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龍誼
小說推薦玄龍誼
龙族,神秘而遥远。龙族属于静谧的深海。可是却被静谧打破了。
龙族的长子龙渺渊,拥有幻玉甲火龙,一头红色的头发,是那么强悍。
華麗逆襲:冷情女特工 火焰朵朵
龙玄潇,幻玉甲是玄龙,爱好是静静的在夜晚看书。他是龙竹月的哥哥,关心她。外貌(是那么帅呆了)幽蓝色的头发,披在肩上。深蓝色的眸子,迷人死了。
龙竹月,幻玉甲:玄龙。爱好:冷漠待人。不知道自己是龙神,最后用生命换得大地的安宁。外貌是银色长发,斜刘海。冰蓝色的明眸,冷漠。。。。。。(美极了)。
凌一木【魔界之主】幻玉甲:鬼兔。爱好:幻想。简介:为统治世界,不择手段。最后被龙竹月挂机。必杀技:赤翼魔炎。外貌:黑白交错的长发,红眸。
静谧是凌一木打破的,天微微亮。阳光像一柄粉刷,刷去了星辰,刷去了黑暗。龙族,还是那么静谧。
“竹月,去不去人间。那里很好玩的。”龙玄潇说。龙竹月淡淡道,眼中一丝冷漠:“是吗?”龙竹月被龙玄潇说服了。还是去了。龙竹月觉得人间好无聊。
薄少溺寵小情人 萌萌喵
得分狂魔
龙竹月问:“玄潇,那是什么”
“那是琉璃大陆的最大的赛场。”龙玄潇微笑着说。那一笑照亮了龙竹月的心。
龙竹月进去了,正好开战。对手凌一木和一只魔兔。凌一木戏谑一笑 。凌一木施展技能,大大的27级闪了一下。龙竹月愈加强悍,28级。在级别上已经略胜一筹了。而那凌一木却是魔界之主。龙竹月毫不畏惧。双手合起一束紫光织向前面,交织着。凌一木的黑白两束光飞冲过来,抵消了龙竹月的攻击,龙竹月后退了一步“哇”的吐出一口鲜血。龙竹月两手拖地,鲜血打湿了衣纱。龙竹月的左胸前有一个龙神印,是那样刺眼。 龙竹月用最快的速度想抢一步。
凌一木淡淡道:“你就像小蚂蚁一样。。。。。。”
“呵呵,你说什么?”龙竹月翻身而起,一道冰剑划过的印迹,双脚着地。
凌一木重创。凌一木早有预料,凌一木双手向地上一鞥。一只巨大的魔兔出现了。将龙竹月吞入口中,龙竹月的身体闪出了一束紫蓝交错的光芒。魔兔碎成羽毛,随风飘洒。凌一木十分震惊,她愣住了。龙竹月趁机,手中出现了一把冰剑,双手握紧,双手与已经发白了,向凌一木扑去,只听见一连串的“叮叮”声。主持人宣布龙竹月获胜。
龙竹月累到在龙玄潇的怀抱里。凌一木大伤未愈。。。。。。龙竹月获得了1000金币。龙玄潇缓缓的来到领奖处领取了1000金币。找了一个客栈住了下来。龙玄潇拿来毛巾给龙竹月擦脸,可真细心啊。。。。。。龙玄潇握住她的手输力量给她,龙竹月缓缓睁开比了很久的眼睛。龙玄潇没有说话,到了一杯热水给龙竹月喝。龙竹月冰蓝色的瞳孔中闪出一道柔和的光芒,说:“谢谢,我好多了。”龙玄潇道:“自家人,说什么谢。”龙竹月眼中布满血丝,“我,累了。歇息。”
忽然,房顶好像颤了一下,一只小狐妖从天上掉下来。凌一木从房顶上纵身跳了进来。。。那狐妖——独孤默,身上血迹斑斑,凌一木显然重伤了她。龙竹月一秒钟化身龙神,双眼中流露出愤怒。一击“龙神之怒”击退对方。龙竹月抱起小狐妖,和龙玄潇走了。凌一木似乎缠上了他俩。
回到龙族。
龙玲欢,是龙族最小的孩子。龙玲欢跑出来,对刚刚回来的二位说:“父皇,母后,他们都。。。。。。。。。。去世了。”龙竹月有些黯然神伤。龙玄潇的泪水一滴一滴的从眼眶流出,晶莹的泪水打在地上,溅起了泪花。“哥,你是龙族的传承龙王了。竹月和我,你选一个成为传承龙族皇后吧。”龙玲欢小声说。
通靈鬼泣 靈魂顫栗
第二天早晨。
重生未來之軍嫂 廿二
龙王传承大典。
龙玄潇怀着伤心走上了座位。许久,龙玄潇走向龙竹月,握起她冰腻的手,说:“龙竹月是我要守护的人。”龙竹月呆了。
龙玲欢心底是喜欢龙玄潇的,可是龙玄潇那么一说,一种柔软的液体流了下来。试问:自己爱上的人如果爱上了别人,你会哭吗?
她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凌一木出现了,她说:“龙玲欢,你喜欢他?我帮你满足哈哈。”凌一木一声声邪恶的笑,震耳欲聋。凌一木趁龙玲欢迷茫之际,附体于她。天,变得黑压压,顿时,狂风在树林间穿梭,一股死亡的清冷蔓延过来。海面上的船只都被风卷了下去。。闪电划破了天空,在整个琉璃大陆上惊起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黑色光束,那光束从天间的云层贯入海里,鱼儿们死的死伤的伤。
龙竹月不知道为什么选她,她迷茫了。龙玄潇说:“竹月,我喜欢你。。。。。。。。。。。。。。。。。。。。。。。。”
龙玲欢被凌一木控制了,龙玲欢给龙竹月送去一杯蔘汤(有毒的)。龙竹月端起汤吹了吹打算喝了。
龙玄潇突然冲了出来,抓过龙竹月手上的汤,摔在了地上,碗碎了。“龙玲欢,你干什么,你。。。。”龙竹月怒然。凌一木也不知道龙玄潇为什么知道,也便没有多心。
凌一木脱离了龙玲欢的身体,龙竹月在门后目睹了这事情的经过,心里已经原谅她了。
凌一木来了,凌一木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龙王之渊。中间有一台天平,只要想办法让天平平衡,右边的石门就会打开。而那是龙族的唯一通道。凌一木用手扶起了往一边倒地天平,门开了,“这也太垃圾了。。。”凌一木心里暗暗道。。。。龙竹月就站在门口,手一挥。龙竹月淡淡道:“你又来了。。。无聊。”龙竹月已经突破了30级的瓶颈,32级,凌一木34级。
凌一木手一挥一个黑色的光球分散成无数光点,向龙竹月袭来,龙竹月一闪。双手撑地,双脚踢向凌一木,凌一木没有躲,抓住了龙竹月的脚。
龙玄潇出现了,一道蓝色的光束织向凌一木。凌一木颤动了一下,消失在空中。
—————————————————————————————— 漆黑的夜色,朦胧中,勾勒出月色光滑。高大巍峨的城堡出现,像一条黑龙。
“龙主。”两个护卫抱拳至礼,“再过两个月就是龙妖苏醒的日子,是否要加强对龙竹月的守卫?”
昏暗的灯光下坐着一个人,水蓝色的头发遮住左眼,幽蓝诡异的右眼闪出异样的光芒,这就是两个侍卫嘴里的“龙主”。他坐着,豁地起身,从大殿走到长廊,长廊的灯光很暗,看不出什么来。两个侍卫还是跟着他。
他的脚步停在一扇门前,门把上了灰,他没有去推门,门就“吱呀”地开了。两个侍卫就守在门外。
他进去了,眼前是一个水晶棺材,在里面的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女生,大概十七岁,她的身边是碎冰。是龙妖的寄宿体——龙竹月!而“龙主”就是她的哥哥——龙玄潇。
重生之尋子
龙玄潇叹息一声,眼帘下垂。转身离去。他知道,龙妖的出世未必会是坏事。一个人出现在门外,很高,他似乎再等什么。
“玄潇,出事了。曙光在你房间找到龙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