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獸宮
小說推薦靈獸宮
最后一句话听得那个人浑身发抖,强忍着不发抖的双腿,终于走出了结界,心中的石头也就落了下来。他是一秒钟也不想在这里呆了,起身就飞回了魔兽山脉。这时,夜羽那边,紫蝶盘坐歇息了一些后,月荷也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周围空荡的天空照下来的阳光刺得月荷的眼睛有些睁不开。回想起刚才,自己似乎脱离了夜羽的幻术范围而摔了一跤,好像就晕过去了。月荷拍一拍浑浑噩噩的头,让自己清醒过来,眼睛一扫,夜羽一群人已经熟睡了过去。夜羽吃了影寂给的丹药之后熟睡了过去,自己也懒得修炼了,好不容易睡一会儿。林浩影殇则是背靠背在闭目养身,自从被灭门之后,影殇也变得来成熟了许多,不再调皮了,凡事也会为他人照想了,这让林浩也省了不少的心。
一晃眼,月荷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红发少女,月荷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站了起来。紫蝶盘坐着,灵魂已经潜入了自己的脑海深处,紫蝶脑海中,一个妖异的紫色头颅悬浮在白茫茫的空间里。紫蝶曾经试过驱逐出这个紫色的头颅,不过它几乎已经把它周围的空间给“独吞”了,连自己的灵魂都深入不进去,紫蝶见它也没什么敌意,也就一直没有管它。
京華魅影
外面,月荷看着一身火红的紫蝶,除了身后妖气弥漫的长镰往外冒着紫色的妖气,咄咄逼人,使得月荷都不敢靠的太近,不然妖气就会侵入自己体内,造成灵力紊乱。月荷围着紫蝶左看右看,紫蝶也在潜心修炼中,没有观察外面的动静,除了月荷的脚步身,这片山脉显得格外的寂静。不知不觉中,月荷从衣袖里已经扶出了琴弦,眼神也变的凌厉起来,月荷的手已经小心翼翼的伸向了紫蝶的喉咙,只要轻轻一划,紫蝶就将会命丧黄泉。
“恩…真舒服。”就在这时,夜羽发出舒适的声音,大睡了一觉,体内精力也非常的充沛。月荷吓得差点身体直接扑在了紫蝶背上,还好底盘够稳,要不然就被发现了。月荷立马收回了手,琴弦也被月荷急急忙忙的收回到了月荷的衣袖里。“咦,月荷你醒啦,睡得舒服吗?”夜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着懒腰对月荷说道,“额……是…睡得还行。”。夜羽顿时觉得莫名其妙,月荷明明是昏过去的,刚才只是调侃一下她,他是摔傻了吗。
林浩影殇也被吵醒了,影殇先起的身,因为他们俩是背靠背的睡的,影殇一起身,林浩就摔了一个大跟头,似乎林浩是有起床气,而又被影殇弄得摔了一跤,捂着头一掌就给影殇打了过去,这一掌不像以前,还是聚集了一些灵力的,“砰!”,这一掌把众人都吓了一跳,连紫蝶都吓得差点走火入魔,还以为那个不要命的地息蛇又回来了呢。这一掌把影殇连续往后翻了两个跟头,打的他气血翻涌,差点吐了一口血吐了出来。影殇捂着胸口看向林浩“死林浩,不就摔了一下嘛,那么凶干嘛。”在以前,影殇几乎是被林浩打到大的,林浩当时脾气也不算太好,还多亏有林雷在,不然不指定影殇会被打成什么样呢。
“谁叫你那么猴急的就起来。”林浩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就坐了起来。影殇一声也不吭了,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土,“走吧,别闹了,咱们还要完成试炼呢。”夜羽说完就招手叫着大家继续出发,“等一下,不知道这些算不算试炼物品。”月荷指着刚才地息蛇东窜西窜把这里搞得天翻地覆的时候,长在土里的一些灵草灵药也被翻腾了出来,“不知道,试试看。”夜羽走了过去,拿起了地上的一株灵药,这个灵药有三片叶子,每一片叶子都有三种不同的属性,分别是“水”“火”“土”,呈现出三种不同的颜色。夜羽将这株灵药用神识包围,将它放入空间戒指中。“滴!三生草,高阶灵药,积分加五百。”刚刚放入戒指里,戒指就开始说话,“哟,这玩意儿还会说话呢,不过太好了,我们赚了五百分。”其他人也好奇的看着手中的戒指,是先前就用神识将音讯放入戒指内还是什么呢。
全民學霸
不一会儿,所有人将捡到的灵草灵药都平分了下来,紫蝶只要了一些低阶灵药,她本来就不是来试炼的,要这些灵药也没什么用,朱雀门多得是。“好了,现在我一万四百分,影殇一万二百五十分,林浩九千八百分,月荷一万三百分。委屈林浩了。”夜羽看着林浩点了点头说道,“没事,我们只是为了获得奖品,不行的话我把东西都给影殇,他就有两万分了。”林浩一笑说道。而月荷,则直直的盯着紫蝶,眼中净是敌意,仿佛有着深仇大恨。
如今已经是试炼的第四天了,大家的分数也基本上差不多了,其他试炼的人最多的也就才五千多分,也就放下心来了,几人找了一个山洞,准备住到明天早上,就捏碎手上的玉牌传送回去交差。“喂!有人吗,我们家少爷要来洞中休息!“众人正在修炼的时候,洞口的结界被人触动了,随即传来的就是一阵不屑的喊声,”喂!你们五个,是聋子吗!没听见本少爷再跟你们说话吗!“随即另一个声音又在众人的耳边响起,夜羽等人根本就没有睁开眼睛看一眼,对于这种不懂”礼貌“的人,根本就不值得一视。
龍城
“我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走进来的七个人中,领头的那个被人称作少爷的一声吼道,手中已经升起了一股暖意,随即就燃气了熊熊烈焰,手掌般大小的火焰把这个山洞烘的热气冲天,随后一掌就向着夜羽的后背打去。“喂,你有事就好好说话,别动手,”夜羽转身一手就按灭了那人手中的烈焰,热气哄哄的山洞又变得清凉起来。那个人,包括身后的那些人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很少有人能够完整的接下少爷的七重烈焰掌,那是非常可怕的存在了,眼前的这个七彩长发的男孩儿居然轻轻松松的就按熄了烈焰掌,“呀!”那个人见到夜羽如此这样无视自己,顿时怒火中烧,“嗖”的一下,全身都冒起了红红的烈焰,试图活活烧死夜羽一群人,除了夜羽,林浩影殇则依然在修炼之中,不过还是在观察着外面的动静,“臭小子,看我不弄死你!”那个人以饿虎扑食之势扑向了夜羽,飞身经过之处,残影略过,烈焰烧焦了周围的石壁,后面的那些人也被烘的后腿了几步。连夜羽也感觉到一股热浪袭来,经过自己的身体,左脚都忍不住向后一站,抵御住着热浪,现在夜羽还不想用幻术来对付他。
王妃不像話,妖孽王爺不要跑
海賊之忍者號
眼看那个人的双掌都要击向夜羽的胸口了,那个人还以为是夜羽已经害怕的躲不掉了,还在幻想着夜羽被烧焦时候的样子。就在这时,夜羽以流水之行,从下方绕过了那个人的虎扑,反腿一蹬,那个人直接飞过影殇等人的头顶,直接砸在了石壁上,岩石都被砸了下来。“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击伤我呢,小子,你很厉害,看来我是要出绝招了。”尘埃落定,那个人擦着嘴角流出的血液说道。那个人的帮凶们一听到少爷要出绝招了,急忙吓得飞出了洞口。夜羽转头看着那些人哭笑不得,回头再看那个人,他居然变得全身通红,不会一会儿,火苗烧上了他的身体,山洞的岩石竟然被那火焰给烤化了,不一会儿,原本直径只有五米的山洞被烤的扩大到了十米,山洞似乎都快崩塌了,其余人也不能够淡定了,都起身开始向后退去,睁大着眼睛看着那个人。“吼!”火光一亮!那个人变成了一只全身火焰的地狱犬!身上有着熔岩般的皮肤,红色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夜羽众人,露出的不是地息蛇的那种诡异,而是一种凶猛。
霸道校園王子老公 香橙草莓
众人见此情况不妙,急忙的向后退去。飞出了洞穴,那帮人正惊恐的看着往外冒出层层烈焰的的洞口,惊恐无比,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轰!‘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洞口发生了爆炸,火光冲天而起,一团火球翻滚着升向天空,把漆黑的苍穹似乎都给烧出一个裂缝,”不好!是兽魂变!大家小心。“夜羽用手揽着众人向后退去。兽魂变是杀死一个灵兽之后,在它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只毁了它的二魂五魄,留下它的一魂一魄,融入自己的身体,继承它这一生的力量,这种招数是非常邪恶与龌龊的,使得灵兽永世不得超生,还得附着在那个人身上受苦。
“轰!”翻滚的火球重重的砸向了地面,火光四起,岩石溅飞,众人都被那冲击波砸的向后退去,足有二十丈高的地狱烈火犬从火光中现出来,威猛的犬头看着低于它的一切,似乎要烧光一切。“天哪,这人是费了多大的劲才收服的它呀。“影殇看着这个凶猛的犬头,久久不能离去。”让我来解脱它的魂魄!“夜羽一想起那个人对这个灵兽的所作所为,一股怒意从心底升起,已经下了决心要杀掉这个人。夜羽从腰间摸出骨笛,右腿向地面斜着一登,如离弦之箭一样的飞向了地狱犬上方,”安魂曲!“夜羽一声吼,地狱犬向上一看。这时。悬浮在空中的夜羽已经闭上了双眼,吹响了骨笛,身上的长发以及衣服也随风飘荡了起来,安详的音乐奏起,地狱犬的眼睛变得有些无神了,没有了之前的凶猛,连影殇等人也都昏昏的,有点站不稳了,”别听,捂住耳朵。“紫蝶捂了捂耳朵,示意大家捂住耳朵不要听。
“少爷!不要被他给催眠了!“那帮人的其中一个人捂着耳朵,看着情况不妙,急忙跑到犬脚下叫道。地狱犬也在叫喊中清醒了过来,向天怒吼了一声,向空中飞扑去,直接一掌就向夜羽拍去,夜羽还来不及躲闪,被硕大的犬掌拍了个正着,地狱犬直接一掌将夜羽拍的飞了出去,如天外流星一般砸向了地面,影殇等人急忙赶过去,之间被夜羽砸出了一个大坑,夜羽浑身是血,奄奄一息。”该死,紫蝶,你有办法吗!“影殇和林浩月荷急忙扶起夜羽,影殇焦急的向紫蝶问道,”不行啊,这只灵兽死的时候是玄阶五段的灵兽,凭我们根本弄不过,先给他疗伤!“紫蝶也无能为力,不是不帮,而是实在没有实力去打赢它。
“哈哈哈哈,弱小的人们呐,接受烈焰的审判吧!”如今它已经失去了人性了,嘴里喷着火焰,狂妄的对着影殇等人说道。之后,地狱犬大口一张,朝天怒吼,影殇众人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火焰形成的漩涡,周围的树木也被烧成了灰烬,连渣都不剩了,漆黑的天空火光四起,火焰的漩涡像是世界末日一般,影殇等人抱着夜羽,看着头上的漩涡,热浪将自己困得不能动弹,只要意念一松,灵魂就可能会被烧灭,看着头上恐怖的漩涡越来越近,众人感觉到了死神正在向他们招手。
當反派熟知劇情
“雕虫小技,住手!”一整女声怒吼从山崖上传来,直接将火焰的漩涡震灭,甚至将地狱犬身上的天火都震的一熄一熄的,众人向山崖上看去,一袭白衣,一缕长发在漆黑的天空中飘洒着,身后妖异的九尾在黑夜中摇摆着,阴风四起,那个人蔑视着山崖之下的一切。“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