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妖道
小說推薦幻妖道
紫焰和玄妙的速度都很快。
我根本追不上,我心里总记挂着叶瑶雪。
紫焰和玄妙又恶斗上了。我靠着魅影趁着他们打斗放低着速度的时候迎面追了上去。
我将孤寂和轮回都幻成了金色束缚想去绑住叶瑶雪,既然她已经不认得我,那今天我死也要将她强行绑回去。
我一靠近,紫焰一个眼神就打在我身上,我左肩被光线穿透,血溅撒了开来,溅到了叶瑶雪身上。
“孩子”我听到妙弦急切的声音。紫焰一个冷眼,又是一掌打下来,一个靓影挡在了我身前,我反手一拥住她。”阿雪,你醒了”
“我醒了,我醒了“紫焰的掌风穿透了叶瑶雪的身体,玄妙连忙催气阻止了他。
“不用管我,你去追紫焰“我对玄妙说。
我带着叶瑶雪落地,那副容颜好久不见。
“我知道你变了,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认得出你,刚才的时刻,我知道你因为我,乱了神志,我强行的冲破了紫焰魔君给我施加的封印,我活不了多久了“叶瑶雪还磕着血。
“不”
“我们都是不幸的人,为什么命运要选择你我,我不想做圣女,也不想你身怀远古精魄,我只想和你平凡的过一生”
“我也想,我也想,你知道么,我这么多年,是多么的思念你,我从来不管什么斑斓大陆,不管什么玄武和真武的战斗。”
“苦了你了”叶瑶雪伸手摸着我的脸,眼神又恢复了当初的和煦,我永远忘不了的温暖。
可她还是死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没有尸体,只是在我手指间涣散而去的尘埃。
当年叶瑶雪被紫焰带回去后,由于叶瑶雪不服,紫焰用四翼蝠龙的力量将她封印了,让她没了自己的灵性,这些年她都是这么过来的,在一步步开启蛇杖的能量的同时,等着一日帮紫焰一同对付真武,对付玄妙。
临死前,我和他回到了蛇灵族,回到了我们当初的家。蛇杖里面根本就没有秘密,也就如同紫焰所说那是半颗精魄的力量而已,叶雪瑶乃至整个蛇灵族都是在受着这精魄的改变。
嫡女為凰
出乎有意料的,族人都原谅了我,叶瑶雪浅笑的对我说“雷光犀角兽跟八荒天蛇有敌意,才汹爆了我当年的战意,可是那都是因为我触发了蛇像,她早已通过蛇像跟大伙解释清楚了。
当我和叶瑶雪回到我们当初的家的时候,蛇灵族的族人再一次饱受到了圣女将要陨落的消失。那一刻我觉得,人只因为卑微才会需要其他的力量来守护。那些平凡的每个人都错落在这片大陆的每个角落。
我看着葬着我母亲的那片湖,本幻想着母亲是不是会出来跟我说几句话,可是没有,毫无声息,叶瑶雪作为圣女本打算也葬身在这里,可哪知她会是灰飞烟灭,一点都没有留下什么
的结局。
我在蛇灵族平静的过来几日,我去找玄妙,玄妙告诉我紫焰进入了当初我母亲带她去的玄法幻境中了。他担心有一天他会出来,到时候他又一颗精魄在手,这大陆终会被玄武获得手。昔日西州的通缉者,被公布成了真人之子,我的身份也是大变。在天宗府我遇到了我不愿见到的人,那就是蝶怨。
他跟胡夏在一起。这胡夏竟然也跑到天宗府了。他爱蝶怨爱的那么执着,我心里莫名的敬佩。只是蝶怨还是对他不理不睬,永远都变不会当年那个在背后喊胡夏哥哥的小女孩。
因为我说我想跟随着父亲的姓,我让玄妙在公布我身份的时候,用了廖明这个名字,玄妙的原名叫廖奇,玄妙高兴的不得了,他说你姓我母亲的姓他也不介意,当初认识我的人也没有在提苏笛这个名字。
我找到了蝶怨,我试了试她的招,这妮子竟然已经有了接近神鬼境的修为。只是我在她的武武境里面竟然读到了“
断壁残垣
千载域 人道是 峥嵘岁月
今朝回忆比多愁
姑胥山
千仞雪
三朝又四幕
情谊此生若相许
往昔泉涧晨雾
彩霞氤氲
共舞一世缠绵
断泪语
相知别
血珠劫 八翼淚天使
孑然一身
苍生与谁共
只言谶语
教人缘浅情薄
羡尽神仙眷侣
思念无极”
我一出手,胡夏就立马走出来,我看着他维护的万分心里也踏实了。蝶怨完全不知道是我,我改了名,换了姓,换了一副尊容 , 他的霍然因为早已经在他心中了。而不是我。
天宗府难得见三大真人一同登台的场面。往日玄妙真人忙着修炼,而玄鼎真人云游四海 ,这一次血矛之地的这战斗,迎得玄鼎真人也回来了。这次大会,三大真人主持,目的在于说说现在的情况,紫焰现在困在了玄法幻境中,是西州攻打玄武的好机会,可是玄妙却说他不想打了,他叫每个武者都好好修炼,守护好我们西州,并且珍惜眼前的和平。
我笑着看着他,这样就不会继续造成什么生灵涂炭了。玄妙走过来,问我我可有什么要求,要不要也当个真人尝尝味道。
我罢手一笑,说我只想要酒,大潭大谈的酒。惹得众人都笑破了肚子。
我提着酒水喝着,一边朝着极寒山脉飞去。
何雨清正在美妙的织布,而旁边的鬼域王被他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人一兽看见了我,惊呼的不得了。何雨清一把抱住了我。我扶着她后背,听着她的心跳。
我把外面的情况讲给了他们听,而何雨清却对沈郭琴的遭遇心痛的不得了。
“一定是沈郭琴,修炼了玄武,变丑了,所以才会找到紫焰的抛弃”
“玄武修炼中,紫焰割掉了爱,所以他没法爱沈郭琴’我没想到我竟然会给这个紫焰辩护,我原先本不想这样的。我发现孤玛真无辜的看着我。
玄武修炼诡异万分,我不想修了,就用我五劫的玄武润养你怎么样。
孤玛笑着点点头。
再说我的第五劫是执着,我不想这么快渡劫,我等着以后修也无妨。
就这样,我每天看着何雨清曼妙的舞姿,看着鬼域王一点点在朝着鬼域神王的地步进化。而我看着极寒山脉的深邃,听着西州的一片绿意,自从玄武前来,斑斓大陆就在以一种速度消失,最后就只剩下如今的西州,我知道玄武本来并不属于这里。而真武和玄武的战斗也让一些人不属于这里,譬如我面前的何雨清,蛇灵族的平民,天宗府的平民 ,西州的平民。而我每次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想喝酒,好在我现在有酒喝。这一些到底是谁的错。
一路走来,我遇到过很多的人,都没有再见一面的理由。一些人,孤狐,霍然,嗏煦,玉婷,羊肠,都一晃而过。我依稀记得,我还答应霍然的要求,要改变这一切。
这一天,我做了个梦,梦里有个老头,跟我讲“你小子,竟然可以用酒来感受我的平淡道,当年我一不小心将天地万化杯落在这个低级的斑斓大陆,我还心疼的不得了,没想到竟然真有人能领悟其中的道义。”
“你是谁?”我在梦里大喊。
棄婦翻身:王爺,滾遠了
大宋之罪州崛起 魚豆腐蓋飯
“我就是谷雨上仙,你能与我在梦里相见,就说明天地万化杯的第三道封印已经有松动的迹象了,时间不多,你对这大陆有何不解的地方,我可以全部帮你讲解”
“远古神兽是什么?”
谷雨上仙一笑“这是我在神意大陆捕获的四只普通的魔兽而已,在这里被你们就叫什么神兽了,可是三大兽死了三只,我只有最后一只裂天玄漓带回了”
“裂天玄漓已经被你带回了,那玄法幻境里就不会有精魄了?”
“当然不会再有,玄法幻境真是你雷光犀角兽的发掘地,而发掘人正是你的母亲,你母亲有八荒天蛇的传承对玄法幻境敏锐,当年她被紫焰带走后就随他们去了那里,你母亲很聪明,设计自己取得了雷光犀角兽的精魄,等她出来的时候,在逃跑中,被你父亲所救,也就是玄妙,你母亲和玄妙相处中爱上了他,并怀上了你,她深知你父亲的决心,当时你父亲潜心修炼意图将玄武赶出大陆,你母亲知道你父亲也身怀精魄,我本来想把雷光犀角兽的精魄送给你父亲,但又担心两个精魄共存会对你父亲不利,所以他一直隐瞒了他拿着精魄的事情,直到她知道怀了你,她才知道自己犯下了蛇灵族的禁规,瞒着你父亲离开,回到了蛇灵族,接受惩罚,而她心里一直放不下你父亲,才会将精魄最后决定送给你,她觉得你是否能将精魄带回你父亲身边,一些就看缘分了,哪想到你最后获得了精魄”
我的许多问题,谷雨上仙都给我解答了。最后我说道
“你是什么修为,为什么知道的这么多”
谷雨上仙哈哈大笑。“等你彻底解开天地万华杯平淡道的封印,你自然会知道。想当年,玄武本不属于这大陆,那个大陆被一人霸占,将玄武统统随意送到了这个斑斓大陆上,至于这人是谁,那就是跟我差不多的人,要问我修为,我们存在与不同的体系里面,个体系里面只有高低之分,我也只能在灵性顿开的时候才能接触到其他的体系,这一次能见到你,完全是因为你的缘故,知道当年我为什么要留下代表我四只兽的柱子吗我,只是为了做一下标记,等我下一次灵性顿开的时候,在那片混沌中我才能轻易找到这个大陆,现在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懂。我问你,你可有目标”
我点点头,我还要为雷光去寻找答案,给何雨清一个家,我更想让玄武离开这里,最重要的是叶瑶雪,我一路追求的东西已经成了我的执念。
“好,只要有追求,世界就会让你看见神奇的地方,哦,对了,等你灵性顿开的时候,或许我们也不会在同一个体系,不过在混沌中,我们或许可以见上几面,看缘分了”
老头消失了。
腹黑巨星,別纏我! 綿羊雖小卻可吃草
这一夜,让我对着大陆了解了个彻底,那些鬼渊,姑胥山,就连九界深渊,都是四大兽在谷雨口中“胡闹”下诞生的,可是这些地方影响了多少的人。
我清晨起来,何雨清为我打来水,一夜就像过了一个世纪,我狠狠的抱住了何雨清,这些年来,叶雪瑶就像是我的一个幻影,到现在我就仿佛她从来没有存在过。
一些事,以为能力大了就能实现,现在母亲复活不了。所谓的道究竟何时才是个头,还是他根本没有头。
“我答应你,此生陪你七十年,等你阳寿耗尽”何雨清幸福的趴在了我怀里。
既然裂天玄漓的精魄根本不可能存在,那我也不必担心紫焰的报复。我和何雨清在极寒山脉足足呆了三十年,何雨清根本没有按我的意思修炼真武,她变老了。
她握着我的手说“一切东西都是会消失的,可是在这消失的过程中,我干着自己感觉快乐的东西”
这三十年中,我一天都没有穿上自己法术幻化的衣服,一天一个模样,都是何雨清做的衣裳,每次我穿上都能看见她美美的笑容,我就意识他每个人的追求都是不一样的。等何雨清老去,就该是我追求的时刻了。
打造諸天萬界 咫尺量天涯
一年年,在平淡中我脑海的天地万化杯的第三道封印在一点点的揭开。我的能量也在一天天的改变。
西州最终还是和玄武开战了。这一次,我只是平淡的望着他们,望着两军的打斗,就像蝼蚁在为自己的食物而争夺。后来,霍然和嗏西纷纷战死,我终于出手了,我前后杀掉了玄武的五名大将,包括狄桑,这个好久前我就想杀的人,不过何曲我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不过今日之举,我毫无热血,一切都是他人的选择,我这么做,只是因为我答应过霍然如果有一天,他战死,我也会为他报仇。
五名大将死去,玄武气势大减,玄武的地盘也在不断减少,西州在不断的扩大,扩大的疆域在没有玄武灵的肆虐下又恢复了生气。
一切总要有个发展。
重生獨寵農家女
而玄武们惊恐的望着我,没有人敢上前,紫焰在玄法幻境中还没有出来,寂灭也根本无心作战,每次都只是草草应付,因为他的心爱的人不理他。
緋紅法典
这片胡闹的大陆是要收拾收拾了。
蔓蔓青蘿 樁樁
而有人问我“你修的是什么道,为什么这么特别”
我仰天一叹气,“就叫他妖道吧,我终将幻妖,在追求中平淡,在平淡中追求,不老不死,无穷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