不可能的……。”
她边说边往后退,直退到门槛边上,转身拔腿狂奔。
“烟儿?”水无月的鼻子灵敏,闻着玉生烟的味道,就朝她走去。刚走两步,却被无情拦住,他的眼中尽是不屑。
“无情!”玉生烟身形一闪,就挡在了水无月面前,两眼防备地看着无情。“不许对他出手!”
无情的眼中有一丝伤痛一闪而过,但马上冷笑着说道:“你以为我若是想杀他,会等到今时今日?”
玉生烟垂下眼睑,并不言语。好一会才抬起头说道:“多谢。”说完,转身低头朝水无月温柔地说道:“月哥哥,走吧。”
水无月点了点头,眉心微微皱起。只是满脑子混乱的玉生烟没有注意到。
愛從陽光的午後開始 冷月春風
无情站在原地,不发一语,只是高高地昂起头,喉结一上一下,像是在极力隐忍些什么,等到玉生烟两人离开了一会,他才大笑起来,尽管,那笑声,比哭还难听。
她对他说多谢,呵呵,她对他说多谢,多谢他什么?不杀水无月么?他得到的,也只有这两个字么?
***
两人回到客房,都各自坐着,静默不语。
突然,水无月站起身,朝玉生烟走去,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他的鼻子,对于她的味道,实在太熟悉了。
温润的手抚上她的脸,他蹙着眉头问道:“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玉生烟一怔,抬起头看他,然后只是摇头。
水无月端起桌上的青瓷杯子,小啜一口,然后捧着她的脸,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上去。
是的,他不喜欢别的男人接近她,烟儿是他一个人的,任何人都休想夺去,即使师傅……
师傅?!
水无月猛的一惊,忙推开她,然后不停的咳嗽。
他忘却了,师傅的目的是……
因为和烟儿在一起的日子是他有生以来最惬意的,所以他下意识的遗忘了自己的目的,遗忘了师傅的嘱托,是的,他全部忘了。
“月哥哥,怎么?”玉生烟轻拍着他的背,不解,他眼中的骇然是什么?莫非又想起了……?
豪門盛寵:首席男神不好惹
“烟儿。”水无月猛地抓住她的手,着急地说道:“不去天山了,不用去天山了。”
“为什么?”水无月太奇怪了,今夜他到底想起了什么?
他只是摇头,却再也没有说别的话。
虽然他想保护玉生烟,但是同时他也不能背叛师傅。
“我是一定要去天山的。”玉生烟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怎么能不去呢?为了无影殿的招牌,为了和他多些时间在一起,更为了……为了得到天芝草,那是唯一能解掉他所中之毒的药草。
“不准去!”他突然朝她大喝一声,玉生烟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缓缓说道:“即使是月哥哥你的要求,对于这件事,我也不能听你,除非你有一个很好的理由”
水无月双手拽得很紧,整个人开始发抖,然后不停的咳嗽,仿佛要咳出血来,玉生烟双掌抵在他的背部帮他运气,却被他赌气地挡掉。
侯門正妻
“生我气?”她问。
tfboys與你同行
“不是。”他是气他自己,明明知道烟儿去天山的话,正好中了师傅的计,可是自己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心中的天平就这么一直不停的摇摆着,从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见他的咳嗽好了一阵,玉生烟才放心地站起身,回头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一下。”
老婆你被潛了
***
玉生烟的动作比受惊的兔子还快,空中一个白影一闪,人便已经从一个屋顶,跃到了另一个。
王府内院的侍卫再多,却仍旧无人发觉,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刚想定睛看仔细了,却什么都没看见。
玉生烟嘴角嗪着得意的微笑,心中暗道:“量你王府守卫如何深严,我还不是如入无人之境?呵呵,哪怕是要杀人,也是手起刀落之间,无人能察觉。”
王府内院房屋甚多,饶是她多住了几日,也仔细地盘问了一些丫鬟下人,仍是对方向略感迷惑。
那边的屋子很大,屋内又亮堂着,或者便是她要找的目标。
玉生烟缓缓向前,步子虽然踩得极碎,却并不妨碍她的速度。
很快遍绕开守卫,来到了目的地前,她腾身上了横梁木,小心戳开窗纸,朝里面张望着。
常氏夫妇?日月山庄的人?——还有一个年纪偏大的女人,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就是刚刚陪同水无月出现在厨房的人。
算了,反正不是她要找的人,况且也答应了月哥哥不同日月山庄扯上关系的,还是不偷听了。
盛世奇英 心悅
打定主意刚想起身跃走,却听得常妈说道:“老爷夫人,姑……姑小姐居然在厨房!”
姑小姐?玉生烟低头细想,厨房之内,只有我同无情以及水无月三人,何来姑小姐那第四人?
况且若为女子的话,只有我一人便是,我与无情的武功武林中排名前列,若真有这第四人,又岂能不发现?
而且姑小姐……瞧那常庄主年约四旬,他的妹妹应该也年轻不到哪去,那……?
玉生烟一时忍不住好奇,便继续朝纸窗门的洞口望去。
“姑……姑小姐?!”只见那常夫人一听,便瞠大了眼睛,连连说道:“她,她也来了么?”
“会不会是你看错?”常庄主倒是略为镇静,却仍是厉声问道。
“奴婢绝对不可能看错。”常妈也是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姑小姐美得人间少有,奴婢又岂会看错。”
“她,她跟了我们进王府,又是意欲何为?月儿被她从小掳走还不够,现在好不容易让我同他见了面,还要监视着我们嘛!”常夫人说完,便在旁边嘤嘤哭了起来。
月儿?玉生烟一怔,莫非水无月是她的亲生儿子?
玉生烟轻蹙着眉头,脑子回想着那次宴席上的情形,常夫人的长相与水无月倒有几分相似,说他们是母子,也并不无可能。
只是既然是母子,却又为何不相认呢?还有水无月的态度,又为何对常家恨之入骨,这其中又有何误会?
沉思间,常庄主又说道:“莫非把礼物掉包的也是她?”
“姑小姐武功出神入化,未必不可能。”
等等……玉生烟皱起眉头,她们刚刚说水无月从小便被他姑姑掳走,又说那姑小姐武功高强,难道那姑小姐却是水无月的师傅?
那她与常家又有何恩怨,非要把嫂嫂还在襁褓中的孩子给抢走?再者,他们又为何说把送王爷的礼物掉包成紫纱衣的就是那常家姑小姐?原本王府内的事与这常家又有何干系?
水无月又为何事先要求我不要查日月山庄的事?他是否也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还有那四万两黄金,一个离开常家的姑小姐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银子?况且当日来无影殿的那个中年男子……对了,不就是陪在常极远身边的那个管家么?
玉生烟咬着小嘴唇,突然意识到这次保人并不是件单纯的事件,或许有着个阴谋也说不定,而一切的一切,都与那个姑小姐,也就是水无月的师傅有着千丝万屡的关系,那么水无月会不会参与其中?会不会背叛我?
摇了摇头,她不敢再想下去。
水无月……,他又怎么会背叛自己?
“谁?”窗外人影的晃动使得屋内之人吃了一惊。
玉生烟也不惊慌,提了一口真气,整个身体就朝另一幢屋子掠去。
SC之彼岸花
王府内院的屋子绕来绕去,甚是复杂,玉生烟轻叹一口气,以为就要无功而返时,却发现东边凉亭处有一人独自附手站立,眯了下眼,玉生烟嘴角微微扬起,窃笑一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工夫。”
凉亭内站着的人,正是王府的赵王爷。
玉生烟见凉亭伫立在莲花池正中央,通往那里的只有一条约一米宽的小道,两旁并无挂着灯笼,也未有人守护,也便不再躲躲藏藏,一个鹞子翻身,就稳稳的站在小道上,缓缓地朝亭子走去。
網遊之輝煌戰神 墨落秋
“谁?”惊觉有人走近,原本一直站着赏月的王爷突然转过身。见是玉生烟,便呼了一口气,只是眼神,却热切起来。
“赵王爷真是好有雅兴啊。”玉生烟挑了下眉,直视他。
“紫络,你是赵紫络……。”赵王爷两眼一瞬不瞬的看着玉生烟,不停地喃喃自语。
“我是玉生烟。”
“你是云怜的孩子,也就是——。”
“我娘的名字不叫云怜。”玉生烟打断他的话,“而叫云无怜。”
“她……。”赵王爷显然一怔,然后满脸的懊悔与悲伤。
“根本不会有人怜爱她,海誓山盟算什么?一纸休书就把夫妻的感情殆尽了。”
“紫络,你听爹说,当时这是有误会的,是有人陷害你娘,爹才……。”
“陷害?”玉生烟冷冷地笑了起来,仿佛这是天下间最可笑的笑话,“那么请问爹,您查到了陷害娘的人是谁了么?您用您王爷的权势惩办她了么?您后来又去接娘了么?娘的灵位现在放在你赵家的祠堂了么?”
一字一句,仿佛插在他的心头,赵王爷不禁退了两步,额边淀出冷汗。
“这……。”
玉生烟斜眼看着他,定定的。
“赵王爷啊,好个风光的赵王爷。”玉生烟冷笑一声,若有所指。
赵家,当今的王族,居然要靠一个外姓人来巩固自己的势力,稳住现今的地位,这是何等的讽刺?况且这人又是陷害发妻的元凶?
“你……你……放肆!”赵王爷想是气急,竟然指着玉生烟说不出话来。
“放肆?”玉生烟滴溜溜转了一下眼珠,娇笑着说道:“信不信我更放肆一点?比如说……。”她走近他,轻声细语,“杀了你。”只是眼神如尖刀般凌厉。
赵王爷心惊,但马上镇定地说道:“王府内守卫深严,只要我出声,你就被弓箭手包围住,你以为你有能力杀得了我么?”
玉生烟只是摸着纤细的下巴说道:“这座莲花池四周环水,通道只有一条,况且亭子又这么小,他们能走得进来么?况且,你信不信我在他们到达之前,就能把你杀了?女儿在今天寿宴上的表现,相信爹爹应该很满意吧……。”
赵王爷顿时无语。
玉生烟不断轻声笑着,或许带着些许的得意,或者还有一些讽刺。
“你入王府的目的就是为取爹的首级的么?”赵王爷问。
玉生烟摇晃了一下手指,说道:“我本来不想和你们赵王府有什么关系,只不过你的好儿子与好女儿硬是逼我来的呀。
突然她转换话题道:“不过爹爹您也不必要担心女儿真的会下手杀你。”
“为什么?”赵王爷倒是吃了一惊,“你不是很恨我么?”
“我不恨你。”玉生烟淡淡答道,“因为我对你根本就没有印象也没有感情,就连娘,不,应该说云无怜,我对她也不熟悉,你们都是与我无关的人,若说真有什么联系的话,只有身体里流的血,只是,这又能代表什么呢?”
玉生烟四岁丧母,后流落江湖,再后来遇到无情,一次洪流之后,被无影殿前任殿主方笑生救起,从此成为无影殿的少殿主。
赵王爷一阵沉默,说不出话来,只是神色间,却感觉老了几岁,毕竟自己的亲身女儿在自己面前,却又不认他。
“好了,从此以后,你做你的威风王爷,我过我玉生烟的生活,我们没有任何干系,我不是你的女儿,你也不是我的爹,就这么简单。相信聪明如王爷,应该能完全了解吧。”
赵王爷只是低头叹气,却并不回答。
玉生烟咯咯笑了几声,便腾身掠出凉亭。
只不过她却没注意到凉亭屋顶上正有人悠闲地躺在那里,两眼微微闭着,兀地睁开,一道寒光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