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者之域
小說推薦極者之域
这晚的夜空格外的明亮,浩瀚无垠的星空,一轮明月已缓缓爬高。
这里的夜同样是格外的宁静,很少能听到虫鸣。
唯有一个地方今晚十分的热闹欢快,这个地方就是村落的小广场。这个并不是很大的广场中央生起了巨大的篝火,每当外出狩猎回归斩获颇丰时就会在这里举行篝火晚会,其中最大的猎物会摆放在最中央进行处理,让所有人都为这最大猎物的主人欢呼喝彩。
在这一群欢呼的人里,唯有一人最为特殊,那就是南宫杰。他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喝着村落里自酿的烈酒,刚喝上两口全身都像是被火烤一般。
要问在南宫杰身边的寒霜去了何处,那自然是被今晚的主角,村落得第一勇士岩雄,邀请去了整个晚会最热闹的地方,也是最耀眼的地方,那就是广场的中央篝火旁。
寒霜站在篝火旁显得有些不自在,但邀请她来的岩雄并没有注意这些,而是去把已经烤熟的獠牙猪王身上最鲜美的肉切下来,端送到寒霜的面前,这也是第一块切下来的肉…
在这个村落里有这么一个习俗就是,每当举行这样大型篝火晚会的时候。如果当晚的主角亲自切下烤熟猎物的第一块最鲜美的肉送给长辈,那叫对长辈的孝敬与尊重,当然这个长辈也必须是以前也举办过这样的晚会。而这块最鲜美的第一块是送给晚辈,那就表明他会收这个晚辈为徒,而且还是最看好的那个徒弟。如果是送给同辈的勇士,那就是挑战或是邀请对方来挑战自己。
像今晚岩雄这样的做法,那就是表示自己的爱慕,如若对方接受,那当晚可以抱得美人归,村里的族长族老都会表示认同与许可。
如若对方拒绝,那对方必须指定一人向他发起挑战,胜利者可享受最高的荣誉待遇,这个就不用多解释了…
这时的寒霜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决定,是接受还是拒绝…
这时下面的人群里也响起了不同的声音。
“好羡慕哦…”
“接受吧,寒霜姐…”
“快接受啊…”
第十三月 鐘墨離
“怎么还不接受啊,还想着那个废物呢?”
“就是,就是…”
……
寒霜依旧迟迟没有做出她的决定,而是把头转向南宫杰坐的那个角落,但是那个位置已经没有他的身影。
于是寒霜开始在人群中寻找他的身影,但是引来的的却是所有人的呐喊与欢呼…
这时的南宫杰有些落寞的一个人来到村落边缘的一块大岩石上,嘴里叼着一片草叶,咀嚼着它的苦味…
“来到这边也有些日子了,还真有些不习惯,我的那些课题还没有上交呢,又不知道怎么回去,真是愁死人了…”南宫杰躺在岩石上,望着天空挂着的那轮明月,心中莫叹着。
想着来到这边发生的事,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沉睡。
在岩石的背面下方,寒霜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背靠着这块大岩石,同样是抬头望着那轮明月,在寂静的夜里谁也没有打扰谁。
鏢行無敵
我是演技派
一个在岩石上躺着已经睡着,一个背靠着岩石望着天空一颗颗星星逐渐淡去它的光辉,累了也就蹲下望着村落内的方向,星星点点的灯光…
“小子,书看完了吗?”不知过了多久,南宫杰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书?”这时南宫杰的灵魂也做出了回应。
“对,就是你从我这里拿走…哦,以你的话说应该是从我这里换走的那本。”
“哦,那本书啊,看了…但对我一点儿用都没有…”
“放屁,没用你还学会了里面的炎龙决?没用你还领悟了里面的阴阳道,虽然说只是那么一点儿毛而已…”
鹿鼎記之小桂子 柔情
“炎龙决?我可不会,我要是会我也不会一个人在这里了,我要是会在这边也不至于是那样被人奚落…”
染指成婚:老公請溫柔 酸辣牛肉
“你不会?我看看…”
声音刚落南宫杰的身体就颤抖了起来,不过时间很短,也就两三秒的功夫,然后又恢复沉睡中的平静。
“骨骼经络还有血肉都属于极品,怎么就不能运用呢,再看看…”
又是一次浑身的颤抖,居然没让南宫杰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不错,不错,很不错…”
“怎样?”
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在自己的脑袋里回想,居然没有先问是谁,就这样直接交流了起来,看来是已经被逼疯了。
“你这副躯体可以堪称完美,不过…”
“不过怎样…”见这个声音没有继续说下去,便急忙的问道。
女神的貼身司機 漁火
“虽说是副完美的躯体,可惜还没‘熟’!”苍老的声音当中带着一丝的戏谑,“想不想运用你体内的能力?”
“想,太想了…”南宫杰急切的回应道,“不知你是谁,又在什么地方在和我说话?”唉,只能说这时的南宫杰哪根筋没搭对,这会儿才问。
问出这句话后,等了好一会儿那个苍老的声音也没有回应他。
不过等来的却是,全身的胀痛。没一根骨头,没一根筋脉,每一个穴位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爆发疼痛。
本身还在岩石上睡得正香的南宫杰,这时被一下一下的刺痛胀痛给痛醒,蜷缩着身子滚落到了岩石下面。
这样的疼痛还不是疼一下就一直疼,而是疼四五秒后又不疼四五秒,随后又疼八九秒,然后又不疼四五秒,随后又是十几秒的疼痛以此下去。
每一次的疼痛还会比上一次还要剧烈,有好几次都被疼晕了过去,然后又被疼醒过来,每一次疼痛还不是局部地方疼痛,而是全身的每一个经脉穴位骨骼同时爆发疼痛。
逆天傲視蒼生
刚开始南宫杰还能忍受,不过越到后面即使再抗打下来的身体也忍受不了呐喊了起来。
站在岩石另一旁的寒霜听到南宫杰那边的响动也急忙的赶了过去,只看到南宫杰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呐喊,还时不时地翻滚撞击那块巨大的岩石。
看到这样的南宫杰,寒霜也急得直跺脚,在没有办法的的情况下,运用了水属性的冰冻法决让他冷静下来不至于胡乱的撞击受到其他的伤害。
寒霜想问发生了什么事,但南宫杰现在的情况是疼的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还要怎么回答呢…
南宫杰的呐喊也引来了村落内的注意,没十分钟村落里的人基本都聚集了过来,只看到前者头以下的身体全被冰冻着,脸色极其的难看犹如发疯似的,准确的说就是发疯,还是非常疯狂的那种。还有就是还在苦苦支撑冰封的寒霜,打着印结的双手开始轻微的颤抖。
看到这些赶来的村落居民都面显惊疑,刚刚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发疯了呢。
最坑進化 真小學生
沉寂在全身经脉血肉疼痛的南宫杰不停的呐喊着,同时问着那个苍老的声音,“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我?”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南宫杰身上的疼痛也急剧增加,寒霜的冰封也封不住南宫杰因经络血肉的疼痛而疯狂发出的能量。
尋愛傲嬌女 貞妮
一声巨响后,封冰被炸碎的四处飞溅,待到碎冰都脱离了南宫杰的身体时突然又被熊熊烈火所包围,同时烈火中还发出龙吟,对,就是龙吟,伴随着南宫杰因疼痛而发出的呐喊而升腾而出。
整整发出九声龙吟后,南宫杰全身的烈火才逐渐消失,身上的疼痛也没有之前那样让人死去活来,直到一切恢复平静。
待到平静后,寒霜急忙来到南宫杰的身边,抱起后者的头,还好的是没有任何的异样伤痕,可能是被折腾累了只是睡着了而已。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南宫杰虽说是睡着了但脑海中依旧在寻找那个苍老的声音。
放線釣帥鍋
“我是谁?”那个苍老的声音终于是回应了南宫杰,冷笑了两声说道,“我乃九龙帝君,我那可不是折磨你,我可是依照你所想在帮你…”
“九龙帝君?帮我?”
“说了你小子也不会相信,以后就会知道是不是在帮你…”那个自称九龙帝君的人说完也不等南宫杰说话便大笑着声音便消失在其脑海中,无论他怎么骂怎么喊也没有任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