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紋戰神
小說推薦龍紋戰神
“奥德恩,带人看住他,绝不能让他跑了,也不能让他毁坏玉牌,如有差池,定斩不饶。”
肖月岩冷漠的说道,看了江尘一眼。
錦繡仙途之天命貴女
豪門騙嫁:腹黑總裁步步謀婚
江尘耸耸肩,再次看向奥德恩,这个家伙的实力,自己是根本不是对手的,之前若不是云翎飞及时出现,他们会更加的被动。
“嘿嘿嘿!小子,你又栽在我手里了。”
奥德恩笑眯眯道,拍了拍江尘的肩膀,眼神无比的阴冷,看住这个小子还是很容易的,只要肖城主一声令下,就可以直接把他给咔嚓了。
“等打开了星河大帝的墓冢,随你们处置就是了,反正我也没有活路了,给池城主留一条命,换我的一条命,我也算是非常合算了。不亏。”
江尘道。
“有自知之明还不错,你说你要是把玉牌直接奉献给肖城主的话,岂不是能够换来一生荣华富贵嘛?非得跟城主府的人搅在一起,非得得罪小公子,哈哈哈。那不是找死吗?”
奥德恩摇头嗤笑,他早就把江尘当成了一个死人。
“没办法,我这个人就是犟,我想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现在咱们这是去哪呀?”
江尘问道。
“当然是去你想去的地方了,到了那,你的任务就完成了,你的死期也就到了。”
奥德恩冷笑道。
江尘心中一动,原来星河大帝的墓冢,竟然在水幕山之中?
看来自己之前一直都在星河大帝家门前转悠,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跟着肖月岩的大部队,一直到了水幕山深处,周围的妖兽也渐渐多了起来,飞禽走兽,应有尽有,山与水相连,一直都是水幕山的特点,过了两座山,又是一片偌大的水域,在这里如果你没有足够的经验,很可能会迷失在其中,失去方向。
肖月岩很显然非常自信,一直到了他们走到了一出五指山前。
五指山远望而去,如同手掌一样,从水面之上凸起,远望虽小,近看,却是无尽之大,估计会有方圆百里之大。
都市妖孽仙醫
周围的妖兽,动荡不安,因为肖月岩他们这么多的恒星级高手,让周围整片水域都变得波涛汹涌,无数妖兽受到了惊险,四散而窜。
“冲天起,五指山,终于到了。”
肖月岩眼神如刀,扫过整片五指山,心中的激动,溢于言表。
多少年了,他曾梦想这一刻,现在终于实现了,只要得到星河大帝的传承,那么自己未来就有可能会冲出天启星域,去往更大的天空,星河大帝乃是真正的星空强者,宇宙级的至尊,这是他的福缘,是他的福报,否则的话,星河大帝如果不在天启星域留下传承的话,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
肖月岩知道,自己距离强者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了。
他不满足于自己的实力,恒星级强者,远不是这个宇宙的终点,但是偏居一隅,在这天启星域千万载岁月,都无法寸进一步,莫说是跨越恒星级,就算是恒星级七重天,也是望尘莫及。
所以,星河大帝的墓冢,是他唯一的机会。
“给我开!”
穆先生,你不安好心
肖月岩目光一凝,双掌合十,恐怖的气浪翻滚而至,原本波涛汹涌的水面之上,顿时间变得平静下来,而且浪潮不断升高,卷向两旁,中间一道越来越深的沟壑,出现在众人面前,够狠深不可见,一直延伸到水下,水波阶梯,一层一层,肖月岩一马当先,冲了下去。
所有人毫不犹豫也都跟着肖月岩走了下去,一直走到水下万米之深,五指山的底部,周围的山壁,呈灰褐色,一道道的剑痕,纵横捭阖,几米,几十米,甚至几百米,充满了大道纵横的感觉,每一道剑痕,都令人窒息,交错在一起,道蕴十足。
不仅如此,那一道道剑痕,就像是无穷的压迫,没有人敢全神贯注的盯着看,那种剑痕给他们带来的威压,会让他们被活活压死。
最佳賤偶
江尘眼神炽热,这些剑痕,真的好强好强!
誅錦 商璃
“这是好东西。”
江尘的目光越来越亮,无穷的剑意,让他的心变得躁动起来,在别人眼里,这是杀人的利器,但是在他眼中,这些剑痕,对于自己的突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无境之剑已经达到了瓶颈,剑二十九是江尘现在的最强招式,但是他不确定,会不会有剑三十,把无境之剑推向新高。
这些剑痕,另辟蹊径,江尘无比的兴奋,这些剑痕,包含着天地大道,而且跟自己的无境之剑,完全背道而驰,但是剑意却是殊途同归,这剑痕之中的剑意,比他的无境之剑,有过之而无不及。
江尘心中震惊,唏嘘不已,这应该就是星河大帝的剑意吧?无境之剑,进无止境,但是江尘现在的剑意,遇到了瓶颈,进无止境无法前进一步,这些剑痕,或许就是他最大的收获。
“好霸道的剑痕!”
肖月岩倒吸了一口冷气,此时此刻,身后数以百计的半步恒星级高手,全都是头皮发麻,七窍流血,双眼血红,最终倒在了地上。
“啊——”
離婚時代:謊言背後的真相
“不,不!我不想死!”
噗噗噗!
一个个的半步恒星级高手,在这个时候,爆体而亡。
嘶——
所有人都看向肖月岩,肖月岩知道,他们是着了这剑痕的道了。
“全都不要去看剑痕,那剑痕有古怪,剑痕之中的剑意,你们接不住。”
肖月岩怒喝道。
仙境
即便是恒星级强者,都是满脸痛苦,因为剑痕的剑意太强大了,每一道剑痕,都像是一柄大杀器,让他们根本无从抗拒。
每一道剑痕,都蕴藏着无上大道,道蕴的威力,是江尘前所未见的,那种无坚不摧,无往不利的锋芒,更是令人头皮发麻。
无境之剑的恐怖,在于千变万化,而他们面前这些剑痕,却有着相同的气息,相同的霸道,相同的威势,就像是一股冲天崛起的劲道,雨后春笋般的坚挺,破土而出,直指苍穹。
江尘遵循着每一道剑痕的出去与去向,寻找着剑痕的轨迹,但是即便是他,也是极其艰难的,因为这些剑痕之中存在的无上道蕴,充斥着排他性,根本没有人能够驾驭得了,它们像是有着自己的生命一样,完全不会被掌控。
剑之所指,去意凌然!
一剑东来,纵剑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