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帝石子
小說推薦萬古帝石子
第十章 被炖了的林初
三日洗儿,谓之洗三。洗三,是楚国人诞生礼中比较重要的仪式,婴儿出生后第三日,要举行沐浴仪式,会集亲友为婴儿祝吉。
“洗三”的用意,一是洗涤污秽,消灾免难;二是祈祥求福,图个吉利。
门外,风在舞,雪在飘,已是数九寒天,天地间十分寒冷。
但在屋子里,却是很暖和的。而李初林,就在这个暖和的屋子里,现在应该叫林初了。
林初现在正在床上独自郁闷呢。
屋子里还有两个婢女和林夫人,两个婢女站在床边,林夫人在林初旁边侧躺着,看着小林初睡觉。
林初看着他美若天仙的老娘,很想推了她,奈何……
他还是个孩子。
唉,这个老秃驴,让他给我找个身体就给我找这样的,别说毛了,牙都还没长齐呢,能做什么?
思考间,一位体态丰腴的女子走了进来。
哦,NO,不要……
这是林初的奶娘,林夫人怀了林初三年,早就没奶了,所以就给小林初找了个奶娘。
林初的奶娘长得还不错,颇有几分姿色,身材也还可以。
林初很纠结,因为对方是一个**,而自己……已经快三十了,吃人家的胸,会不会有点……不好啊。
重生之玩轉修仙界 深藍的蘋果
这可怎么办呢?浑身充满正能量无比纯洁的我怎么能违背道义,违背良心而去占人家便宜呢?
但是……
不吃我会死的,虽然他们不会让我饿着,给我吃别的。
但是!母乳对于婴儿来说是很重要的,我要为了我的健康着想啊!
林初此刻的内心十分的纠结,到底要不要吃奶呢?不吃吧,会饿着,吃吧,自己心里又过意不去……
最终,林初就拿出了董存瑞炸碉堡,王继光堵枪眼的勇气,含恨喝下了一口口的奶水。
美其名曰:为了活着。
林初奶娘看着小林初一口一口的吃奶,很是心喜,对一旁的婢女说:“小公子的模样可真讨人喜欢”
婢女也道:“是啊是啊,夫人怀孕三年终于是把小公子给生下来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林夫人也是一脸满足的笑容。
一旁吃奶的林初听到了顿时懵了。
什么?怀了三年?这不是哪吒吗?我是哪吒三太子?手拿浑天绫,腰转呼啦圈的那个?
“诶?小公子怎么不吃了?”奶娘道。
一旁的婢女道:“是不是吃饱了啊?”
tfboys勇敢愛
“来,把孩子给我,我哄他睡觉觉~”林夫人伸出手把小林初抱到了床上。林初此刻内心的感觉是想骂娘的,不对,骂她不就等于骂我?
不~我不要离开我亲爱的奶娘,我要吃奶……但他说不出话来,刚出生,舌头还没长好呢。
无奈的林初只好睡觉了。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林初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今天家里好像十分的热闹,从门上的窗户纸上可以看到房外来来回回的下人。
林初疑惑,这是要干嘛?难道是为我办的喜宴吗?
接下来林初就肯定了他的想法,从门外进来了一个下人道:“夫人,准备洗三了,老爷请您和小公子过去。”
皇室酷公主戀上豪門冷少爺 晨易紫
“好的,告诉老爷,我这就去。”林夫人起身下床走到梳妆台坐下,两个婢女赶忙走到身后帮夫人打扮。
林夫人梳妆完毕,抱着小林初就来到了举行洗三仪式的广场。广场上站满了人,但此刻却静的出奇。
總裁的索命女秘書
在众人面前,有一座高台,高台之上有一座一人高的三足古鼎,古鼎之内放了有大半个鼎的水。
古鼎之上刻有古朴的花纹和一些不知名的文字,大气厚重,古意盎然。
高台上,鼎下,站着几个人,面向众人,林靖便在其中。
我在殺戮中崛起
林夫人抱着林初来到丈夫身边。
林初心里犯嘀咕。这是要干嘛,不应该是一群人围在桌子旁吃吃喝喝吗?这群人站在一个大鼎前干什么?
天脈至尊 心跳的瞬間
等等,这鼎里为毛有水,这是要炖汤吗?
林初心里是满满的疑惑。
就在林初疑惑的时候,鼎下高台上的人群中走出了一个人,鹤发童颜,很明显是一个族中的长者。
这是林家的太上长老,算起来还是林初的老太爷呢。
就见那人昂头大喝道:“开始!”
公主的學院日誌 Mo.沫゛
话音刚落,就见高台之上走出三人,分开站在古鼎的周围,三人皆是林家长老,虽然没有刚刚那人的年岁大,却也是活了许久的老妖精了。
太上长老又是一声大喝:“生火!”
听到这林初乐了,生火?这还真是在炖汤啊?
只见三个老妖精同时伸出一掌拍向高台,三股能量瞬间被高台所吸收,而后高台之上便有阵文闪现。
仕途法則
那大鼎也随之离开了地面,在高台上空缓缓旋转沉浮。
三个老妖精又各自拿出一个样式古朴的盘子,这是离火盘,注入真元就会喷出火焰。
三个离火盘自三个方位喷出三股火焰炙烤着那只古朴的大鼎,只一会,那鼎中的水便沸腾了起来。
“放宝血!”太上长老又是一声大喝,林初更加纳闷了。
这时候轮到林靖了。只见林靖御空而起,自怀中掏出八颗血红的珠子,珠子里封印着的都是魔兽的心头血。
林家作为卧龙城数一数二的存在,这定然不是普通的野兽的心头血。
紫微星上的魔兽都是有等级的,分一到九级,九级之上便能化成兽神,叱诧风云,横扫四方!
而林靖拿出的这些血珠,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这乃是四级魔兽的心头之血!
四级,要在世俗间,那是属于高手的行列,一般少有敌手。
八颗血珠在林靖掌上围城一圈旋转,而林靖只一挥手,那血珠便飞向古鼎之上而后爆碎。
砰!八股血液应声注入了鼎内,鼎中沸水顿时变得鲜红。
太上长老面色严肃,大喝道:“洗~三!”
洗三?这我好像听过!
林初听到洗三心中顿时一惊,在地球,洗三就是孩子出生三天后给孩子洗个澡,而在这里竟然也有洗三!
难道两个地方存在着某种联系?林初不知道……
等等!什么情况,干嘛要脱我衣服?
不等林初思考完,林夫人就把林初给脱了个精光。
啊,我的老娘啊,你这是要干什么?我还小哇……
林夫人面带忧色的看着林初,拨弄了一下他的小嘴,然后亲昵的吻了一下林初,接着就走到大长老身旁把裸体的林初高举到头顶。
林初好像有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呆呆地站在巨石里面。
林初此刻内心就好像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女,被一群壮汉包围着的那种微妙的感觉,那酸爽……
相府貴女
哦,好尴尬呀。
而御空在上的林靖也一脸悲凄,面带一丝不忍伸手将林初摄来,只见李初缓缓漂浮着,在虚空划过一道弧线就飞到了林靖的怀中。
林初不停的在挣扎,但并没有什么用,还是要面对被炖汤的命运。
林初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自己的老爹,你甚至能从他的眼神之中读出来“老爹不要炖我”这几个字。
而林靖却一脸决绝,再次将林初举过头顶,而林初也再次如一个少女一样的微妙的感觉。
陰陽鬼醫
太上长老口开话落四个字:“吉时已到!”
这四个字,犹如来自地狱的召唤,在林初耳边回响,而林初也好像认命了似的闭上了眼睛……
林靖一闭眼,面带不忍的将林初扔进了古鼎之中。
“老秃驴!我操你姥姥……!”林初大骂,但是因为舌头还没长好,发出的也就咿咿呀呀两种声音。
啊啊啊!林初被开水,不对,是沸腾的血烫的浑身起泡,有点地方甚至已经烫熟了,鲜血渗出与鼎中的血混为一体,不知道谁是谁的。
妈妈啊,我想回家!
显然林初现在是不可能回家的,汤还没有做好,身为主料的他有怎么能走呢?
这时,太上长老又喊道:“合盖!”
不知从哪里飞出一个鼎盖,咣当一声,就把鼎口给封住了。
林初已经看不到了,因为眼睛早已被沸腾的热血烫爆了,浑身也已经血肉模糊。
他也喊不出来了,因为一张嘴就会有热血灌进嘴里。难道就要这么死了吗,刚穿越就死了,我可能是第一个吧……
不,我还不能死!世界在等着我去拯救,魔头需要我去征服,武道巅峰,我要去攀登!我还要做很多,我要脚踩诸族天骄,我要拳打九域魔族,我还要……开后宫!
我不甘,也不愿!不愿就这样死去,啊……!
高台上,三位长老盘膝而坐,手持离火盘喷出三股火焰炙烤着古鼎,与其说是炙烤古鼎,不如说是炙烤着林初。
林靖怀中趴伏着抽泣的夫人,而林靖也暗自落泪,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啊。
台下众人则满脸严肃,心下也在暗暗害怕,要是自己恐怕早就死了。
热血,在沸腾,一刻不停的烹煮着林初,林初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荒诞的死去……
然而,林初会死去吗?
没错,主角确实死了,就这么草率。
好,此书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