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宇蒼穹
小說推薦逆宇蒼穹
但是好不容易混进来的,徐阳可不会轻易放弃,而且,十几个金丹期虽说非常厉害,可是只要徐阳小心点未必逃不过去。
“妈的!拼了!”徐阳闭上眼睛,神识潜入了丹田。
“逆宇啊!我要释放酸雨!”
逆宇眼睛猛地眨开!闪射出两道刀一样的光芒,徐阳一惊,连忙退后两步,那光芒散发出来的威力居然那么可怕!但徐阳现在可没心思想这些。
“哦?好吧!”逆宇纤手一挥,一股类似乌云的东西瞬间在广场上空形成。
徐阳睁开眼睛,望着那雷声不断的乌云,傻傻地笑着,如今弟子也已经上万了,徐阳想象到了火神宗高层吐血的那一幕。
“哗哗哗!”果不其然,黑色的酸雨开始不断地降下。
“啊!”随着一名弟子的惨叫声响起,广场就好似地狱一般,血肉混在一起,犹如河流一样!酸雨直接就将弟子的血肉给滴穿!徐阳都吓了一跳,这狗日的酸雨就是强啊!
就一会儿功夫,上千的弟子便是彻底倒在了地上,断绝了生息,血腥的气味闻之欲吐。
那十几人的小队更是大乱,虽说他们无事,可也阻挡不了酸雨杀死弟子,只好尽快离开去汇报上层,徐阳目光一凝,好机会!
瞬间便是冲出广场!几步便是进入了民区,听着身后的接连不断的惨叫,别提有多爽了。
向前狂奔了一会儿,终于达到了外围,只要再翻过一座墙,徐阳便是出了y市了。
我畫出了一個世界
借着冲力,徐阳运用灵力一个滑翔便是飞过了墙壁,展开火云翼开始飞向远方,只留下无耻的笑容回荡在y市。
徐阳没有回家,估计家已经被查封了吧,徐阳此时可谓是无家可归了,只能先去狼牙基地了,徐阳快速朝着w市行去。
一天后,徐阳来到了w市,也再一次毫无疑问地和那个老人见了面。
徐阳躺在沙发上,望着面前始终一副笑容的老人嚣张地说:“好了,我的事情办好了,该你了!把你搞到的消息拿来!”
老人呵呵一笑,这才开口:“火神宗如今的金丹期高手有二百七十三位,一位散金前期高手!”
徐阳一惊:“居然有散金前期的高手?”
你的靠近,我的救贖 緋同
老人点点头:“不过呢,只要你能想办法搞掉二十位金丹期高手,我们狼牙便是可以和那火神宗一斗!”
徐阳又是一惊:“你们也有散金高手?”
重生之青絡公子 一柳先生
老人一笑,并未答话。徐阳脸上阴晴不定,若是搞掉二十位金丹高手虽说很麻烦,但是徐阳是在暗处,也不是不可能,但若是狼牙抵抗失败,那么最先受到伤害的必定就是自己。
徐阳突然坐正身子,神态严肃地说:“若是我搞掉二十位金丹期高手,你有多少把握干掉狼牙?”
王的傾城醜妃 香盈袖
老人嘿嘿一笑,看起来居然有些猥琐,至少徐阳是这样认为的。
老人望着徐阳,举出一根手指:“我们输的可能性为一成!”
徐阳撇了撇嘴:“好吧!记得我们的约定,到时候要把y市分给我!”
老人点了点头:“放心,我们高层已经都同意了,不过我个人有些疑问,你要y市干什么?”
徐阳一笑:“我也想培养自己的势力,省的以后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耸了耸肩,徐阳躺在了沙发上。
“我今天可没有地方可以去,要不你收留我一晚上?”
老人还是那副无比欠扁的笑容:“好啊!但是以后你们势力发展了要记住我们狼牙哦!”对于徐阳,老人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总觉得他以后必定不是池中之物,终有一日会遨游四海皆为王的,与其到时俯首称臣,还不如现在打好关系,再说,就算徐阳最后失败了,狼牙也不会损失什么。
終極技藝 碟片
徐阳也是一笑,他可不笨,那里会不明白这死老头儿想的什么心思?可他也知道,如今狼牙也算得上是杠杠的,与狼牙打好关系,那么对于徐阳以后发展的势力还是非常有好处的。
徐阳点了点头:“可是才发展也要给我们走后门哦!哈哈!”
今晚上注定是不眠之夜,徐阳倒是睡得无比地香甜,跟死猪一样。
一大清早,世界上各大新闻报社掀起了一场热潮,火神宗基地的外门、内门所有弟子大半部分的弟子死亡,使得火神宗的指挥系统短暂地陷入了瘫痪,造成了极大的经济、人员伤亡,这可是举世震惊啊!
各大新闻报社简直将钱都赚翻了!甚至y市的人流量也是翻了两番!火神宗可是将脸面丢得一干二净了。
我的房東是美女
徐阳直到中午才醒来,他让老人给狼牙基地发了一个信息,更是使得火神宗的所有高层一下子都开始不安起来。
那信息的内容便是:这次是外门、内门弟子,下次是外门、内门长老!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是让得很多人开始不安起来,许多火神宗的外门长老或者内门长老都开始准备好防御了,甚至个别长老都想要离开火神宗了,闹得整个火神宗的长老人心惶惶,个个面带愁色。
过了几天,事情也渐渐的被平息了。
徐阳站在一个天台之上,望着下面那无尽的绿色平原,颇有些感慨道:“哎!现在在我的视线中,有着无数条路可选择,哈哈!那么,如此,便可以,行动嘞!”
天寶誌異 柳殘陽
老人的身形悄然出现在徐阳的背后:“准备行动了?”
一樣花開
徐阳一笑:“哈哈!嗯!你们也准备吧,我开始喽!一个月之内我必定斩杀二十位金丹期高手,你们不能实现你们诺言的话!哈哈!”火云翼瞬间展开,飞了下去。
老人一惊,飞翔!就连散金也难以做到!老人有些沉思,终于过了许久,老人一声叹息,随即又苦笑道:“这个可恶的小子!哈哈!”
转瞬间,老人的身形再次消失,这个天台,好像从来没有来过般!只有那微微摇摆的秋千在昭示着这里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