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戰雲宇
小說推薦血戰雲宇
一个时辰之后,云宇已经来到魔兽山脉的外围。
魔兽山脉位于天马城之外的边境,羽夜帝国最危险最多高阶魔兽的山脉,这里佣兵无数,机遇无数,但有机遇的地方必定有风险!
魔兽山脉据传说中还存在有青龙一族,但传闻的东西可信不可信,谁也说不准。但可以肯定的是,魔兽山脉中经常有兽人一族出没,在魔兽山脉中,谁得罪了兽人一族,基本上不用混了,直接等待死亡!
云宇不时看到一些武师组成的小队在魔兽山脉的外围到处狩猎,这些小团体的修士大部分都是武师初期的修为,极少有大武师中期以上的。仅仅是进入魔兽山脉外围之后半个时辰,云宇就接受到了数次的邀请,邀请云宇加入这些佣兵组成的小队,一起行动。
对此,云宇全都婉拒,自己还是习惯于单独作战,和别人一起行动,不仅会碍手碍脚,而且非常容易因为战利品的分配不均而发生冲突。
“哼!这个小子虽然是大武师初期修为,但我们团队里也有大武师后期的团长和大武师中期的副团长啊!他居然不识好歹敢拒绝我们的邀请!”
一个光头大汉身背一把重锤,望着数十丈外云宇远去的背影,向几个同伴抱怨说。“好了,老三,你的废话够多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杀多几头魔兽吧!”另一个身形有些瘦小的武者说道。
可光头大汉却是显然不买瘦小武者的帐,转而冲着另一个身负斧头的中年男子抱怨起来:“王团长,我们都已经在外围转了三天了,碰到的都是些武者或武师境界的魔兽,大武师实力的野兽几乎没有!”
“我们还是去山脉的更深处吧,外围实在是没有什么收获了。”光头大汉说完,目光炯炯地望着中年男子,露出期望的眼神,希望中年男子能够做出决断。身负一把斧头的中年男子面容清奇,长得帅气玉立,一看年轻时就是一位翩翩美男子,一身大武师后期的修为,显然他现在是这个狩猎小队的团长。“老三说得不错,此刻山脉外围已经被众多的狩猎小队给清理干净了,我们要想有更多的收获,只能向更深处进发!”
傻妻 風之岸月之崖
“进入山脉更深处后,碰到三阶的魔兽,我们可以组队斗一斗,但是一旦碰到三阶魔兽中厉害的,大家必须要马上坚决地撤退!这点,希望每一个人都要牢牢记清!生命第一!钱财乃身外之物!”中年男子显然是同意了光头大汉的意见,决定向着进入山脉的更深处进发。
一刻钟后,这个狩猎小队收拾好行装,选择了一个方向,冲着山脉更深处,直奔而去。
杠上腹黑教主
若是细心留意,会赫然发现,他们前进的方向和云宇离去的方向居然是同一个方向。
……
砰!
愛情現形記 賈糊塗
云宇一脚重重地踢开了一只一阶的的獠豹子,但云宇却并没有俯身去剖解豹子身上的獠牙,而是脚下运起清风步,转身向着更深处狂奔而去。对此刻的云宇而言,獠豹子这种一阶魔兽不能提起他实力的野兽,已经勾不起他丝毫的兴趣,他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二阶的魔兽身上。
当然,若是能碰到三阶魔兽,云宇亦是不会放过。
喪屍老爸
“师傅,两天时间,一天杀魔兽取魔核?一天修炼突破?”
“没错,别废话了,要想保住你们云家,就给我努力杀魔兽…”
一天后……
“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天马城正中方向,这里是云府所在地,此刻云府大厅中,一名身上散发出威严气势的中年男子瞪着双眼望着面前的家仆。“家主,云宇少爷不见了,今天一大早我去给少爷送早饭的时候,就发现云宇少爷不见了,桌子上,留下了一封信。”
中年男子正是云宇的父亲,云涯!此时,家仆把信恭敬的呈给了云涯。
信的内容…
“父亲,孩儿先离开两天,前往魔兽山脉历练,求遇机遇,两天之内,孩儿一定准时回来。如果叶家提前来袭,你只要发***作信号,我一定马上赶回来,父亲,我不在的这两天,你一定多加小心才是——孩儿,云宇!”
熊生從越獄開始 心蕩難平
泪止不住的流下…“宇儿,父亲多么希望你不要回来啊。”
魔兽山脉…
婚成勿擾 子月
京門風月 西子情
“师傅,一天时间已经过去,是时候该突破了!”
貪戀你的溫柔
“恩,先熟练一下你的杀之道,之后你就尝试突破君临天下第一部分,肉体难吧!”
“这是金阳果,是以前别人来求丹药时送的,催进修炼肉体的强度,刚好适合你,拿去吧。”说完便把把金阳果一扔到云宇手里。
“好”
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云宇盘旋而坐,静下心来催动着功法,引起灵气汹涌磅礴的围绕着云宇身旁。
金阳果进入体内的刹那,云宇就感到肚子中间好似进入了一个滚烫的烙铁,这烙铁在疯狂地烙印着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血肉!
感受着体内传来阵阵剧痛,但云宇强咬着牙,嘶啦一声,立刻扯下了上衣的一块布料,蜷成一团,塞在嘴中,好让自己不会痛苦地发出喊声。此时此刻,正值夜深人静,若是贸然呐喊,恐怕会招来一些在夜间行动的强大凶兽,干扰云宇的突破。
撕心裂肺的痛…
不到几息的时间,滚滚汗珠从额头渗出,随即直流而下,云宇通体剧烈地颤抖着,**的上身已经是一片通红,甚至可以看到体表一根根的经脉开始扭曲凸起。一盏茶功夫过去了,体内传来的疼痛已经开始衰减。
“呼!”
云宇深吐一口气,心中微定,最为剧痛的部分已经过去,现在只需等待体内产生一个突破口。云宇体内的无数经脉中丝丝灵气开始聚集,不一会儿,便汇聚成了一条条小溪,在经脉内快速流动着。
嘎嘎…
经脉处的扭曲声“嘎嘎”作响,奏成一滴滴的旋律音曲……
“家主。”一道苍老的身影匆忙走进大厅中。
“什么事?如此慌慌张张?”
宇宙霸業
扑通一声,双腿向着云涯跪下“不好了,家主,叶家和林家来了几千号人,都是武师以上的,眼看就要顶不住了。”
云涯心中颤抖着,目光呆滞说道“该来的总会来,和他们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