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我这有药膏,快给孩子擦一擦。”
“她穿的鞋子好像都湿了,这是我闺女的,你凑合着先给她穿上。”
众人七嘴八舌地围了上来,一脸同情。
“娘亲不要我了,她以前说要扔掉我,呜呜,扔掉我。”
嫣儿委屈地低下头,带了几分哽咽。
小小的人儿环着自己的脖颈,连哭声都是那么小心翼翼,让人听了眼角发酸。
“哥哥吐血了,一定很疼,嫣儿给你揉揉。”
她伸出胖胖的手掌给苏青之的后背揉了揉。
苏青之心头大震,以前在现实世界的时候,自己经常咳嗽,父亲也是这般轻声说:“青之,我给你揉揉背,揉一揉啊,就不咳了。”
父亲的手掌大大的,温热又有力,嫣儿的手掌小小的,却是一样的温暖和妥帖。
这么懂事的孩子,偏偏被折磨成这样。
不论哪个世界都是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唉。
“走,哥哥带你吃点好的。”
苏青之暗暗在心里下了决心,柔声说。
“人美心善,我老弟的眼光还不错,乖乖弟妹儿,请俺吃点啥?”
嫣儿的身子抖了抖,忽然发出沙哑的狂笑声,将一枚冰蓝玉扳指套在苏青之的手上。
“乖乖弟妹儿?”
“你,你到底是谁?”
苏青之大吃一惊,差点将怀里的这个小萝莉扔出去。
眼前的女童悬空浮起身子,行云流水地打了一遍太极拳。
“千杨这个混蛋,都没给你介绍俺么,锦蓉城的恶霸,冷如嫣是也。”
须臾间女童就身量渐长变成了一位少女,眉如远山,粉面含唇,轻抚着额头眨眨眼。
“那刚才那位翠花…翠花姑娘是?”
苏青之莫名觉得舌头有些打结,自己这都招惹了些什么人呐。
“啪!”
自己的肩膀被她重重拍了一掌。
“是我的婢女琯琯,被你气的吐血了,哈哈!”
她笑的花枝乱颤,在地上打起了滚。
特種兵自述:豪門千金愛上我
這個日式靈異不太冷
苏青之的嘴角莫名抽了抽,我将你的人气吐血,你还如此兴高采烈,莫非她抢你男人了?
“我老弟一晚上与你几次?”
苏青之被这位冷如嫣揽住了肩膀。
如此豪放的女..女中豪杰,问的如此明目张胆,我该怎么回答才是。
“没,我俩其实不是你想的..”
苏青之老脸一红干笑了两声,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摆。
“到了我的地盘,乖乖弟妹儿你可以横着走,我带你去最好的酒馆,咱来个一醉方休!”
冷如嫣单手负手,笑盈盈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这一口一个乖乖弟妹儿叫的人忽然有点脸红心跳是怎么回事?
苏青之还在扭捏,眼前惊现一个红豆甜饼。
“乖乖弟妹儿,李老大的拿手甜饼,尝尝。”
“杨二毛,你的摇摆糖葫芦呢,赶紧的!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是俺乖乖弟妹儿!”
女作家的愛情冒險 席絹
当然一切都是苏青之买单,不知为何,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一个移动钱包。
因为自己不过是稍一推辞,这些吃食全都毫不客气地进了这位如嫣姑娘的肚子。
莫非她是来骗吃骗喝的?
可众人对她皆是毕恭毕敬,一口一个霸主的叫着,恍惚间有点自己当女魔尊的感觉,这是个秒人。
如嫣姑娘的小嘴叽叽咕咕就没停过,一边吃一边还有余力给苏青之科普,这最令人难忘的美食往往都藏在犄角旮旯和苍蝇小馆里。
说的好有道理,苏青之竟无从反驳,对她的好感更多了几分。
“霸主,这是您给仙君相看的第99位了吧,我记得之前的98位都被仙君打出小雅客栈了,是也不是?”
“霸主,这位长得好乖巧,就是身子看着瘦弱,只怕仙君一使劲就散架了吧?”
太恬不知耻了,大庭广众之下,你们说的如此坦然?
民风彪悍的城民们请教一下羞耻两个字怎么写?
敢情自己不是唯一的乖乖弟妹儿?
苏青之的笑容僵在脸上,紧紧地捂住了钱袋子。
“以前那都是胡闹,这一位是中宫,中宫之主懂不懂?”
冷如嫣涨红了脸,不服气地辩解道。
“你们几个,这个月的铺面租金涨三倍,你们几个的租金涨五倍!”
“我这个乖乖弟妹儿人美,心善,嘴巴又甜,可晓得?”
我嘴巴甜,你尝过?
苏青之对这位睁眼说瞎话的女子,又一次刷新了认知。
貪財王爺惹錯妃
“霸主,这位公子的丹凤眼柔情似水,唇如樱桃,定能叫仙君夜夜笙歌!”
“霸主,这位公子走路的姿势优雅大方,甩着流苏穗子流畅中带了几分慵懒,宛若仙人之姿!”
惡魔少爺杠上拽丫頭 寧雨沈
苏青之被夸的有些找不着北,心里一慌,不知怎的,走路成了同手同脚。
“这位公子同手同脚都走出了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气势!”
人群忽然有位大娘顶着满是雀斑的脸,笑的惊心动魄补了一句。
这马屁拍的,真诚度–10000,大娘,您的口水沫子溅我脸上了,惊得本姑娘差点又要吐血。
意外好孕 暮已成晝
一盏茶后,两人被人群推着进了锦蓉城最豪华的美食店:流芳馆。
“霸主,最好的位置今日被人订了,旁边的厢房还空着,您看可否?”
掌柜的哈着腰,胖脸笑的有十八层褶子,一叠声地说。
“哪个不开眼的占了好位置,把他轰出去,我要款待乖乖弟妹儿,这是大事!”
冷如嫣寒着脸,气鼓鼓地说。
“霸主,不行呐,是沧月派定的,赶不得。”
掌柜的苦着脸,小心翼翼地回禀道。
“沧月派?”
这三个字让冷如嫣的怒火更炽,甩着衣袖气势汹汹往台阶上走。
苏青之拦都拦不住,忽然见前面的人步子一顿,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僵住了。
“他,他俩?”
嗯?他俩是哪位人物叫这位霸主动容?
苏青之的八卦之心瞬间爆炸,伸长脖子去看,也是呆住了。
轻风温柔地吹起纱帘,她看到华美精致的厢房里坐着一男一女。
抚琴的男子身着青色衣衫,发髻上配着同色的青玉簪,眉间一颗红痣,俊雅无双,不是冷千杨又是谁?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女子的背影,风姿婉约,青丝如上好的缎子垂泄着,上面松松垮垮地别了一个璀璨夺目的花环。
“咯噔!”
琴弦应声而断,包厢里的仙君对上了霸主的视线。
“阿姐,你来干什么?”
冷千杨站起身带了几丝明显的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