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咒
小說推薦妃咒
云朝的刑场上,迎来了史上第一位即将被处斩的皇后,文武百官加上普通百姓,围满了整个刑场,天空上,依稀飘着云朵,毒辣的太阳无情地炙烤着这片土地。
孙雪瑜身负铁锁,双手被反锁,亦步亦趋地走进了刑场,原本人声鼎沸的刑场,因为她的出现,迅速变得鸦雀无声。
孙雪瑜看着刑场中间的高台,一个刽子手正背着明晃晃的大刀,静候着她的项上人头。刑场中央,太后今日亲自督刑,她的身侧,是将军父女,也就是玫雅欣和她的爹,剩余的文武百官都抱着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磨蹭什么!还不走!”身后,她被狠狠地推了一下,险些摔在地上,孙雪瑜抬起不屈的脸庞,一步一步往刑场高台走去。
小绿紧随她的身后,等两人到了邢台,行刑官开始宣读二人的罪状,大意就是迷惑国君,妄图篡位等等,孙雪瑜一脸镇定地听完后,厉声喝道,“太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臣妾就是死,也不会认罪!将来有朝一日,九泉之下,圣上在人间一定会还臣妾一个应有的公道!”说完,她看了看玫雅欣,继续说道,“本宫,在地下等着你!”
玫雅欣一惊,被她的父亲扶着,“女儿,欲成大事,必定不拘小节!无须理会这妖女的威吓!”
玫雅欣这才定了定心神,对上皇后孙雪瑜的视线,“皇后,枉你贵为一国之母,竟然为了一己私欲,作出这等勾当,皇上若是知道了,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孙雪瑜死死看着她,“天下人知晓本宫孙雪瑜向来行事光明磊落,绝不会作出这等龌龊的勾当,你们要杀便杀,想我放弃后位苟且偷生,办不到!”
是的,他们的目的,不久是为了她的凤位么,她不会放弃的,这是她夫君亲自封她的皇后,她怎么可以将自己正妻的地位拱手让人,她怎么可以将自己的夫君让给别人!除非她死,她无力去捍卫,否则,她宁死不屈!
沉默许久的太后,开口了,“从今日起,废去孙雪瑜的云朝皇后头衔,即刻行刑!”
孙雪瑜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端坐在最中央的太后,“母后,您会后悔今日所做的一切!”她相信,她的夫君,一定会给自己一个公道!
“太后,娘娘已经身怀六甲,那是皇家骨血啊,太后开恩啊!”小绿哭喊着跪下,死命地磕头,“太后,娘娘肚子里的,是您的亲孙儿啊!”
“来人,将这个贱婢一并处死!皇上出征在外,竟敢说怀有皇家骨肉,简直是笑话!”玫将军的手下,很快便尊崇太后的旨意,将小绿也拉了上去,孙雪瑜看着这个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丫头,禁不止泪如雨下啊,“小绿,本宫连累你了……”
“娘娘!”小绿看着对自己恩重如山的皇后娘娘,“娘娘,您好冤啊!”
孙雪瑜想替她拭去泪水,可是她无法如愿,双手正被紧紧束缚,无法动弹。
特種猛龍在都市 承神
“磨蹭什么,即刻处斩孙雪瑜!”玫将军的一声怒吼,让刑场上的刽子手一哆嗦,赶紧将孙雪月按跪在地上,拨开她脖颈处的头发,明晃晃的大刀,架在了她的颈后。玫将军是云朝的镇国将军,此番派遣独子为元帅,随皇帝出征,自己留守京师,却其实是为了将孙雪瑜置之死地!
另外一个刽子手赶紧跑上去,站在了小绿的身后,两把大刀缓缓高举,眼看就要落下。
轰!两声同时发出的巨响,两个刽子手仿佛是两条废肉那般,从邢台上滚了下来,大刀直直地插到了地上,这突入其来的变故,让在场的人目瞪口呆。
“妖女!”玫雅欣惊呼,她这是在趁机提醒所有人,“果然是个迷惑圣君的妖女!竟然当中抗旨,太后,她果真是个懂妖术的妖女!”
她的话,没有说话,整个人已经飞起来了,空气里,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大胆玫雅欣,竟敢说朕的仙术是妖术!”
玫雅欣惊恐地仪态全无,失声惊叫,被重重扔在了地上,娇躯颤抖了一会,便失去了直觉。玫将军护女心切,赶紧冲上去,将玫雅欣护在怀里,“孙雪瑜,你个妖女,竟敢当中使用妖术伤人!”
“睁开你们的狗眼看清楚!”又是那个男声,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跪着的孙雪瑜和小绿身后,无数点金色的光芒慢慢汇聚,一个乍闪后,一个男子气宇轩昂地站在了她们的身后,而孙雪瑜和小绿却对此一无所知!
男子只是一个挥手,她们俩就昏迷了,躺在形态上动弹不得,紧接着,捆缚她们的铁锁全部碎裂,这些都让在场的人,包括皇太后,咋舌。
“朕,乃三界之主!”来者,正是玉帝凌哲。
他一个瞬移,下了刑台,“皇太后,按理,你得给朕跪下行三跪九叩的大礼!”
他头上带着的龙冠,一身金色帝袍,彰显着他无与伦比的高贵,“朕,命你跪下!”
太后有些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来人,护驾!将这装神弄鬼的妖魔拿下!”玫将军召来了他的亲兵护卫。
“天兵天将,护驾!”依样画葫芦,凌哲一声令下,他的身边,几百道金光落下,全副武装的天兵齐齐跪下,“参见玉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凌哲扬起一个挑衅的脸庞,“玫大将军,你公然挑衅玉帝天威,该死!”
说着,天兵天将冲向玫大将军,将其活活捅死,尸体高高地穿在了长矛上,举在半空,已经清醒过来的玫雅欣正好见到了此景此景,顿时失心疯,神志全无。
“你们?”太后被吓得魂飞魄散,“你既说自己为玉帝,为何下手如此狠毒!”
百煉焚仙 如履
exo或許是你
“玫氏父女,作恶多端,天不饶他们!”天兵一声怒吼,“胆敢对玉帝神驾不敬,死不足惜!”
“云朝太后,你可知朕为何不下令要你的命?”凌哲冷笑。
“为什么!?”太后说话的声音里,满是颤抖。
“因为她!”凌哲指了指昏迷中的孙雪瑜,“此女,乃是你云朝的福星凤凰降世,天界王母心中牵挂之人,你竟敢伤害于她,你可知,王母一旦发怒,降下天灾于这人间,你云朝,绝不可能有机会过了明日!”
太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朕,念你是孙雪瑜夫君亲母,今日放你一马,如果还有下次,你就等着云朝灭亡!走!”凌哲说着,消失在空气中。
“太后,太后!”传令官急冲冲赶来,“皇上,皇上带着大队人马,风尘仆仆地赶回京师了!”
“你说什么!”这一次的惊慌,比刚才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孙雪瑜更是在这个时候,从昏迷中苏醒了,她见自己身上的枷锁已经散开,看见太后一脸的惊慌,心中茫然,“方才发生了何事?”
“皇后!”皇帝的呼唤声,让恍惚的孙雪瑜惊呆了,人群散开了一条线,她回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丈夫,正一骑绝尘,狂奔而来,他的身后,是随风招展的旌旗。
他不是应该还在边关么?怎么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里?她是在做梦吗?
總裁禁獵區:寵妻十八 半點墨
“皇上!”想起三个月来的遭遇,孙雪瑜终于放声痛哭,“皇上,救瑜儿,救救瑜儿!”
她撕心裂肺的哭声,让皇帝的心疼得不能呼吸,这个他在山野内遇见的女子,是他今生心之所系,他怎能让她遭遇这些。
马儿越来越近了,他一个腾空,飞身上了刑台,看着几个月来朝思暮想的伊人儿,紧紧将她搂在了怀里,“瑜儿,没事了,朕在这里!”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皇帝将皇后拥在怀里,一路的风尘,他的脸上依旧带着些许的风沙,“谁给朕一个明确的答案!”
他的眼光直直地射向太后,看着地上死去的玫将军尸身,和已经发疯的玫雅欣,“果然如此!”
“皇儿!”太后用颤抖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儿子,她害怕,她害怕从此亲儿与自己反目,她真的恐惧。
“母后!委屈您了!”皇帝语出惊人,让太后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
“朕,不是自己回来的!”他抱着孙雪瑜,“一个自称王母的女子,从天而降,用她的仙术,将儿臣和千军万马移到了都城外,她告诉儿臣,孙雪瑜是我云朝的天将福星,今生她的存在毕竟保我云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并且告诉儿臣,玫将军和玫妃图谋不轨,母后为了护我云朝皇权,逼不得已将瑜儿下狱保她安危!儿臣一路赶回来,还好及时赶上了!”
太后呆呆地看着孙雪瑜,只要她一句话,现在自己就死无全尸了!
天王的專屬戀人:獨家寶貝
“瑜儿,让你受委屈了!”他的一句关怀,让她的心,满是幸福。
我愛過一場,你還要怎樣 花開半夏
孙雪瑜看看太后,又看看皇帝,她深知皇帝对自己的母亲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只要她孙雪瑜道出事情,太后今生永远别想得到儿子的原谅了!
她看着太后,双手抚摸着自己腹中的胎儿,潸然泪下,“瑜儿,叩谢母后救命之恩!”
太后终于哭了,她的心中是幸福,还是悔恨,她不知道,她只是匆匆地从位置起来,赶到行礼的孙雪瑜身边,“孩子……”
孙雪瑜抬头,脸上一笑,“嗯!都结束了!”
陰緣未了
是的,都结束了!孙雪瑜,皇帝,便是那陆冰枫和华云泽的转世,他们错过了华朝的那一次姻缘,而后面的生生世世,他们都会是恩爱的夫妻,只因为,他们是天界王母要守护的!
可是天上,却没有结束!
吃完了饺子,玉帝凌哲怒气冲冲地看着王母冰月,“臭丫头,竟敢背着我下凡,不要命了是不是!”
冰月嘟囔着嘴,亲了凌哲一口,“月儿知错了嘛!”
“还有下次没有?”他其实不是真生气,他是担心,虽然他知道月儿现在也是法力无边,可是她毕竟是怀着七个小小月儿呢,这么兴师动众的,他怎么能不担心呢!
“没了没了!”冰月笑笑,突然,她脸色一变,“肚子,肚子好疼……”
“啊!”凌哲惊慌失措,“是不是要生了?”
附身人
“我哪知道了!”冰月脸色恢复了正常,笑着气嘟嘟地看着他,“都是你凶我,小小月儿抗议你的暴行了呗!”
凌哲郁闷,这家伙,跟他装!
“看你下次还凶人家不!”冰月得意一笑,可是笑容马上就僵了,抓着凌哲不放,“痛了,真的痛了,真的要生了!”
身子一软,她软在了凌哲的怀里,凌哲惊慌失措,“来人,王母要生了,快来人啊!”
云端,白云和风彼此嬉戏,看着他们的骨肉凌哲即将荣升父亲。
“哲儿,你的天庭,从此不再寂寞……爹娘,放心了……”
《妃咒》番外唯此一出!《妃咒》完结,请锁定晚烟新文《妃咒第一世:猫妖宠姬》