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相比较大夏军营中的凝重,败退回到辽水东岸的盖苏文已经是恼羞成怒了,几十万大军围杀几万人,最后居然败退回了辽东城,大军死伤无数,有十万众,放在谁身上都难受。
大厅内无人敢说话,阿固郎面色阴沉,渊成伟拳头捏的紧紧,实在是太屈辱了,在兵力上占据绝对优势的高句丽,被人打败了,狼狈逃回辽东。
“大夏这次派了援军前来,到底是来了多少援军,这个是最重要的。”惠真看着盖苏文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屑来。乙支文德离开之后,惠真就被边缘化了,送了高句丽的两个公主之后,就被遣送回国,现在在辽东城只能是安排一下粮草的事情,谁让盖苏文根本不信任他呢!
盖苏文看了惠真一眼,点点头,大军战败之后,接下来,就是担心大夏反攻的时候,大夏的骑兵是何等彪悍,今日高句丽上下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谁也不敢保证,在数量相同的情况下,能够抵挡住大夏骑兵的进攻。若是不做防御,盖苏文绝对相信,不久之后,大夏兵马就会出现在辽东城下,他仿佛已经看见了辽东城在敌人铁骑之下瑟瑟发抖的模样。
“我们损失了不少,大夏也损失了不少,双方都没有取得胜利。”这个时候,一边有一个老者忽然叹息道:“大对卢,既然如此,何不派人前往西岸,看看能不能和谈?”
盖苏文看了一眼对方,双目中怒火一闪而逝,最后又消失的无影无踪,若是其他的人ꓹ 他早就让人将对方推出去了,但对方是渊氏族老渊易洪ꓹ 说起来,辈分还在渊太祚之上,盖苏文还要喊他叔祖。虽然不管事情ꓹ 可是在族中的辈分很高。
“和谈?如何和谈?”渊成伟忍不住说道:“现在敌人恐怕不会和我们和谈的,死了那多人ꓹ 大夏会放过我们?”盖苏文不敢说的话,渊成伟却说了出来ꓹ 他是领军大将ꓹ 才不会害怕一个有点名望的老人呢!
“和谈,绝对不能和谈,我们的儿郎死了那么多,岂能轻易和谈?”盖苏文还没有回答,坐在一边的阿固郎顿时恼羞成怒。现在粮草还没有得到,自己的人马就死伤这么多,一旦和谈ꓹ 就预示着自己什么都得不到,死去的将士也等于白死了ꓹ 这让阿固郎如何甘心。
“将士们死伤无数ꓹ 最起码是要休整一段时间。”又有将校出言说道。他目光深处多了一些恐惧ꓹ 他忘不了那尸山血海之中冲出来的身影ꓹ 就好像是绝世大凶一样,让他晚上不敢睡觉。
嫁夫
“只怕我们休整ꓹ 敌人是不会给我们时间的。”盖苏文摇摇头ꓹ 他也想休整一段时间ꓹ 但敌人未必会如此,他扫了众人一眼ꓹ 说道:“战争厮杀到现在,双方是不会停手的,据某对大夏皇帝的了解,大夏皇帝是一个狂妄自大的人,这次我们杀了他不少的人,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进攻或许不会,但骚扰肯定是有的。我们想要休整,敌人还是会进攻的,也许就在明天。”
“怕什么,他们若是来,我们还是蜂拥而上,看看最后耗死谁了。”阿固郎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的人死伤了不少,此刻心中更是有满肚子怒火,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和程咬金等人厮杀一阵呢!
“阿固郎酋长,某知道你此刻心中很愤怒,但此刻不是愤怒的时候,敌人派来了援军,援军有多少谁也不知道。”盖苏文实际上还是倾向于防守的,但是不是防守,不是你能决定的,而是敌人决定的。所以这个时候,最主要的是整顿兵马,估计眼前的局面,强行进攻,他是不赞同的。
“不错,能够击败我们的主力骑兵,末将估计有十万众。大夏的骑兵估计都已经到东北来了。”渊成伟面不改色的说道。是不是十万骑兵他并不知道,但他只能说是十万骑兵,没有十万人,他败的就太没有面子了。只有这敌人越多,自己败的才有光彩。
鬼葬奪情:夫君要吃我 古冰冰
阿固郎听了顿时不说话了,甚至目光深处还有一丝畏惧。他的兵马虽然很多,但面对十万骑兵,还只能失败的命运。
“召集国内所有的郎中,都来辽东,为受伤的将士治疗,现在每一个勇士对我们来说,都很重要。”盖苏文并没有理会阿固郎了,他担心的是自己渊氏兵马,自己在高句丽的情况,盖苏文是知道的,一旦自己手中的兵马损失惨重,政敌们就会蜂拥而至,将自己斩草除根。如何保住自己手中的兵马才是王道。
“大对卢,现在我军损失惨重,需要粮草和金银财宝来激励他们,希望大对卢能支付我们一些金银财宝,而且,我还需要大量的钱财,到山林中,引那些生番前来和我们会合,一起击杀那些汉人。”阿固郎忽然大声咆哮道。
盖苏文面色阴沉,大战还没有结束,自己的人马损失惨重,靺鞨人没有击败对方也就算了,还来找自己要钱,这让盖苏文很生气,偏偏又无可奈何。
“打开府库,取八万金与酋长,用来安抚靺鞨士兵,招兵买马,重振声威。”盖苏文脸上瞬间多了几分笑容,离开靺鞨人,他独木难支,现在只能依靠靺鞨人。
“好,大对卢放心,只要有这些钱财,我还能为大对卢招来数万大军。”阿固郎听了十分高兴,他征召人马虽然需要钱财,但只要很少的钱财,这八万金最后大部分还是落入自己的口袋中。
“其余各部兵马。抓紧时间休整,弄不好明日,大夏的兵马就会杀过辽水。那个时候,你我的家人都会变成大夏的奴隶。相信,这也不是诸位想要见到的结果吧!”盖苏文看了众人一眼,众人听了脸色都变了,双目中都闪烁愤怒的光芒,盖苏文见状嘴角得意之色更浓了。
“大对卢放心,就算敌人有千军万马,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一定会将他们赶入辽水。”渊成伟大声高呼道。其余的将校也发出心中的怒吼。
“好,好。”盖苏文连连点头,对身边的侍卫说道:“赐诸位将军,每人百金。”为了收拢军心,盖苏文这次可是大出血了,不仅仅给了靺鞨人八万金,就是眼前的将军们,也损失了数万金,几乎将渊氏以前留下来的钱财都掏空了。若是再不能取胜,恐怕渊氏这个集体也要倒闭了。
何如當初莫相識
得到了黄金赏赐的高句丽将校们果然士气高涨,当天晚上,盖苏文更是犒赏三军,大量的牛羊马肉敞开量的供应,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提高将士们的士气,好应付即将到来的厮杀。
只是让盖苏文没有想到的是,大夏的骑兵在水师的帮助下,杀过了辽水,第一个遭殃的就是辽水岸边的烽火台,这是盖苏文耗费大力气才鼓捣出来的,虽然不如西岸的密集,可仍然能够监视到对岸的动静,为高句丽赢得时间。
罗士信虽然有其他的打算,但大军既然杀来了,若不能捞一票,这不符合罗士信的为人,骑兵就好像下山的猛虎一样,快速的摧毁着眼前的烽火台。等到盖苏文杀来的时候,只留下了一地的狼藉,而敌人这个时候早就跑的老远了。
替嫁毒妾
“大对卢,敌人已经攻陷了我们五个烽火台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在东岸的烽火台将会被摧毁。我们以前所做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损失惨重啊!”盖苏文身边的渊成伟忍不住说道。
“我当然知道,这是在报复我们。”盖苏文咬牙切齿的望着远去的骑兵,面色阴沉,敌人这是在报复自己,趁着自己的兵马损失惨重,正在休整,才会放心大胆的对东岸发起进攻。他知道,眼前的这一幕很快就会传遍整个高句丽,对高句丽军心士气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
“大对卢,难道就这样看着对方肆掠不成?”渊成伟忍不住询问道。他挥舞着马鞭,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狠狠的教训一下大夏骑兵。
錯上冷傲特工妻
“我们的兵马还没有休整完毕,只能看着对方嚣张。”盖苏文摇摇头,他也没有想到,大夏的报复是来的如此之快,而且来的如此之猛烈。猝不及防之下,只能是任由对方肆虐。这个时候,他仿佛也有感受到昨天程咬金和尉迟恭两人的无奈了。
“大夏不能惹。”渊成伟忽然想到了什么,在心中默念了两句,就不再说话了,大夏损失了不少,可是高句丽也同样损失了不少,也没有看见盖苏文率领的大军报仇的,倒是现在,大夏人就好像是疯了一样,就是为了报复昨日的厮杀。
“这些该死的家伙,打仗都是要死人的,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大夏损失了不少,我高句丽也是如此,某都没有说什么,你倒是杀上门来了,这报复心实在是太强了。”盖苏文心中十分憋屈。
盖苏文心中实际上已经有了一些后悔,现在看上去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顺着大夏,大夏皇帝需要什么,他就提供了什么,否则的话,哪里会有今日的事情发生。
“将这些烽火台都撤掉吧!”盖苏文想了想,还是决定将这些烽火台都撤掉,他决定了加强对辽东城的建设,到了最后,就算是打巷战,也在所不惜,死亡是双方的,拼精锐,或许拼不过大夏,但拼青壮,那就说不定了。
那些烽火台就这样被盖苏文抛弃了,大量的人马都被撤回,加入了修葺辽东城的序列之中,高句丽青壮都被聚集在辽东城,百姓们开始向辽东腹地集结,坚壁清野在任何时候都是有效果的。减少损失的同时,加强了辽东城的防御。
尉迟恭坐在躺椅上,晒着太阳,他受伤虽然严重,但到底是武将,底子厚,身边的郎中们用药也格外的认真,各种珍奇药材都用在他身上,恢复的也快了许多,若不是程咬金等人拦着,恐怕这个时候他都准备上战场报仇了,如今的他,也只能是躺在躺椅上,看着将士们训练。
南蠻秘術
“大老黑,大老黑。”程咬金骑着战马,飞奔而来,看见大营前的尉迟恭,笑呵呵的跳了下来,一副很得意的模样,看的尉迟恭直摇头。
“程咬金,你嘚瑟啥啊!不就是挑了几个烽火台吗?要是某身体好,哪里轮到你了。”尉迟恭不屑的骂道。实际上他心中可是别扭的很,作为一个武将,就应该上阵杀敌,像眼前这样,躺在这里,十分难受。
“哎,大老黑,盖苏文那小子现在学精明了,将烽火台上的敌人都给撤走了,连一根毛都没有剩下的,我们拆的不过是几根棍子而已,有什么值得兴奋的?”程咬金让人取了一个马扎,自己坐了下来,笑呵呵的说道:“我高兴的是,陛下准备让我们回京了。都离开燕京大半年了,也该回京了。”
“看来陛下真的不准备今年和高句丽决战了?”尉迟恭脸上却没有任何得意之色,自己得袍泽死伤了那么多,可是急切之间,自己却不能为其报仇,这才是最悲哀的事情。
“虽然没有让我们决战,但是已经同意出动水师袭击平壤。”程咬金安慰道:“虽然与我们没有关系,但总算是为弟兄们报仇了。”
“好,好,水师什么时候出发?”尉迟恭听了之后,脸上顿时露出喜色,说道:“就靠水师那些家伙前往平壤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应该让我们骑兵进攻才是,知节,这个机会不能放弃啊!你不是想要战功吗?这样的机会你愿意放过?”
程咬金面色一僵,好半响,才迟疑道:“敬德,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家了,不光是我们,就是下面的将士也是一样的。这次看上去我们是胜利了,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这是失败了,将士们都有厌战的心思了。”
“我知道了。”尉迟敬德听了化成了一声长叹。程咬金说的没错,一切都是因为不久前的一战损失惨重所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