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
深入海沟以来,他们已经经历了十几次战斗。战斗规模越来越大,激烈程度也越来越高,陆续有鱼人伤亡。
蛮硬冷哼一声,不满地看向刀疤:“你怕了?”
刀疤连忙解释道:“小的愿意为蛮鱼部族赴汤蹈火!大人,小人只是担心大人的安危啊。”
蛮硬冷笑一声:“差不多就到这里吧,正面进攻可以结束了。你们跟我来。”
蛮硬忽然改变了队伍的前进路线,转过几个弯后,鱼人们来到了一处海沟角落。
“这处吸窝能将我们直接送到龙虾人的老巢。”蛮硬手指着海沟角落里的黑洞,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我们要一起进去,直捣老巢,抢夺到他们库藏中的珍珠。记住,这次抢夺到的珍珠越多,我们的功劳就越大,你们每个人获得的奖励就越丰厚!这些珍珠都是献给海神的贡品。所以,奖励是不会亏待你们的,听明白了吗?”
鱼人们齐声应和,都振奋起来,低迷的士气回升一大截。
蛮硬雷厉风行,率先钻进吸窝之中。
其余的鱼人紧随其后,没有一个临阵脱逃的。
他们现在的这个位置,已经是海沟腹地,单靠一己之力,极难安全突围。这也是蛮硬放心其他鱼人会跟随自己冒险的原因。
“原来蛮硬大人早就有计划了,但钻进吸窝……这太疯狂了!”酸菜不停地摇着头。
“快走吧。”鱼人少年推了他一把。
酸菜进入吸窝中,就咻的一下,被吸到深处去了。
鱼人少年也紧跟着游进吸窝。
吸窝迅速反应,周围的水流猛地湍急起来,把鱼人少年带动得像是一颗炮弹,在狭窄黑暗的甬道中飞速穿行。
我的創世紀元 戰地英豪
在吸窝中的时间比想象中少得多。
不久后,少年就被抛了出来,险些一头扎在海底泥沙当中。少年硬是靠着战斗素养,强行扭曲身躯,双足插在地面上,勉强稳住了身姿。
这一幕让蛮硬微微点头,不吝赞赏:“奔波,你不错。”
绝大多数的鱼人被吸窝吐出来,都会栽在海底泥沙中,被摔得七荤八素,身上剧痛不已。
海沟岩石内的甬道虽然通畅,但很多地方并不柔和。在穿梭的过程中,磕磕碰碰是难免的。
鱼人少年也是全身酸痛ꓹ 受到了许多处的挫伤。鱼鳞都刮掉了许多片。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蛮硬要组建一支超凡者的队伍。因为普通的鱼人受不了在吸窝中穿梭的撞击ꓹ 很可能会被撞死在里面。
只有超凡者鼓动斗气,防御大增,才能生还。
鱼人少年又等待了片刻ꓹ 队伍终于再次满员。
“回去的话,我们也是要穿梭吸窝。但不是这里ꓹ 记得跟紧我,懂吗?”蛮硬低吼道。
鱼人们的退路都掌握在了他的手中ꓹ 都不得不迸发出强大的斗志。
斥候带回了好消息——因为之前鱼人队伍大闹海沟ꓹ 老巢中的龙虾人几乎都出去作战了,只剩下一小批,并且没有发现白银级的气息。
蛮硬大喜。
龙虾人部落的白银不止一个,但这一次他的运气很好,居然都出去了。
“跟我冲!”蛮硬大吼一声,手持长柄大刀,冲在了最前方。
随后ꓹ 鱼人们齐声呐喊,冲向龙虾人的老巢——一个巨大的洞窟。
老巢中的龙虾人慌忙作战。但这批驻军人数稀少ꓹ 修为也不高ꓹ 完全是老弱病残。很快就被鱼人们一扫而空。
蛮硬率队冲进洞窟深处ꓹ 在这里面ꓹ 龙虾人挖出了许多小洞,充当房间。
鱼人们人数众多ꓹ 一一分散开来搜查。
很快ꓹ 他们就发现了龙虾人的一处库藏ꓹ 里面有大量的珍珠。许多品级都很高,鱼人少年甚至看到了一颗黄金级的酒窝珍珠。
“快快快ꓹ 把这些珍珠都拿走!”蛮硬催促道。
鱼人们纷纷出手,争分夺秒。
他们都知道时间很有限,一旦龙虾人主力回来,他们要走就困难了。
龙虾人老巢中库藏很丰富。
绝大多数都是珍珠。
他们收藏的珍珠比鱼人们要多得多。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龙虾人的主食是贝肉。鱼人不是。
龙虾人在海底撬开巨贝贝壳,嗦食鲜嫩的贝肉的过程中,往往会发现品相优良的珍珠。
龙虾人又很少和外界通商,所以日积月累下来,珍珠储备自然会有很多。
除了珍珠之外,库藏中还有水草等储备粮食。
有少量的药剂以及药材,这说明龙虾人萨满有配置少数几种药剂的能力。
还有一些杂物。
这些杂物有的是海底捡到的魔矿石,有的是沉船中带回来的船首像,还有作战获胜后缴获敌人的武器装备。
“咦?”鱼人少年双眼一亮,从一处洞内的杂物堆中抽出了一柄枪。
这是一柄短柄火枪。
火枪口径很大,好像是用红铜做得,风格粗犷。红水晶制成的握柄和扳机,又给火枪本身增添了一份热烈的气息。
“该不会是……龙吻吧?”
鱼人少年想到了一把名枪。
这把名枪叫做龙吻,是传奇级别的短柄火铳,就外形来看,和鱼人少年现在发现的这支非常贴近。
“龙吻已经失踪了很多年,难道就是陷落在这里了吗?”
没有答案。
暂时也无法证实自己的猜想。
鱼人少年直接将火枪插在自己的腰带上。
“快快快!”蛮硬开始召集队伍。
史上最強祖師
鱼人们从各处小洞穴中游了出来,很多人都捧着珍珠,有的甚至抬着藏宝箱。还有人的手中多鱼叉,水手刀等等武器。
所以,尽管少年腰间插着一把气息晦涩的短柄火枪,但在队伍中仍旧毫不起眼。
蛮硬默许了鱼人们顺手牵羊,他此行最大的目的就是珍珠。
鱼人们搜刮出来的珍珠,可以堆成半人高的小山。有些珍珠非常巨大,像是脸盆一样。
榮耀前鋒 若有其士
洁白晶莹的珍珠被抓进几个大箱子里,鱼人们抬着它们开始撤退。
撤退的半途中,鱼人队伍和紧急回援的龙虾人主力相遇。
“必须要有人留下断后!”刀疤小声地提醒蛮硬,“我看奔波这伙人就很合适。”
蛮硬冷哼一声,从骑士海镇、棕鳞海镇、刀鳍海镇各点出一部分鱼人,命令他们留下断后。
“把珍珠送出吸窝,我们会回来接应你们的。坚持住!这里根本无路可逃。”蛮硬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被点到的鱼人们带着死志,驻扎在原地,抵抗愤怒的龙虾人的攻势狂潮,用生命艰难地为蛮硬等人争取时间。
鱼人少年没有被点到,而是紧随着蛮硬一起行动。
同样的,还有酸菜。
这不是他们的运气,而是蛮硬特意为之。
蛮硬知道鱼人少年、酸菜和老棕鳞关系匪浅,他如果故意牺牲这两个人,势必会引发棕鳞海镇高层的强烈不满,这不利于蛮鱼部族的统治。
鱼人少年跟着蛮硬,找到了正确的吸窝。
惡女橫行:漫漫追夫路
蛮硬留下几个鱼人,让他们回去通知断后队伍,自己则率先带着最珍贵的一箱珍珠,钻入吸窝当中。
不久后,鱼人少年也带着一小箱珍珠,通过岩壁中的甬道,到达了另外一侧。
蛮硬一边整合队伍,一边等待。
片刻之后,他们没有等到断后的鱼人汇合,反而等到了一批龙虾人的搜寻队伍。
“该死!”蛮硬脸色变了,他看到了这只搜捕队伍中有一位白银级别的龙虾人。
蛮硬挺身作战,和白银级别的龙虾人斗士杀得难解难分。
其余鱼人让出中央空地给两位白银头领,纷纷找到其他人龙虾人厮杀。
坦白来讲,蛮硬个人战力强劲,斗技轮番使用,将敌对的龙虾人头领牢牢压在下风。
但是蛮硬越打越焦躁。
龙虾人甲壳坚厚,知道单凭自己战胜不了蛮硬,便几乎放弃了进攻,纯粹防守。
他是想拖延时间!
偏偏蛮硬没有办法将他短时间内击败。
“刀疤,过来帮我!”蛮硬吼道,他有一项斗技,但需要蓄势,需要一些时间。但龙虾人头领死死纠缠着他,不给他蓄势得时间。
周公,幫我解個夢 黑巖神無示
刀疤硬着头皮杀了上去。
龙虾人头领嘶吼着,直接将刀疤扫飞。
蛮硬又下令一位钢骨鱼人骑士前去抵挡。
这位倒霉的鱼人骑士被龙虾人剪成两段,惨死当场。
鱼人骑士都丧失了坐骑。
他们的坐骑在第一次通过吸窝的时候,就留在了那边。坐骑体型庞大,通过不了吸窝。
关键时刻,鱼人少年忽然主动冲了过来。
龙虾人头领对他出手,鱼人少年同时使用红鳞乱舞和踏浪两个斗技。
整个人四处乱窜,龙虾人头领屡次出手失败。
红鳞乱舞斗技让鱼人少年在没有全力施展白银斗气的状态下,有了正面抵挡白银攻势的能力。
踏浪则极大地增强了鱼人少年的机动能力。
这次轮到龙虾人头领烦躁无比了。
鱼人少年就像是一个苍蝇,嗡嗡嗡地围着他转悠,偏偏又收拾不了!
“做得好,奔波!!回去后,我大大有赏。”蛮硬大吼着,他终于得到了机会,高举长柄大刀,竖直劈下。
大刀表面闪耀着白银光辉,变得锋锐无比。
80後離婚潮:再見,枕邊人
龙虾人全力抵挡,双钳直接被劈断,随后整个上半身被劈成两半,只留下下半身的虾尾完好无损。
蛮硬干掉了对手,吐出一口浊气,没有休息,立即杀向其他龙虾人。
龙虾人队伍由此崩溃,很快被屠戮一空。
“走,走,走!”蛮硬再不等其他鱼人,急忙带着队伍匆匆逃离了吸窝海沟。
随后将将赶到的龙虾人主力扑了个空。
数天后,鱼人少年随同蛮硬等人,来到了海眼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