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寒霜
小說推薦碧血寒霜
这一幕来得实在太过突然,突然到自以为已掌控一切的慕流云也为之不可思议,然而另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也在同一时间突然发生了。
奮鬥之第三帝 夕陽西下的時
李白突然全身同时发力,向前翻出、跃向慕流云。
寒霜剑就在慕流云握着的剑鞘之中。
他人一跃出,脚尖顺势一挑,已将剑鞘中的寒霜剑挑到了自己手中。
娛樂圈成神系統 迦藍督心
慕流云惊道:“你怎么可能……..。”
他已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这已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在他说话的同时,他抽出了缠绕在腰间的剑。
天下棋奕
一柄细软如灵蛇,带着凛冽煞气的软剑,剑身上的寒芒随着软剑颤动着,颤动间让你分辨不出它将要刺向何处。
这把剑显然杀过很多的人,所以才会形成如此凛冽的煞气。
李白冷笑道:“你和你手中的剑一样—-像条毒蛇。”
慕流云冷哼道:“毒蛇往往都能致命。”
慕流云手中的软剑一直在颤动,剑上的寒芒也一直在伸缩变化,像是一条寻找着最佳时机捕食猎物的毒蛇。
李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所以他的人和剑一直岿然不动。
慕流云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的剑虽一直在动,人却没动。
鸡鸣三声,夜已将尽。
慕流云已不得不出手。
天若一亮,他只怕便无法从虎啸山庄脱身。
慕流云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可笑,自以为一切已尽在掌控之中,而今形势却急转直下。
他随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忽然一抖手中的软剑,寒芒颤动间,犹如灵蛇般的软剑已刺向了李白的咽喉。
这一剑出奇的快,而且剑身抖动间,如灵蛇走位般飘忽不定,江湖中能避开这一剑的绝不会太多。
想不到的是,李白只一侧身便避开了这一剑,他的身法当然是极快。
就在他侧身避开这一剑的同时,右手的寒霜剑在空中划出一个弧线,以极快的速度点在了软剑的剑身上,“叮”软剑瞬时应声崩断。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而这一剑正是点在了软剑的七寸之上。
革命搖籃井岡山
慕流云心中虽惊,但却没有抽身后退,他借着前冲之势,反手将手中的断剑继续刺向李白的咽喉,他变招的速度已然极快。
泡大神才是正經事 淩澈
李白脚掌发力,向后闪身避开了这一剑。
慕流云趁李白闪身躲避的时机,纵身跃向了地牢的大门,嘴角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
原来他的目的就是为了逼开李白,借机逃离地牢。
就在这时,突然血光飞溅,一声惨呼响彻地牢。
惨呼声赫然是从已到地牢门前的慕流云口中发出,寒霜剑竟从他的后背刺穿腹部,将他带倒在了地上。
腹部并不是人体的要害部位,往往腹部被刺穿只要施救及时,是可以活下来的。
噬陽神錄
“我忘了,剑还可以这样用的。”慕流云挣扎着坐了起来,嘴角凄凉一笑,道:“你似乎不想让我死得太快。”
冥女
李白冷冷道:“我的确是要让你多受些罪。”
李白不是圣人,他也有感情,也会愤怒。
諸天萬界奪寶錄
慕流云突然大笑道:“你杀了林虎,正道武林绝不会放过你,至少这件事仍在我的计划中。”
这仿佛已成了他最后的得意。
李白冷笑道:“我自会一死以谢林庄主,但你总归是要走在我前面的。”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咳音的笑声传进了地牢之中,“哈哈哈,李少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不但武功超群,而且敢作敢当。”
话音刚落,一个身着紫缎轻袍的男子已走进了地牢中,这人赫然便是已死在寒霜剑下的林虎。
此时除了黄莺,无论是李白还是慕流云,都已惊得说不出话来。
慕流云仍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一夜所发生的的事,简直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过了许久,慕流云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道:“你怎么可能没死,不管是谁被刺穿心口都不可能活下来,而且我亲自检查过你的尸身。”
林虎冷冷的看着慕流云,道:“这世上有极个别的人,心脏是长在右边的,而我恰巧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你似乎忘了一个人,这人不管你受多重的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就能将人救回来。”
林虎咳嗽了一阵,继续道:“我已提前吃下贵系丹和疗伤的丹药。”
慕流云喃喃道:“鬼医—赛阎罗。”
慕流云说完忽的垂下了头,他还没有明白,这一切不可能发生的事是如何发生的,他是如何掉进这个陷阱里的。
李白看着林虎和黄莺,疑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待两人回答,慕流云突然抬头盯着黄莺,道:“你果然最擅利用他人弱点,你让我觉得一切都已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你知道这时我一定会自己跳出来,这一切都在你的算计当中。”
慕流云自嘲的笑了笑,接着道:“我知道你是谁了,可笑的是,从你十岁入教至今,十二年里我竟从未怀疑过你,更亲手将你提拔到了护法的位置。更可笑的是,我竟让你去假扮你自己。”
黄莺面色平静道:“想要瓦解星罗教,自然也要先进入星罗教,这个道理想必你是最能明白的。”
慕流云没再说一句话,他的眼神也已暗淡下去,他内心已无对生的渴望。
他忽然用手握住了从腹部穿透而出的寒霜剑,用力往上一提,划向了自己的心脏。
人人畏惧的星罗教星主,就这么殒命在虎啸山庄地牢之中。
这时黄莺对林虎说道:“林伯伯,接下来就可以按照计划清剿星罗教了。”
不时咳嗽着的林虎,闻言应了一声“好”,转身离开了地牢。
他身上的伤本就不轻,哪怕有鬼医赛阎罗亲自出手,他也还仍需静养恢复。
林虎离开后,李白疑惑向黄莺问道:“什么计划能清剿遍及江湖的星罗教?”
烈焰成池 巴巴米格魯
黄莺看着李白认真道:“你以后行走江湖时,一定要记得带上我一起,我实在是怕你一个人什么时候被卖了都还不知道。”
李白挠了挠头没有说话。
黄莺接着道:“慕流云的高明之处,在于他从不在星罗教显露真实身份,这样一来便没人知道他隐藏在正道的身份,但这也是一个致命的弱点,现在无论谁带上这个面具,穿上他的衣服,都可以成为星主。你明白了吧?”
李白当然已明白她的意思,现在只要正道武林中人,装扮成星主的样子,然后便能利用这个身份,将星罗教连根拔起。
李白看了看已死的慕流云,又看了看黄莺,忽然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就像是一个还未长大的孩童一般。
无论怎样,一切都已过去。
黎明前总是最黑暗的时候,但你若是闭上眼,便见不到天亮时的第一缕光明。
鸡鸣已停。
此时,黎明的第一道曙光,仿佛一把利剑划破夜空,照在了大地上,崭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
这个故事我其实想说的是—–不管夜多么的漫长与黑暗,光明都将到来驱散黑暗,人生总会遇到许多的挫折和磨难,你只要还未放弃,一切就都会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