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古籍乡。
石碑乡。
古王墓中挖出的古籍,地里长出来的巨大石碑……
王七麟捋顺了这些事,问道:“大苇河改道,将古籍乡给冲击的很厉害?好几个村子受到影响,上下坡直接被冲入河底,对吧?”
人们纷纷点头,一边喝酒一边感叹。
王七麟又问道:“那古籍乡被取消,原属村子被并入了石碑乡,这些村子现在什么情况?”
乔老六媳妇擦着手说道:“当时被吹冲了的那些村子现在基本上都没啦,有些人家去投奔亲友,有些人家则搬出来了,重新开荒或者朝廷给安置了生计……”
王七麟点头,这些信息他之前知道了,便说道:“我说的是还残留的……”
“老爷们喝酒说话,娘们插什么嘴?”乔老六喝多了酒冲着媳妇拍桌子。
街溜子嬉皮笑脸的说道:“老六你瞅瞅你,冲媳妇耍威风算什么爷们?就许你插你媳妇的嘴,不许你媳妇插你的嘴?”
遊戲王之競技之城 預示幻想
他又冲左右说:“反正我不管别人,我易三金不在乎,老六媳妇你要是乐意你可以插我的嘴,我嘴巴随时为你敞开。”
男人都知道这话什么意思。
乔老六一听急眼了,他已经喝酒喝高了,冲动之下又是一拍桌子吼道:“三金你说啥屁话呢?欠揍了是不是?”
易三金摇摇晃晃的说道:“你让我插你媳妇的嘴,我让你揍……”
“插你妈批!”乔老六扑向易三金,两个男人在地上开始翻滚。
王七麟赶紧将他们拉开,这是他的锅,是他带人灌酒把几人给灌醉的。
乔老六和易三金开始骂骂咧咧,这下子王七麟想要再探查消息就查不到了。
喝醉酒后这些夯货天王老子都不怕,更不怕他一个听天监官吏,不管他说什么,这些人都是骂骂咧咧。
王七麟将乔老六扔进屋子里,又让其他的乡里人把易三金拖走。
他去问乔老六的媳妇,问她关于古籍乡的事。
可惜乔老六的媳妇是外乡嫁过来的女人,她不了解古籍乡的过往,想来想去就是告诉他们,说古籍乡那地方不对劲,以前的乡道成了鬼道,据说以前有人从哪里走夜路走没了,现在已经没人再敢走古籍乡的路。
听着她的话,王七麟忍不住想起了来时看到的那条小路,杂草丛生中突然出现的一段荒芜。
他们喝了酒也有些上头,便离开乔老六家去了驿所,各自找房间休息。
休息过来是傍晚,王七麟看着天边红霞说道:“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ꓹ 今晚明天都是好天气,咱们今天晚上去古籍乡的旧址转一转?”
沉一说道:“阿弥陀佛ꓹ 那当然好了,喷僧带路,带你们好好转转。”
王七麟摆手道:“这还是算了ꓹ 我把被你带进高粱地里。咱们兵分两路,道爷你带着沉一和胖仔ꓹ 他们两个给你打下手,你沿着河段转转。”
“我和徐爷带着八喵和九六去走他们的乡路ꓹ 看看那是一条什么鬼路。”
谢蛤蟆抚须道:“无量天尊ꓹ 那七爷你和徐爷要小心。”
徐大一拍胸膛喝道:“道爷你放心便是,有大爷在,七爷绝不会有事。”
谢蛤蟆叹息道:“正是有你在,所以老道才让你们小心,如果只有七爷那老道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
徐大听了这话不乐意了,这不是小看大爷了?
他决定今晚要好好表现,用实际行动去赢得同伴们的尊重。
驿所里头有厨房ꓹ 王七麟让徐大去惹了点饭菜他们随便对付一把,然后分兵出发。
他和徐大走的是陆路ꓹ 按照方向一直向西行。
月亮升起来ꓹ 繁星亮起来ꓹ 山野中的小虫也鸣叫起来。
有人牵着老牛荷锄而归ꓹ 看到他们往西走便站住了小心的看。
王七麟向这农夫拱手行礼,农夫看出他们是人ꓹ 问道:“你们是外乡人?这时候怎么能赶路呢?荒山夜半有鬼祟呀ꓹ 你们还是赶紧去找地方住下吧ꓹ 白天再赶路。”
听到这话徐大笑了,他挺起浮夸的胸肌说道:“大爷找的就是鬼祟ꓹ 最好是女鬼,如果这个女鬼还带着什么媚人药,哈哈哈哈!”
他又想起了那美好一夜。
看出两人不一般,农夫便问两人是不是高人。
王七麟自谦的说我们不是高人,不过我们去对付个鬼怪之流还是轻松简单。
农夫便说道:“你们若要对付鬼怪妖魔,那就往北走,北边有一座坟丘子,以前是个庄子来着,庄子没人了,现在据说那边有鬼怪。”
“据说?”王七麟感兴趣的问道,“都有什么传说?”
农夫说道:“也不光是传说,都是真的,有一次我要送我小舅子去城里,当时有急事,我连夜送他想走近路,就抄了那庄子,结果怎么都走不过去,被鬼遮眼了。”
“你们没出事?”
“我小舅子是读书人,不都说读书人腹有才气吗?可能就是他的才气庇护了我俩,我俩只是被迷了眼在那地方转悠一晚上,倒是没出事。”
王七麟抱拳道谢,对徐大说道:“走了,今晚热身活动有着落了。”
今晚月色很不错,不过荆楚水泽群山之地,群山里头光线不佳,这样子天还是很黑的。
王七麟一边走一边转头打量着周围环境,能看出十几丈,他的视野并不怎么受到影响。
顺着农夫指引他们攀山越岭,然后爬上一片半山腰。
这里水多草木多,山上正好是一片茂密的山林,夜风哗啦啦的吹,枝叶摩挲发出哗啦啦的响,树木摇晃,树影飘荡,好像憧憧鬼影一样。
山里的野兽虫禽多,到了晚上更多,其中尤其是蚊子很厉害,两人走了一会就发现周围都是这东西。
徐大抱怨着拍打身上,走了一阵气喘吁吁了,骂道:“这狗日的,望山跑死马,咱们都已经走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到那荒村所在的山头上?”
王七麟心里一动,他摆摆手道:“息声。”
两人不再说话,环境安静下来,然后突然有嘶鸣尖叫声从树荫草甸里传来。
声如鬼泣,让人听了着实有些毛骨悚然。
王七麟指向小丛林说道:“我们来过这地方,咱们应该是被鬼遮眼了。”
徐大立马将燃木神刀从胸口里给拔了出来,又从裤腰里抽出王冠蛇盘在脖子上。
头戴虎豹胄,脖上有长蛇,身上金缕玉衣,手中燃木神刀。
这是真的武装全身。
两人走向山坡上的树林,这里水草丰茂,树木之间全是乱草,九六抽了抽鼻子,一下子钻入乱草里。
很快它又跑了出来,用小腿将一些草给踩的塌下。
一个洞穴隐隐约约出现了。
王七麟抽出妖刀蹲下往里看,什么还没有看到呢,一股骚臭味先顶鼻子来了。
徐大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准备随时开砍。
他们俩还没有出声,洞穴里头悠悠响起一个清亮的声音:“喂,外面的人别进来,这里有鬼。”
王七麟喝道:“哪里有鬼?”
洞里的声音继续响起:“你们是不是害怕了?害怕了就赶紧走,就是这里面有个鬼。”
王七麟给八喵使了个眼色。
八喵探头看了看这个洞穴后也给他使了个眼色。
王七麟就有点懵了:你啥意思?进去开干啊。
八喵摇摇头:我不干,里头骚哄哄的,不好。
王七麟只好去看九六,九六扭头往回跑,跑出去老远藏在草丛里露出半张脸看他。
见此他骂了一句:“你们俩都是胆小鬼,里面根本没有鬼,估计就是个小妖怪。”
里面的声音又响起:“有鬼,真的,我就是个鬼。”
徐大搓着下巴说道:“七爷,大爷怎么感觉里面这个东西憨憨的?”
總裁吃肉我喝湯
王七麟也感觉它憨憨的,不像是很坏的东西,于是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是个鬼……”
“你要是再胡扯,我就亲自进去弄死你了。”王七麟不耐道。
洞里的声音说道:“别别别,我跟你们闹着玩呢,大晚上的,开个玩笑而已。我其实是个妖怪,你们别进来,进来我会吸你们的阳气。”
“吸我们阳气?”徐大忽然兴奋了,“你是个女妖?”
洞里闷闷的说道:“是的。”
王七麟赶紧拦住他:“别别别,徐爷你别激动,你别往里钻啊,里面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你别冲洞、别冲洞……”
徐大纳闷的看着他道:“七爷你啥意思?在你心里大爷是什么形象?”
王七麟咳嗽一声问道:“刚才我们被鬼遮眼,在这山头转了两圈,是你干的?”
洞里的声音闷闷的说道:“嗯。”
王七麟说道:“先撩者贱!你敢冲我们出手,那就别怪我们冲你……”
“我为了救你们。”洞里声音又响起,“你们再往前走就是乱坟村,那里很多鬼怪,你们去了会出事。”
王七麟狐疑的问道:“是不是每次晚上有人要去你说的乱坟村,你都会用法术迷了他们的眼,让他们在山下转悠而上不了山进不了村?”
这话让他联想到了先头农夫所言。
洞里响起闷闷的声音:“嗯。”
王七麟抱起妖刀说道:“这么来看,你还是个好妖怪?那你为什么躲在这个地方?你等于是造福一方百姓了,可以出来让百姓给你建庙祭祀。”
洞里的声音说道:“其实,其实我是个鬼,我不喜欢跟人打交道,生前就是这样,只要人多我就难受,我很害怕跟陌生人说话。”
遇到你是一個意外 陳三公子
听到这里王七麟忍不住说道:“你这是有病,好像叫,社交恐惧症?”
说出这个从梦中得知的病症他又忍不住的想,有人得社交恐惧症他能理解,这还有鬼也能得社交恐惧症?这病就这么牛逼?
徐大笑了起来:“射交恐惧症?七爷真有你的,连鬼你都能调戏了。”
王七麟踢了他一脚,他不知道徐大笑什么,反正这货一笑没好事。
不怕徐大叫,就怕徐大笑。
徐大笑,一定******里的鬼也很好奇,问道:“这是什么病?我生前正是个郎中,为什么没有听过这样的病症?另外,我不害人,我也不想接触人,你们能不能离开?让我自己安静的躲在这地方。”
王七麟说道:“你放心,我们不是坏人,你怕的是陌生人,咱现在已经聊了这么久了,已经是熟人了,你不用怕我们嘛。”
既然这里有个鬼,而且是能跟他们交往的鬼,他就来劲了。
人有阳道,鬼有阴路,双方很难产生交际。
能够以鬼身与人交流的鬼是很罕见的,这种鬼要么是修为高深,要么是有过大机遇。
不管是什么情况,里面这鬼都非同寻常。
他从人身上查不到什么消息,现在想从鬼身上查探一番。
只听洞里鬼沮丧的说道:“唉,我不是怕人,我是怕跟人说话和交往,你说的对,我有交往恐惧症,特别是乱七八糟的人,我最害怕跟你们这样乱七八糟的交往……”
徐大说道:“那大爷知道了,你得的这叫乱交恐惧症!”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王七麟惊呆了。
洞中再无声音。
八喵和九六忽然往林子里钻去。
王七麟穷尽目力看去,看到有个小小的黑影坐在一只不知道是黄鼠狼还是狐狸的小兽上逃跑,八喵和九六就在追它。
这鬼不堪其扰,跑路了……
这能行吗?
王七麟叫道:“别跑,我们不是坏人不是乱七八糟的人,我想跟你交朋友……”
徐大问道:“怎么交?”
王七麟骂道:“滚犊子!”
徐大很委屈,他是认真的,他从没跟鬼去交过朋友,这怎么交往?
周边山岗上林木深深,几只小兽钻进去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两人压根没法追。
而且这个时节树木已经长得很茂盛了,林子里头没什么光,反而到处都是盘根错节的老树根和嶙峋山石,没有道路很不好跑。
再者林木中的地上有往年落叶,腐烂后踩上去软绵绵的,好像踩到了腐肉,走在里面很不舒服。
王七麟追了一阵一看要把徐大给甩掉了,只好放弃追逐回来了。
八喵和九六不知道追着那鬼跑去哪里了,两人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它们回来,只好先行去往乱坟村。
徐大嘀咕道:“七爷,大爷怎么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王七麟警惕的看着四周说道:“你的预感是错的。”
踩着清冷的月光,两人一摇一晃终于看到了山上那些黑漆漆的老屋。
老屋里头偶尔也有光亮,有的是一闪一闪,有的是光芒惨绿。
不二大道
道不自然 v三
王七麟走上去后看到几座坟墓,不知道里面埋葬的是什么人,墓碑乱七八糟,有的没有名字,仅仅是雕刻了‘无名氏客商某某’的字样。
没有了八喵和九六,他心里有些不自在。
九六是雷达。
八喵是暗器。
这两个东西一没了,他就明里暗里都少了个大杀器。
十咦傻乎乎的坐在他肩头上,大眼睛一眨一眨,王七麟扭头看看它,它眨眨眼:“咦咦咦?”
十咦是翻译官,打辅助的。
一座房屋之中光影闪烁。
王七麟便悄悄走近了,屋子里头有寒气往外放。
这是鬼的阴气。
鬼祟的阴气和气候导致的寒意不一样,寒意从外往内侵袭,阴气却是起初感觉没什么,可是等它侵入人心后会让人从心里往外发冷。
原因在于寒意入体,身体内的阳气和热量会抵抗,而阴气入体却是先扑灭人的阳气,从内而外的去解散人的生机。
王七麟让徐大堵门,他悄悄的走到后窗。
寒意逼人。
冷面纏歡:緝捕長情小寵妃
他扭头一看,一个耷拉着头发的白衣鬼垂头出现在他身边。
见此他低声道:“嘘,别出声,咱吓屋子里那些鬼一跳。”
白衣鬼本来伸出手想掐他,不知道是王七麟沉稳的样子迷惑了它还是这话吓到了它,反正它犹豫一番后转身飘走了。
见此王七麟不乐意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本地的帮派太没有礼貌了吧?
他抢先一步妖刀劈出。
夜空一霹雳!
白衣鬼直接消散。
造化炉都懒得出来。
王七麟动手后一脚踢开窗户钻了进去,屋子里萤火虫乱飞,一扇棺材咣当一声盖上了。
见此他无语了:都是小鬼,遇袭之后都不敢看看什么情况,直接藏起来了!
他走出去把情况给徐大介绍了一下。
徐大沉吟道:“也就是说,这乱坟村子里头的鬼,全是没什么本事的小破鬼?很好对付?”
王七麟失望的说道:“对咱们来说是这样,但是对寻常百姓来说,特别是孩子老人,它们还是挺难对付的,寻常人碰上他们轻则阳气散失大病一场,重则会被吓倒然后被群鬼吸走阳气。”
徐大一振手中偃月刀喝道:“七爷你且给大爷掠阵,今夜看大爷怎么为民除害!”
王七麟依稀看到面前出现一行字:您的好友‘虐菜狂魔’已上线。
有一处屋子的残破窗户中散发出绿光,这是鬼火。
但徐大说这是有两个鬼在里面搞破鞋,有个鬼被绿了所以才发出这样的光芒。
然后他操着偃月刀冲进去开干。
随着他跳进去屋子里响起一声刺耳的尖啸,但听徐大一声‘吃大爷一刀’,然后他被从窗口给踢了出来。
王七麟不忍目睹。
徐大放出山公幽浮气急败坏的吼道:“给大爷拆了这屋子!”
山公幽浮畏畏缩缩的往四周看。
徐大吼道:“都是它娘得小鬼儿,你可以一拳撸死俩!”
山公幽浮很快发现了这结果,它的情绪为之一变,嚎啕大叫着挥舞铁拳开始拆屋子……
估计荒村里头已经有些年头没这么热闹了,山公幽浮将一栋栋屋子都给拆掉了。
身材魁梧的徐大戴上了虎豹胄、露出了金缕玉衣,挥舞燃木神刀威风凛凛的跟在后面。
要不是刚才他被一个小鬼给揍过,王七麟还以为这是关二爷再生呢。
乱坟村里果然鬼怪多,山公幽浮一折腾,不少小鬼四处逃窜。
徐大把英魂放了出来:“两位兄弟,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这次是大BOSS已上线——
英魂们属于阴兵,它们是可以捉拿这些小鬼的,两个阴兵追着小鬼就像精兵猛将追击溃敌,几步追上一个就是一刀。
震慑的村里小鬼逃是不敢逃、留又不敢留,反正停下是一刀跑了也是一刀。
最后小鬼们站在坟头上开始哭。
它们流泪了。
它们很委屈。
大半夜的本来是睡觉休息好时候,结果突然来了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钻进它们家里挥舞着大刀逮着鬼就砍,换成谁能不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