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龍傳
小說推薦聖龍傳
孙浩听闻此话,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他挥手间就能将大地七级的狼七秒杀,自己也不过才大地七级而已,这分明是要杀自己,跑也跑不掉,还不如看看怎么应对这三招吧。
“不知前辈您口中的三招是……”“我守你攻,如果你能在三招之内伤我,你便赢,反之我赢,明白了吗”“小子明白了,那前辈,得罪了”说罢,孙浩便给自己罩上一层灵铠,淡白色的光华在体表游移着。那名青年见此也只是摇头不语。孙浩也不管其他,他的第一招打算试试对方的虚实,只靠自己肉身的力量,挥拳向青年冲去,青年对此视而不见,渊停岳寺峙般站在原地。当孙浩的拳头与青年的胸膛相撞时,一种铭心的疼痛自手部席卷而来。
孙浩只觉得这一拳仿佛不是打在肉体之上,而是扣在一块石头上面,不是石头,石头站在在孙浩的眼中也如泡沫一般,那青年的肉体竟如精钢般坚硬,震的孙浩拳头阵阵发痛。这也是孙浩第一次和人肉体对抗落入下风。显然孙浩这一招是输了。肉体无用,便动用武器。孙浩在空间手环之中取出了一片铠甲鳞片。挥手之间,灵气缓缓流入铠甲片中。铠甲片慢慢变宽,然后缓缓变长,不一会儿便形成了一把巨大的宽刃剑。孙浩见此剑成型便将体表铠甲延伸到剑身之上,双手握着那巨大剑柄。
永恒至尊
“唰”
“唰”
“唰”
三记灵波先后被孙浩挥出。而后孙浩身形一转,紧跟三记灵波向青年冲去,只见此时的青年还是双眼禁闭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被攻击所迫。
首先而来的三记灵波分别冲着青年的小腹、胸口、喉咙位置。只见灵波就要和青年的身体接触之时,灵波的前端缓缓有蓝光闪烁,无法推进分毫。灵波攻击便到此结束。随即而来的则是挥舞巨大宽刃剑而来的孙浩。
孙浩见灵波无果便将心一横,将全身灵力注入到剑身之内,剑身周围竟然生出淡淡光圈自远处而来。孙浩的剑仿佛又大了一圈。可即使是在孙浩这般拼命的攻势之下,那名青年仍未正瞧这些一眼,仿佛眼睛不会睁开一般。
孙浩见此也只能大手一挥,挥向青年的头部,欲想坎下其头。可在挥剑的瞬间,青年人咧嘴而笑,双腿轻轻一跃,这一跃足有七八丈之高,躲过了孙浩的重剑。不过他却完全违背常理的悬浮空中。自上而下的看着孙浩。
不解風情
“小子,你还有一招,不要让我失望啊。”孙浩看着在天空悬浮的少年,目光之中既有忌惮又有羡慕。能达到悬空级至少也达到了大地九级,或许也是重层的人物吧。孙浩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努力准备最后一招才是正事。孙浩将神念浸入体内,发现自己体内那可怜的灵力。刚才那一剑已是他丹田之中储存的全部灵力了,可却被青年给躲过了,自己体内的灵力已不足以发动有力的攻击了。他便将主意转向了位于丹田之中黑白的圆粒之上。没想到几天前的想法到还真是用上了。这让他不免有些啼笑皆非。他宁愿不炼化这圆粒,便用体内仅剩的灵气冲向自己丹田的圆粒之上。仅此一轮,一股惊人的灵气充满体内,体内再次充满灵力。他在尝试冲击这颗圆粒之时,圆粒之中的白色部分竟然可以引天地元气进入体内。
这一点对孙浩的刺激不小。他将自己的神念沉浸到白色圆粒之中,立刻感觉到自己如天地之间充满的天地元气发生共响,仿佛一体一般。挥手之间灵气在手中凝聚。孙浩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怔,但马上换了一副笑容。孙浩静静的看向青年,青年也看向孙浩。
“前辈,小子已准备好了,可以出招了!”对面的青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孙浩见此,便放开了自己的感知,感受与这方圆数十里之内的天地灵气融为一体的感觉。孙浩便推动体内的那颗白色圆粒。立刻,这方圆数十里的天地灵气朝自己奔涌而来,全部都会于自己体内的白粒之上。孙浩便引导体内灵力向那黑粒而去。一股孙浩熟悉的灵力也再次涌出。那正是月之精华的气息。体内灵力沿孙浩右边的经脉而涌向左边,月之精华也沿体内的左边经脉向右边。
妻憑夫貴
汇聚。而孙浩手持利剑,剑身也变成了一半白一半黑的模样,在剑尖之前形成了一个硕大的半黑半白的手指虚影。在虚影的尖端空间竟然出现了淡淡崩溃,处处充满着毁灭的气息。
而孙浩此时体内又出现了那白光过,经脉毁;黑光过,经脉生的现象。
孙浩对此也不管不顾了,只顾着看着那根硕大的手指。就当孙浩发射之时,小腹中的绿光显现。绿光沿孙浩涌入到手指之中。孙浩也被眼前的现象所搞蒙,自己体内竟然还有第三股灵力,而且自己体内一道绿光缓缓进入那根黑白手指中。那白黑绿竟然构成一副和谐的画面。
对面的青年见此也被震惊,因为这幅图案他曾在族中祭坛时见到过。此时他正想开口说话,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恨海屠龍
周围的天地元气仿佛要将他压缩一般,使他身上简直如同背了一座大山一般。而此时的孙浩也如疯狂一般,拼命的向手指之中聚集灵力。巨大的手指慢慢变粗、变大,眼看就要成型时,一颗石子向孙浩激射而去。
“当!”
“隆!”
最特攻 蕭瑟朗
禍水老婆揣兜走
“咔嚓!”
一系列的声音接连发出,那颗石子正中孙浩的头部。当孙浩一下震翻在地。而那根手指在没有灵力支持的情况之下也全部回归到孙浩的体内。
孙浩内部的经脉被强大的冲击波弄得七零八落。那星辰绿光笼罩着孙浩的心脏,倒也使孙浩性命无忧。而一人在丛林中冲出。只见此人虎背熊腰,面目苍黑,身高达八尺有余,活向狗熊成精一般,立刻奔着那名青年而来。
“虎子,你说你一个腾空级的人,怎么让一个大地级的人给弄得这般狼狈!”那名叫虎子的青年看向高壮大汉,眼里透出一阵阵不甘。
“熊哥,你说能怪我吗,谁知道这家伙可以利用天地灵力攻击,那可是我们老大才会的啊。对了,这小子能布置出我们祭坛之中特有的黑白绿图案,我们要不要带回去看看?”虎子仿佛不想再提这种丢人之事,便连忙转移话题。
“此话当真?”那名熊哥看着虎子说道,眼中透露出激动的色彩。
“我骗你干嘛。”
“背上他走。”说完此话,那名熊哥便化为一道流光向丛林深处激射而去。虎子看了看飞出去的熊哥,再看看地上的孙浩。唉,认命喽,谁让熊哥救了我呢,背就背吧,不过熊哥老欺负我,看来也只能这样喽。
“走喽!”虎子背上孙浩,也向着熊哥消失的地方激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